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情丝万缕 > 情丝万缕

情丝万缕第25集剧情:

(大结局)范勤和耿直终於结为夫妻,高路、苏婉、堂姐、堂组夫、理发匠刘老和洪华等人都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场面非常热闹,耿直对於能娶到范勤,心里非常 的开心,众人陪著新郎新娘去过三桥,但耿直希望把苏州水乡的桥都过完,这样他就可以和范勤生生世世做夫妻了,大家都很支持他。十年後,范勤的成就更是 非凡,她获得亚洲十大杰出女性奖,很多记者都去采访她,范勤说她很高兴能得到这个奖,不只是对她个人能力的肯定,也是丝苑全体职员的光荣,她有今天的成 绩,全是群策群力的结果,她感激丈夫的不断支持,还有好伙伴严家豪、弟弟范诚,以及一批很好的员工,这个奖是属於大家的。在新加坡的家里,范诚的太太正在 张罗晚餐,范诚则在教训自己顽皮的儿子;范勤要他别对小孩子那麽凶,他自己小时候不也是好没有多少;耿直有感而发的说,他们这几个人当中,阿诚的改变最 大,范勤也对自己的弟弟,从愤怒的少年到有为的青年,这之中的转变,真是令人意想不到;范诚用很感激的语气告诉范勤,若不是她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把他叫回 来,给他工作,帮他娶妻,他也不会有今天的;范勤要他不必再提这件事,都过了这麽多年了;她明天要回苏州了,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他打点了;范诚要姊姊放心, 他会处理的。范勤和耿直回到苏州,旋即马上投入一个服装表演会。表演会完後,主持人请范勤上台,接受众人的喝采;原来文轩也是这场服装表演会的观众之一, 他也在台下卖力的为范勤鼓掌,但范勤等人并没有看见他也在人群之中。回到退思园,高路夸范勤和耿直真是长情,十年来每次到苏州都是住在退思园,范勤则说人 要有情,生命才会有意义。洪华则抱怨就因为他们有情,所以他都赚不到他们的钱,但耿直说自己每次都让来苏州公干的职员住竹辉,怎麽会没赚到他们的钱呢?然 而洪华仍抱怨自己给他们打七折,他能赚什麽钱呢?高路告诉洪华,说耿直算起来还是他的大恩人呢!要不是他当初辞职做生意,只怕洪华这个总经理没升这麽快, 打个七折也不为过嘛!不过洪华说起员工每次叫他洪总、洪总的,老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跌了一跤,鼻青脸肿似的,大家听了洪华的描述都笑成一团。耿直还建议他, 反正现在男女平等,如果他不喜欢人家叫他洪总,可以跟他太太姓,以後就叫雷总啊!这样听起来多响亮有气派,洪华不是很喜欢这个建议,要耿直不如也改姓好 了。耿直不以为杵,深情的看著范勤,说只要范勤高兴,别说跟她姓,就算把生命给她,他也愿意,范勤听了很不好意思,说都已经老夫老妻了,还说这麽肉麻的 话,但在一旁的高路和洪华却对耿直的痴心深感折服。正好高路和苏婉的女儿丝丝来找高路,苏婉也端了盘水果出来招呼众人。耿直替范勤拿了一块,洪华说幸好他 的老婆不在场,不然看了又要怪他不够体贴了,一旁的高路也忙用手遮住苏婉的眼睛,说自己也忘了要苏婉闭上眼睛,苏婉则没好气的拿开高路的手,说就算让她每 天看上一千一万遍,高路对她也不会像耿直对范勤那麽好的,话说完大夥又是一阵笑声。苏婉见范勤很喜欢丝丝,便问她既然他们这麽喜欢孩子,为什麽不自己生一 个呢?耿直解释是因为范勤的心脏不太好,怀孕对她来说是有负担的,范勤愧疚的说自己有时想想都觉得对不起耿直,然而耿直却对范勤说,只要她身体健康,有没 有孩子都无所谓,苏婉则对范勤说她可真没嫁错人。洪华问起范勤新加坡的分店生意如何,范勤告诉他因为店是开在乌节路中心,生意很好,接著她又对苏婉说以後 可又有她忙的了,苏婉一点也不在意,只是担心他们原有的工厂不够用,此时耿直便告诉她,他们已经得到新加坡中国银行的大力支持,可以在苏州工业园找一块规 模大一点的地盖一间新的制衣厂,众人皆对这个好消息感到兴奋。洪华有些惋惜自己当初没加股,不然如今他也是跨国企业的股东了。突然有个姓韦的新加坡人来找 范勤,欲向范勤订购她前天服装展上的所有服装,范勤说他们只做批发生意,对方说这他知道,他是每一套服装订五百套,且全部用现金交易。范勤和耿直到苏州工 业园区看地和听取有关方面的简报,范勤对工厂的地点非常满意。两人看好地段正要离去,突然范勤的眼睛进了沙子,耿直便帮她吹出沙子,这一幕被坐在计程车上 的文轩看见(文轩应该是暗中跟著范勤到这的),过了一会儿范勤没事了,便催耿直送合约给韦先生,可是耿直说要先送范勤回家再去。耿直和韦先约在咖啡厅里谈 合约,耿直这才知原来这位韦先生只是个助理,他必须将合约拿回去给老板过目再决定,耿直心中不禁起了疑心,便问对方的老板在不在苏州,他们向他订了那麽多 货,礼貌上他应该去拜会一下,但韦先生推说他的老板很忙,恐怕腾不出时间来,心中更是疑惑。同一个时间,正和文轩陶醉在浪漫音乐里拥舞的范勤,脖子上带 的珍珠项链却断了,珍珠掉了一地,范勤怔怔的看著一地的珠子,突然有所感触,文轩看她不太高兴的样子,便说自己明天买一串更好的给她,范勤婉拒了他,说那 珍珠项链的意义,什麽也取代不了的,她走了,文轩著急的问她发生了什麽事,范勤告诉他,她以为那是她埋藏了十多年的感情,可是突然间,她发现这段情在十年 前早就已经消失了;文轩对范勤的话难以置信,认为是范勤在骗他,不会的;范勤接著对他说,自己是个有夫之妇,耿直是世界上最好的丈夫,她不可以辜负他,便 将之前文轩带她手上的表脱了下来,还给文轩。她说,每个人都缅怀旧日的恋情,因为它已经消失了,没机会让你看到变形,他们年纪也不小了,不能再妄想当年的 激情,只有实在的夫妻关系,才是永恒的;有一个踏实的爱情,胜过强求回忆的延续,说完便离开了,留下一脸茫然对著那只表的文轩。范勤回到退思园,看见桌上 耿直准备好的菜与蛋糕,心中有股暖流流过,但却遍寻不著耿直。突然间电话响了,范勤连忙接听,听完後神色大变…在急诊室门外,范勤想起耿直曾说过的话: 「我丢不下这片情,所以我厚著脸皮回来」「我要把苏州水乡的桥全部过完,这样子我就可以一生一世和你在一起」「一颗珍珠代表我一辈子对你的爱情,这里有一 百颗,也就是说,我一百辈子跟你白头偕老,中间这一颗是我的心,陪著你,这样子就可以听取你的心声,做一个更完美的丈夫,让你过得幸福甜蜜。」便难过的流 下泪来…终於,耿直从急诊室被推了出来,范勤趴在耿直旁边,哭著要他醒醒,相信她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真的没有;在结婚的时候,他曾经说过,要和她生 生世世在一起,等他的伤好了後,他们再去跑三桥,跑吉利、长庆、太平三桥,他们一定能白头偕老的,对不对?说话啊!耿直,她是不能没有他的,快点醒啊!既 然有听到她说的话,就快点醒来啊!她一辈子都不要离开他;范勤哭得伤心,突然耿直醒了,用虚弱的声音,说他要约一百辈子都不离开,范勤见耿直醒来,高 兴的答应耿直,说一百辈子都不会离开他的,并且流下了喜悦的眼泪…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