主页 > 影视 > 分集剧情 > 遥远的婚约剧情1-3集(38全集),遥远的婚约分集剧情

遥远的婚约剧情1-3集(38全集),遥远的婚约分集剧情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第一年。东北农村靠山屯村。知青刘思杨正帮着寡妇大嫂马莲劈柴。马莲看着眼前这个热心仗义的知青,打心眼里喜欢。她劝刘思杨赶紧回去复习功课,因为明年就要高考,这可是隔了十年才恢复的高考第一年。知青们都摩拳擦掌养兵千日了。刘思杨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坚持要帮马莲把柴劈完。

一帮孩子跑过来慌慌张张地告诉刘思杨,王富贵正围着乔慧敏要闻她脸上的雪花膏味。刘思杨闻言大惊,他拎着劈柴的斧子就要去找王富贵算账。马莲生怕他一时冲动做出过激之事误了明天的考试,她急忙提醒他扔了斧子,千万要克制。

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刘思杨扔下斧子就跑。等他跑到河边,正看到王富贵像只癞皮狗一样不停抽动着鼻子往乔慧敏身上凑。乔慧敏是刘思杨的女朋友,刘思杨见状怒火中烧,他扑过去一把拽开王富贵,然后狠狠地朝他的鼻子挥拳过去。

靠山屯治保主任李大傻是王富贵的舅舅,他得知消息后急忙赶到把王富贵送到医院。眼看外甥被打断鼻梁骨,李大傻对刘思杨恨的咬牙切齿。王富贵的母亲李大丫对他溺爱娇惯,眼见儿子吃了大亏她气的向弟弟李大傻下令,一定要把刘思杨抓起来,非要让他明天参加不了考试,李大傻也正有此意。王富贵父亲大队书记王宝库却公正地批评王富贵有错在先,罪有应得。李大丫毫无原则地一味护着儿子。王宝库连连摇头。这时秘书告诉他,他母亲病危让他马上去医院。王宝库临走前特意交待,不得找刘思杨麻烦,更不能误了他的高考。

王宝库前脚离开,李大丫就授意李大傻带人将刘思杨抓起来。此时知青宿舍里,即将参加高考的十五个知青正围成一团谈论刘思杨的事。他们都知道李大傻不会善罢甘休,众人纷纷出谋划策。最后他们建议让刘思杨先躲到附近村的知青点,高考完了再说。

刘思杨的铁哥们吴老八准备送刘思扬过去,他们刚走出宿舍,李大傻就带着两个民兵挎着枪过来了。他下令把刘思杨抓起来。众知青义愤填膺,纷纷指责李大傻公报私仇。李大傻却拿着枪威胁众人。刘思杨怕事情闹大误了大家明天的高考,他主动束手就擒。

李大傻把刘思杨关进山林里一间小木屋里。刘思杨却一副桀骜不驯你奈我何的样子。李大傻气的下令把他用绳子捆了起来。李大傻回到王富贵家里向姐姐汇报战果,李大丫觉得很解气,非常满意,她就要让刘思杨参加不了明天的高考毁他一辈子。乔慧敏突然冲进王富贵家里,她扑通一声跪在李大傻和李大丫面前,哭着替刘思扬认错,哀求他们放刘思杨参加高考。王富贵看到乔慧敏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心疼不已,他忙不迭帮她说好话。李大傻只得同意了,让她回去等刘思杨。

乔慧敏苦等刘思杨,直到天黑她才意识到李大傻根本就不会轻易放了刘思杨。马莲看到乔慧敏在寒风中痴情担忧的样子,她很想帮刘思杨一把,于是便去求李大傻。早就对马莲垂涎三尺的李大傻猥琐地提出,只要她答应上自己的炕,自己就答应放人。经过痛苦的纠结后,马莲忍辱负重地答应了李大傻。结果,李大傻言而无信根本没有释放刘思杨。马莲吃了哑巴亏,气急败坏地砸了李大傻家的玻璃窗。

次日晨,知青们都准备备考时,吴老八突然冲进宿舍,他发给每个知青一根棍子让他们跟着自己去抢刘思杨。众知青都非常为难,眼看还有两个多小时就要开考,他们不敢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吴老八又急又怒,觉得众人自私只顾自己。乔慧敏这时赶到镇定地告诉大家,现在他们一起到公社去把事情闹大往上反映,争取救出刘思杨。

众知青分坐两辆马车赶到公社办公大院。乔慧敏指挥大家把马车上的大鼓敲起来,弄出大动静惊动领导出来反映问题。这时混在人群中第一天上任的公社书记孙守田主动站出来听取了乔慧敏的汇报。他紧锁眉头思忖半晌后果断指示,乔慧敏等人马上去考场,他现在给靠山屯打电话让他们放人,同时命令公社公安马助理火速开车亲自去接刘思杨。

此时在靠山屯,李大傻趾高气扬地去小木屋提审刘思杨,却发现刘思杨竟然逃跑了,他赶紧坐上马车去追。此刻逃出来的刘思杨抢过老乡的自行车后往考试点飞奔而去。半路上李大傻已看到不远处骑着自行车的刘思杨,刘思杨心慌意乱时自行车链子突然卡掉,他颓废地累倒在地,眼睁睁地看着李大傻追了上来。刘思杨觉得一切都完了。

等他们赶回靠山屯时却发现一辆吉普车正等在村子里。李大傻不明所以。村里刘会计告诉他关于孙书记打电话交待的事情。李大傻愣住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马助理开车带着刘思杨离开。

此刻在高考考点,孙书记陪着乔慧敏等着刘思杨。乔慧敏告诉孙书记自己曾和刘思杨约定一起考同一所大学,所以如果他不能考自己也不考。孙书记唏嘘感慨。就在他们望眼欲穿时,载着刘思杨的吉普车疾驰而来。刘思杨终于赶上了考试。

2集 - 乔慧敏施巧计营救刘思杨

知青们终于参加完高考,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众人从考场回来刚下马车,刘思杨就拉着乔慧敏去找马莲。此时马莲正在家操持家务,李大丫气势汹汹地冲到她家院子里张口就骂,质问她为什么砸坏李大傻家玻璃。马莲本就憋了一肚子气,这时看到李大丫反过来恶人先告状,她气愤地与李大丫厮打起来。

刘思杨和乔慧敏正好走进院子,见状两人赶紧将她们拉开。彪悍泼辣的李大丫见对方人多,只得悻悻离开,临走时她不解气地猛推乔慧敏一把,乔慧敏没有防备,重重地摔倒在地。刘思杨扶起她时,她的胳膊动弹不得且疼痛难忍。刘思杨等人赶紧将她送到医院。经诊断,乔慧敏摔成骨折。

刘思杨心疼乔慧敏受伤,想弄点有营养的东西给她补补身子。于是他和吴老八合计着去李大丫家里偷鸡。两人配合默契地从李大丫家里偷到鸡后,除了给乔慧敏补了身子,众知青也借机打了打牙祭。李大丫不久就发现鸡被偷,她猜想一定是刘思杨那帮知青所为,李大丫又气的骂街。

知青们一起劳动时谈到高考的事。刘思杨很有信心地称,自己看书过目不忘,估计这次高考成绩应该不错。知青郝佳丽不信,于是拿出别人写给自己的情书让刘思杨看一遍后背诵。刘思杨看后果然过目不忘,众人纷纷称赞。就在知青们有说有笑地打闹时,突然看到一辆警车驶了过来,刘思杨意识到出事了。

李大傻领着两名公安人员从车上走了下来。两名公安在问清谁是刘思杨后,让刘思杨跟他们走一趟。乔慧敏见刘思杨被抓心如刀割,刘思扬安慰她如果自己不能回来她就自己去上大学。乔慧敏却坚定地称,自己哪也不去,就在这里等他。

原来王富贵对美丽的乔慧敏始终放不下,一向溺爱儿子的李大丫就让李大傻帮忙撮合王富贵和乔慧敏。李大傻知道公平竞争的话王富贵根本不是刘思杨的对手,所以他向公安部门举报了刘思杨故意伤人。

刘思杨被抓让众知青一筹莫展。乔慧敏经过深思后先让吴老八去核实王富贵在不在家,然后让他套马车果断带着马莲和当天看到王富贵调戏她的几个孩子一起到公安局报案,举报王富贵调戏妇女。原来乔慧敏知道王富贵的三舅是县革委会副主任分管政法,而王富贵和刘思杨是一个案子。如果王富贵被救出来,那刘思杨也会被释放。

李大丫在自己家院子里忙家务时,李大傻沮丧地带着两个公安人员上门。他们把王富贵用警车带走后,李大丫便哭天喊地地要与李大傻拼命。两人偷鸡不成蚀把米,只好赶紧套马车去找王富贵的三舅李大虎想办法。

半路,乔慧敏等人坐的马车与慌慌张张进城的李大傻姐弟俩的马车擦肩而过。乔慧敏见事情果然如自己设计的步骤发展,她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李大傻姐弟俩怨恨地瞪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果然,李大虎一通电话便成功解决了此事。王富贵从看守所出来后,刘思杨也紧随其后地被释放出来。众知青欢呼雀跃庆祝刘思杨有惊无险。

3集 - 刘思杨被冤传血书给乔慧敏

李大傻因陷害刘思杨不成一直耿耿于怀,他千方百计地想重新抓到刘思杨的把柄。这天他带人到知青点无意间看到一堆鸡毛和一个小铃铛,他认出这就是姐姐李大丫家里的鸡。李大傻抓到刘思杨偷鸡的把柄大喜过望,他准备以盗窃罪抓捕刘思杨。

就在李大傻带着两民兵趾高气扬地准备去抓捕刘思杨时,正好碰到他姐夫大队书记王宝库急急忙忙地回来。王宝库知道自己的小舅子是个什么货色,他急忙拦住他,并告诉他刘思杨和乔慧敏并列全区高考第一名,公社书记孙守田现在亲自给他们道喜来了。

孙守田怀着激动和喜悦的心情给两个高考状元敲锣打鼓地送来了大红花,同时他还对同样取得好成绩的郝佳丽也给予了表扬。孙守田感谢他们给公社争得了荣誉。靠山屯的老少爷们一个个喜气洋洋倍感骄傲。李大傻却摩拳擦掌等着搞完庆祝后再把刘思杨抓起来。马助理得知后将他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呵斥他不要小题大做公报私仇给公社丢脸。李大傻只得不情不愿地打消了抓人的念头。

李大傻失去报复刘思杨的良机非常沮丧。李大丫和王富贵更是觉得乔慧敏离他们越来越远,撮合王富贵和乔慧敏更加不可能。李大丫顿时如霜打的茄子一样垂头丧气长吁短叹。王富贵却留了个心眼,他把自己比喻成一只小耗子,总想找机会钻进刘思杨这头大象鼻孔里彻底制服他。于是他悄悄地躲在知青点院墙外,观察等候良机。

知青们为高中状元的刘思杨和乔慧敏举行了庆祝仪式,他们举杯畅饮有说有唱。马莲的儿子栓柱突然来找刘思杨,让他到自己家去一趟,说马莲有事找他。原来马莲为感谢刘思杨长期以来对他们孤儿寡母的关照,特意做了一大桌子菜,祝贺他金榜题名也感谢他热心帮助。王富贵见刘思杨往马莲家走去,便悄悄地尾随其后。

刘思杨在马莲家对马莲盛情难却,加上他来之前就和知青们喝了不少酒,所以在马莲的热情相劝下,很快就喝的不省人事,一头倒在马莲的炕上和衣而睡。一直偷窥他们的王富贵看到这一幕欣喜若狂。他飞奔着去向李大傻汇报。

李大傻听王富贵说刘思杨上了马莲的炕顿时怒火中烧。他找到马莲的公公,添油加醋地说自己发现刘思杨和马莲的奸情,让马莲公公多叫一些本族的人一起去捉奸。

刘思杨被马莲叫醒,马莲让他回去睡。就在刘思杨迷迷瞪瞪时,李大傻带着马莲的公公和族人破门而入,李大傻一把掀起刘思杨身上的被子,先入为主地称眼见为实看刘思杨如何狡辩。马莲的公公怒骂马莲不守妇道伤风败俗。

乔慧敏和郝佳丽得到消息赶紧找来吴老八一起去找李大傻理论。李大傻得意忘形地告诉他们这一次有凭有据,自己一定要让刘思杨以流氓罪伏法。为证明自己没有冤枉人,他让马莲的公公出来作证。马莲的公公痛心疾首地称乔慧敏的确看错了人。原本对刘思杨没有怀疑的乔慧敏闻言心都寒了。

郝佳丽乘机劝乔慧敏,就算刘思杨犯错也是喝了酒一时糊涂。乔慧敏听了这话反而更生气,她气呼呼地回宿舍决定不再管刘思杨。吴老八对郝佳丽的伎俩一眼识破,他知道郝佳丽心仪刘思杨,所以对自己的追求一直拒之千里。她这么说就是故意挑起刘乔二人的误会,让她有机可乘。吴老八冷嘲热讽郝佳丽,就算刘思杨与乔慧敏分手,她也不可能有机会。

刘思杨起初以为李大傻仅仅是为了报复自己才把自己抓起来,可酒醒后听说自己是因为通奸的罪名被抓,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知道乔慧敏一定会轻信谣言误会自己。他扯下自己的牛皮军用裤带贿赂了看守自己的民兵,然后撕破自己衣服扯下一块布,忍痛咬破手指写了一个“冤”字,最后托民兵将血书交给乔慧敏。他相信乔慧敏一定会看懂和相信自己。

果然,乔慧敏看到血书陷入深思。这时马莲泪流满面地冲进知青宿舍,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乔慧敏面前,她哭诉了当天事情的经过,然后以自己亡夫的名誉发毒誓证明自己和刘思杨的清白。这么一来,乔慧敏对刘思杨含冤一事完全相信了。她决定想办法帮刘思杨洗清冤屈。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