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情丝万缕 > 情丝万缕

情丝万缕第19集剧情:

阿弟见安逸的情况不太好,要她先回去休息,货他一个人送就行了,不然阿诚知道了会不高兴的;安逸说她自己会小心,要阿弟快上车送货,时间来不及了。阿诚上 夜校回来,看到摆在楼梯旁边的布,心情很不好;安逸问他饿不饿,她帮他煮碗面,阿诚说自己不饿,只是困了,安逸要他快去休息,阿诚也要母亲早点休息。半 夜,安逸爬起来帮阿响烫衣服,又到厨房洗碗,之後又开始点货,整理帐目…早餐时,阿诚对母亲说,她最近的精神很差,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要安逸如果 天气热的话,就开冷气,不过安逸说自己有风湿病不能吹;安逸又问阿诚零用钱够不够,就在此时,阿弟进来告诉他们,说他刚刚去载舜伯,但房东说舜伯中风送去 医院了,三个人急忙赶去医院。到了医院,三个人看见舜伯动弹不得很是难过。丽丽、锺琪、家豪一家人随後也到了;安逸焦急的问舜伯有没有办法医治,家豪说岳 父爆血管,暂时没办法医治,只能做物理治疗,而锺琪和丽丽的态度,则是一个比一个冷淡;丽丽吆喝家豪去帮忙护士将舜伯扶上轮椅,她们要将他送到疗养院去, 安逸很惊讶她们竟然会有将舜伯送去疗养院这样的决定,明知道舜伯虽然不能讲话,但他仍有知觉,需要家人的关心,但是丽丽说她和锺琪都要工作,还说这是他们 的家事,不用她费心,何况她有钱,一个月三千块的住院费她付得起;安逸替舜伯有这样的老婆不值,说完便和阿弟、范诚一起离去。丽丽则对安逸说的话非常生 气,责骂躺在病床上的老公,说都是他害的,而之前家豪附和安逸的话,锺琪也叫他不要多嘴。在车上,锺琪要家豪找个地方吃饭,家豪说自己要去陪学生练垒球, 不能和她去吃饭,锺琪听了很生气,问家豪说,在他心目中他的学生是不是比她有地位,她非常不满意他的态度,家豪突然间紧急刹车,锺琪更火了,问他是不是因 为她和母亲二人,要送父亲去疗养院而生气,家豪说老人家是寂寞的,安逸说的很对,心理的治疗胜於生理的治疗,岳父现在最需要的是家人的慰藉,而非送到疗养 院去住;锺琪很不以为然的说大家都有工作,父亲谁照顾,难道是他这个把学生看得很重要的人吗?锺琪说她们母女俩,对父亲已算是仁至义尽了,想当初父亲抛下 她们,如今她们还肯花大钱,送他进疗养院治疗;锺琪看家豪没有说话,便认为他是在做无声的抗议、杯葛她,她要家豪不高兴的话,大可以和她离婚啊!家豪不满 锺琪动不动就说要离婚,锺琪很生气的叫家豪停车,下了车就走,家豪也没去追她回来,将车开了就走。锺琪在公司开会,女上司对她的构思不是很满意,反而是对 另一个男同事的意见很满意;散会後,锺琪问那个男同事,为什麽事先有竟见不跟她讨论,对方则说若和她讨论,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变成是她的意见了,还对锺琪 说,想当初男上司当权时,是她得宠,现在女上司掌权,总轮到他出头了吧!她霸住经理这个职位也够久了。锺琪听了恨得不得了。锺琪因为她负责的案子,被女上 司移给男同事做,心里很不爽快,吃不下饭,丽丽则安慰她,说自己也很烦,老公中风,还被她当成好朋友的赵容耍了,之前买的地产,现在都没有那个价值了;锺 琪劝母亲转行,就凭她在丝绸界那麽久了,做出来的成绩就不信会输周安逸母女俩;丽丽也要锺琪若在公司做的那麽不高兴,不如回来帮她好了,她就不信她们母女 俩联手,会做输范勤和周安逸,锺琪听了考虑中。范勤在退思园和裁缝老师及吴厂长讨论她的服装展细节,对於二人信鼎力相助一事,范勤感激不已;正好安逸 从新?nbsp;坡打电话来找她,范勤连忙和二人说家人打电话给她,这次先谈到这里;安逸要范勤如果现在在忙的话,她下次再打给她,但是范勤说自己现在可 以和她讲电话,她问起安逸是不是家里发生什麽事了,安逸说一切都好,只是舜伯中风了,现在住在疗养院里;范勤担心自己现在很忙走不开,不能回去看舜伯,不 过安逸要她忙完再说,而且如果回来遇到锺琪也挺尴尬的;安逸还告诉范勤,她设计的印花布颇受好评,范勤很高兴,安逸又提醒范勤,说今天是范勤的生日,要她 去找朋友庆祝庆祝,范勤这才恍然大悟,她根本忙的都忘了这回事了。范勤在竹辉饭店的门口站了许久,犹豫不决,耿直看到她,主动走过去和她打招呼,耿直猜出 范勤是来做生意的,不过她看起来很单纯,并不像是做生意的人;范勤也猜出耿直是餐饮部经理,耿直说他给她八折优待,希望范勤让他有生意做,去买个蛋 糕吧!选定蛋糕後,范勤很不好意思的说,她要在蛋糕上写HAPPYBIRTHDAYTOME,耿直这才知道今天是范勤的生日,二人在此时才正式 介绍自己,耿直要范勤等一下,他亲自帮她写上,正好文轩见范勤在这,也过来跟她打个招呼,并推荐她这里的草莓蛋糕很好吃;耿直写好字,将蛋糕拿出来,才知 道原来文轩和范勤也认识,文轩看到蛋上的字,知道今天是范勤的生日,跟她握手祝她生日快乐。范勤提著生日蛋糕,无聊的在走在苏州的街上,文轩骑著自行车 在後面追了上来,送范勤一束花,祝她生日快乐,范勤很高兴;文轩说自己是过来人,知道一个人在异乡过生日的失落、寂寞,冒昧的约她吃顿生日餐,范勤谢谢 他,并连忙解释自己刚刚不是故意去他那,告诉他她今天生日的,文轩理解的说他知道,或许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缘份吧!文轩带范勤去走太平、吉利、长庆三桥许 愿,并告诉她以前在这的人,结婚都要坐著花轿走过三桥,生日也是要过三桥讨个吉利,他们既然在这里,就要入境随俗。回到退思园,文轩问范勤刚许了什麽愿, 范勤说一愿早日复兴她外婆、母亲、父亲的生意,这代表她的事业非常顺利;二愿世界和平,人们的生命就有保障,她自然也不例外;第三个愿望就更有感触了,如 果新加坡的国运昌隆,对他们这些在外的游子,就更有激励作用,而且会增强他们的自信;文轩听了也颇有感触,说自己再过二个小时又零五分,也要许下二个和她 相同的愿望,范勤不信,哪有那麽巧合的事,直到文轩拿出自己的证作,范勤看了以後才相信;二个人说起自己都有双子座的性格,极端的动、极端的静、极端的理 性、极端的感性,这样的共同特徵,范勤还建议以後他们两个人可以一起过生日;二个人仰望星空,看著属於他们的双子星,陶醉於这样醉人的气氛中。文轩送范勤 去上裁缝课,要她别忘了今晚的约会;范勤上课时,非常心不在焉,不时露出甜蜜的傻笑,众人皆说范勤肯定是在谈恋爱了,纷纷猜起谁是那个幸运儿。文轩请范勤 吃饭,范勤送给他一条领带,文轩告诉范勤她现在所喝的,全世界最好的白葡萄酒,是他到新强公干的时候,和酿酒师一起研究出来的,两个人有说有笑很是开心。 小余又带著草莓给耿直,二人见饭店大厅四下无人,便吃了起来,不料文轩突然走了过来,要他们把东西交出来,二人非常惶恐,但文轩只是拿了个草莓起来吃,并 没有责骂他们,小余告诉耿直,这真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邵总今天的心情一定很好。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