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情丝万缕 > 情丝万缕

情丝万缕第21集剧情:

文轩向范勤为雯汐那天的行为向她道歉,范勤说自己并不怪雯汐,只怪自己成了人家的第三者,不怪她自己又能怪谁呢?文轩说他不是为自己辩解,他和雯汐除了在 蜜月期的时候感到温暖之外,这麽多年来,他一直觉得像场恶梦,他为了让生活更好,才离乡背井出来闯,但是雯汐却不谅解他,他好不容易有假期回新加坡,雯汐 不是往外跑,就是疑神疑鬼和他吵架,加上她又喜欢嚼舌根,将听来的话夸大,害他的朋友都跟他越来越疏远了,司徒守义就是雯汐害死的,像这样的女人,他无法 跟她过一辈子,即使没遇到范勤,他也一样会结束这段婚姻,文轩要范勤等他和雯汐办好离婚手续後,他们马上就结婚,然而范勤哭著说她不要做第三者,文轩赶紧 搂著范勤,说他绝对不会让她离开他的。范勤到安逸的坟前去祭拜,感触良多的说,若不是自己这些日子来,也遇到这麽多事情,她根本不会设身处地的了解到安逸 当时当第三者的心情,只可惜她了解的太迟了,当她想向安逸说声对不起时,已经来不及了…。文轩安慰她,说安逸这麽深明大义,即使遭遇了这麽多事,仍不怨天 尤人,他相信安逸也不会怪范勤的,不然安逸也不会为了她做那麽多的事;但范勤说就因为安逸从没骂过她一句,才让她更感内疚,她知道阿诚不会原谅她,不过 她还是会尽力去照顾他的,她向安莩诺著。文轩回到家,桐桐很高兴的告诉雯汐爹地回来了;文轩见雯汐亲自下厨,没去电视台录影,有些意外,不过雯汐告 诉他,说自己已经想通了,与其面对成千上万陌生的观众,不如面对自己爱的老公和女儿;文轩没有理她,自顾自的和桐桐讲话,雯汐叫文轩吃饭,文轩这时告诉 雯汐,他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努力的在改变自己,但有些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裂缝即使愈合了,还是会像颗定时炸弹在他们身边,他们不能当做不存 在,他想过了,他觉得他们当朋友比较好,他要离婚;雯汐无法接受文轩的说词,发了狂似的大喊大叫,说自己为了他改变那麽多,到头来却还是换来离婚,文轩竟 为了那个女人要抛弃她们母女,他要离婚,她偏不,他要她痛苦,她也不会让他好过;文轩希望雯汐冷静的讨论问题,还说不管她如何决定,他就是铁了心要跟她离 婚,说完就离开家,留下惊慌失措的桐桐和痛哭失声的雯汐。在飞往中国的飞机上,范勤说她觉得雯汐这麽爽快的签分居协议书,似乎有点不委,文轩则说也许 是雯汐想通了吧!又问范勤为何愁眉苦脸,是不是不高兴和他在一起,范勤则说自己现在有很深的感触,狂风暴雨并不可怕,它似乎是为了风平浪静而来,像他们之 间的感情,就是经历了好几次的狂风暴雨才走到这地步;文轩说她好像在念诗,太深奥了他听不懂,范勤开玩笑的说,这表示他们俩之间有代沟,她趁早再另外找一 个男朋友好了,文轩很著急的说什麽玩笑都可以开,就这个玩笑开不得,他们两个会一辈子恩恩爱爱白头偕老的。在竹辉饭店外,范勤踌躇著不敢进去,说自己害怕 别人看她的眼光,文轩说是非黑白大家心里自然有数,便拉著范勤进去,果然,洪华和小余见他们一起回来都很高兴,说大家晚上请他们吃饭,祝他们有情人终成眷 属。范勤在饭店内的湖边见到耿直,耿直满脸胡须,很是落魄,连范勤差点也认不出来了;耿直告诉她自己今天休息,不是偷懒,范勤看他喂鱼,便问他是否常来喂 鱼,耿直有感而发的说,鱼知道他常来喂它们,见他来了,便会很高兴的游过来,不像人,说变就变;范勤安慰他,说这样的心情她很能体会,当事情发生的时候, 总是希望那不是真的,心里越不想去面对它,可是心里就越不舒服;耿直说不是他不想面对现实,也不是他不想忘记,而是,他忘不了,范勤说这种心情她也有过, 後来才发现不是忘不了,而是自己不肯忘,她讲起了自己的第一个男友,是被自己的好朋友抢走,耿直听了後很讶异,范勤说当初自己觉得好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不 过後来她想通了,人的一生不会只有一段情,结束就是另一个开始,耿直把这一句话听了进去。回到房间,耿直马上到浴室,将脸上的胡子剃掉,将自己的仪容整理 一下,恢复以往的乾净,之後还将他和洁琳的合照烧掉,决心要好好振作。隔天早上,耿直带著相机要去拍照,小余另有所指的说今天天气很好,耿直知道小余的意 思,说雨天总是要结束的,雨後的彩虹总比乌云密布漂亮,还将喂鹅的饲料交给小余,他说自己是餐饮部经理,不能每天荒唐下去,总要多花点时间在饮食管理上, 还说自己请了三天假,今天才第二天,小余见耿直又恢复生气,也很替他高兴。耿直去找刘老理发,刘老要他过几天再来,今天不用花这个冤枉钱,还很殷勤的招呼 耿直和他喝茶聊天;起先刘老以为耿直和女朋友分手只是小俩口在吵嘴,但耿直说嗔嫁人了,刘老安慰他,说他们这里有个笑话,娶老婆要娶三心牌的,就是 看了恶心、想了伤心、搁在家里绝对放心,逗的耿直很开心,刘老还想将自己的女儿介绍给耿直,但耿直开玩笑说,如果这样的话,要是刘老回去打小报告,那他不 就惨了,不过刘老说自己不会,还说乾脆他们两个当对方的男颜知己好了,耿直听了觉得很开心。耿直四处拍照,忽然间他看见范勤站在路边,便和她打招呼,两人 在桥上坐了下来聊天,耿直说自己来了苏州这麽久,今天才真正的看清楚苏州,果然不亏是东方的威尼斯,处处充满诗情画意,范勤则说是因为他的心情好,所以才 会处处都是诗情画意;耿直告诉范勤,说自己已经想通了,结束是另一个开始,凡事要往积极面想,枯叶不落,嫩芽就不能生长,范勤亏他讲话也像个古人,耿直则 说自己是近朱者赤,范勤得知耿直之後没节目,便邀他到自己家去坐一坐。在退思园里,范勤介绍耿直和苏婉认识,正巧高路也带点心来给苏婉吃,四个人喝茶吃点 心,聊的很开心;高路热心的向耿直介绍苏州好玩的地多著呢!有空他带他去走一走,耿直则说自己一直很想到养蚕人家去看看,高路听了,便很兴奋的邀请耿直到 他家里去瞧瞧。高路、苏婉、范勤、文轩、耿直还洪华一行人,便一起结伴到高路家去玩;一群人加上堂姐、堂姐夫聊得很是开心,又看蚕,又去拔蚕豆,傍晚众人 还在自家的门口唱起歌来,气氛很热络,大家都很高兴。文轩送范勤回家,在路旁摘了些花送给范勤,说这是他们的订情之物,还拉著范勤去过三桥,说在苏州凡是 有喜庆就要过三桥的,范勤问文轩这算是向她求婚吗?文轩要她桥已经过了一半不能反悔,二人很开心。高路、苏婉一起帮范勤在退思园整理行李,要范勤别忘了 带她所拍的服装MTV录影带回去,不然就白回去一趟了;三个人有说有笑,场面好不热闹。另方面在新加坡,丽丽在店里看报纸,得知范勤拍了卷丝绸 MTV,要回来举行茶会,还邀了不少同业前去观赏,紧张的要锺琪想想办法,不然生意被抢,她们的店就不用做了;但是锺琪一点也紧张,还要母亲别大惊小怪, 她自有应对之道。锺琪带母亲到餐厅和范诚会面,丽丽有点怀疑的问女儿,范诚是不是来帮她们对付范勤的,锺琪没有正面答覆母亲,她仍然不动声色,说是因为阿 诚高中毕业,她特别请他出来吃顿饭,丽丽听了之後很失望;范诚自己主动告诉二人,说锺琪帮过他,如果他可以选择的话,他宁可要锺琪当他姊姊,他会帮她们对 付范勤的。阿诚回到家,范勤对他说自己煮了点粥,要盛些给他吃,并问阿诚毕了业有什麽打算,阿诚说他打算继承安逸的事业,范勤听了很高兴,说她会教他做, 等范诚熟了之後,她会将一些业务交给他的。晚上,范勤一边在客厅看她带回来,在苏州拍的丝绸录影带,一边在整理邀请厂商的名单;范诚看了好奇的靠过来问 她,他们做的是卖布的生意,干嘛要拍MTV,范勤解释给他听,说这些衣服的款式都是针对他们布的特性做出来的,她不介意厂商用她的创意,重点是要让商家买 他们的布,还说自己花了很多心思去拍MTV,明天的展销会只准成功,不许失败,让他们姊弟俩一起努力吧!阿诚应允。范勤的「万种风情,尽在丝绸」的茶宴 吸引了不少厂商前去观摩,锺琪和丽丽母女也前去凑热闹;范勤信心满满的播放自己拍的MTV,不料却是出现卡通片的画面,锺琪和丽丽母女一搭一唱的对范勤落 井下石,要她别愚弄在场的日理商机的各位大商家,叫他们抽空只是前来看卡通片,范勤对这种情况觉得绒尬又丢脸,却也没办法反驳什麽。范勤很生气的回 家找范诚算帐,范诚说MTV带子在锺琪那里,范勤很痛心范诚,她的亲弟弟竟然出责她,她要范诚小心锺琪这个人,她不过是在利用他而已,然而范诚要范勤别毁 谤锺琪了,在他有困难的时候,是锺琪帮他的,锺琪除了跟他不同姓,对他就像亲姊姊一样照顾,他只是答应继承安逸的事业,他可没说过要帮范勤,他提著行李, 说自己现在就要去锺琪的店里当经理了,他和安逸忍气吞声了这麽多年,今天总算出了一口气;范诚走後,范勤气愤难过的把那卷卡通片的带子抽出来,狠狠的丢在 地上。家豪在锺琪母女的丝绸店里看到范诚,又听母女俩说范诚是她们店里的经理後,十分讶异,不解范诚为什麽不在范勤那帮忙,范诚只说自己是「良禽择良木 而栖」,锺琪和丽丽一唱一和的说范勤摆茶宴招待厂商摆了大乌龙的糗事,恐怕会让她翻不了身了,家豪这才知道原来那卷带子,范诚拿来给她们了,他非常替范勤 不平,他不懂锺琪做了这麽事,范勤从不反击、不回应,为什麽锺琪还是要对付范勤呢?锺琪告诉家豪,说不为什麽,就只因为她是范勤,越多人在乎她,她越要斗 垮她;家豪对二母女的心态实在无可奈何,锺琪要家豪若是看不下去,大可以和她离婚,家豪很生气,没理她就走了,锺琪仍得意洋洋的说,她就是算准了家豪没 胆子和她离婚。范勤在自己的房间发呆想事情,她打了通电话给文轩,告诉文轩这里发生的事;文轩也想不到事情竟会演变成如此,他还一直等著范勤的好消息 呢!范勤难过自己几个月的心血就此泡汤,还是毁在自己弟弟手里,而现在,范诚还帮著锺琪对付她;文轩安慰她,说没有真材实料的人才会耍阴谋诡计,不过他相 信她们短暂的成功会换来长久的失败的,范勤有的是智慧和才华,聪明的商家不会看不到的;范勤听了文轩的话之後,安心多了,说安逸以前也常告诉她,当敌人要 你倒下时,你坚强的站起来,就是对敌人最好的打击;文轩要范勤别忘了,他会永远支持她的。锺琪带范诚到李老板那,介绍范诚是她们公司的经理,李老板知 道范诚是范勤的弟弟後,很奇怪范诚怎麽不是去帮范勤的忙,锺琪则藉此机会,利用阿诚对范勤的不满,颠倒黑白,加油添醋的说范勤的坏话,让李老板因范勤对待 范诚和安逸的态度不好,而产生不好的印象;加上李老板因为自己的丈夫也是被第三者抢走,李老板对范勤更没好感了;锺琪见范勤也来找李老板,连忙说不打扰李 老板谈生意了,他们先走了。范勤在李老板的办公室门口和锺琪、范诚相遇,双方并没有交谈,但场面仍是难堪;范勤来找李老板签约,但李老板说自己已改变主 意,她的公司以後再也不会跟她拿货了,范勤听了後很失望…范勤在自己家门口看见桐桐,很是惊讶!桐桐一边哭一边喊著妈咪,范勤赶快带著桐到雯汐家,她 一进雯汐的房间,惊觉雯汐变得憔悴不已,要送雯汐去医院,但雯汐只希望范勤帮她打个电话给文轩,要他尽快找个律师办妥离婚的事,她希望成成全文轩和范勤, 不想再拖下去让大家都痛苦,因为医生告诉她,她已经是癌症末期的病人了,范勤肯来看她,证明范勤是个善良的人,那她也就放心把桐桐交给她了。桐桐在一旁 哭的很伤心,范勤则对这一切难以置信。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