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哭也不流泪 > 哭也不流泪

哭也不流泪第2集剧情

半年之后。梅苑在广州医院生下一女婴。景姨是即高兴又为她担心,劝她给家里去个电话,但梅苑告诉景姨父亲已经说了,她要生下孩子就不认她,况且梅苑始终没原谅父亲那一巴掌。在梅苑生下孩子的同时,虞悠也在医院做孕妇常规检查,医生告诉她一定要注意休息。谭小量在家闲呆了数月,实在拮据和无趣,终于去找北毛,北毛很高兴小量能来帮他。北毛的公司其实就他一个人,专做证件图章,小量走上街头拉客。梅苑的孩子非常可爱,从此生活多了一种乐趣,梅苑想给孩子取名叫穷穷,可景姨反对,她只说了句再穷也会有希望。梅苑便给孩子取名叫望望。可有了孩子,负担也就更大了,光靠景姨一个人是养活不了三个人的。梅苑必须尽快找到工作。她非常希望能够进入广告公司工作,更希望能够借此找到孩子的父亲。可她的高中学历根本就不可能进公司,梅苑只好到处打杂工,洗盘子、促销、发小广告。虞悠是某国家生物工程研究所的研究员,为工作她和邱志心几乎是分住的,两人只在周末相聚。自她怀上孩子后,她已经有意减少了自己的工作,搬回自己家住。邱志心的二十一大厦工程装修已进入尾声,很快就要启用了。此时,邱忙得连气都喘不过来,对虞悠根本就分不出身。一天,他为21 大厦的续后工程和销售,要赶到香港见客户,临行前,虞悠感到肚子不适,希望邱志心能留下陪她,但邱志心因生意在身不得不走,他交待秘书小耿通知司机和医生多留心,并叮嘱虞悠多加注意身体,就走了。不想就在当晚,虞悠因腹痛入院,秘书打电话告诉他,因第二天要见重要的客户,他没法脱身,并认为有医生照顾比他有用,没有赶回来。那夜,婴儿胎死腹中。虞悠悲痛欲绝,心中深藏对邱的责备。为了把有限的钱节省给孩子,梅苑自己省吃俭用。可是这一天,她路过一家麦当劳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她犹豫半天走了进去,服务生亲切地问她想要什么,她搜搜身上的钱,买了两个蛋筒,她很快狼吞虎咽地就把其中一个吃了下去,她奔跑着把另一个送到景姨的面前。可景姨却把那个快要融化的蛋筒打落在了地上,显得非常愤怒,说自己要给你带孩子,还要供你们母子两吃饭,你却去买这样的东西。梅苑很委屈,哭着说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她买个蛋筒只是想让景姨陪她过生日。景姨也哭了……梅苑就这样度过了她20岁的生日。大厦接近完工,李春阳心里很不痛快,他在家里和老婆发牢骚,说要不是老婆林焕的父亲退休,自己的21大厦肯定能做下去。林焕的父亲是原某国家银行的行长,因年龄已到,不得不退下来,女婿原先在岳父手中拿到的贷款被冻结,被撤,他曾想邱志心施援,谁想不但不帮忙,21大厦还被邱志心接手过去了。李春阳对此耿耿于怀,始终看不得邱志心比他成功。林焕说他,不要把自己经营不善的原因归咎到她父亲身上,原先父亲帮过你多少忙,你还是不如邱志心有能力,人家有了这21大厦,争取作市工商联副主席的事更加有了资本。你不是为了我父亲才娶我的吧?原来,李春阳是离婚后和林焕结合的。莉莉不是林焕的女儿。他们的结合也没有孩子。为此,林焕成日做阔太太,沉迷打麻将。 第二天梅苑又到处去找活干,在公交车站她看到一个小广告,夜总会高薪招聘,月薪过万,梅苑眼睛一亮,她太缺钱了。一天,北毛做成了一件大买卖,高兴起来,拉着谭小亮说去玩玩。云都夜总会,北毛叫了两个陪酒女郎,其中一个正是梅苑,小亮很局促,梅苑第一天来,恰好安排给谭小亮,她也很局促。北毛搂着另一个姑娘见他俩坐得那么远谁也不和谁说话,就笑了起来。于是安排梅苑和自己要的小姐调换。一边是梅苑勉强陪北毛喝了几杯酒,一边是小亮勉强干了几杯酒。北毛和小亮身边的小姐分别开始向梅苑和小亮进攻,结果小亮推开了小姐,梅苑给了北毛一个嘴巴。北毛让领班把这个不懂规矩的女孩拉下去教训一下。领班问梅苑是不是想赚钱,梅苑点头说我只陪喝酒,领班问你是不是装傻呀,光喝酒客人要你陪?领班意味深长地问小姑娘你想不想多赚钱?梅苑就愣在了哪里。就在这时,一个服务生急匆匆地跑来说有客人把小姐打了。领班这才离了梅苑去处理。打人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谭小亮,被打的小姐是谭小晶。谭小晶是来顶替梅苑的,可万万没想到遇见了自己的哥哥。谭小亮一时冲动给了妹妹一个巴掌。保安立刻进来,把谭小亮驾走,谭小亮反抗,几乎就要和保安打起来。整个夜总会都嚷嚷起来。这时,李春阳来了,在走廊里,李见是谭小亮,立即叫保安把谭小亮放开,并斥责保安不懂待客。谭小亮这才知道原来这是李的夜总会,而当年未满十八岁的妹妹就是李引诱进来的。小亮气不打一处出,破口大骂李春阳,说我跟你没完。李立马叫保安将他推了出去,告诉手下,以后再也不让这小子进云都夜总会。梅苑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小亮再上李春阳的公司找李,想直接跟他要钱而不是房子,李吩咐保镖,绝对不可让小亮进来。小亮在公司大楼外等候,没想到,李春阳和保镖在后门早走了。小亮直接到李春阳的别墅小区找李,在李家院外被保安拦住,说李没在家,恰巧李的女儿莉莉回来,见小亮认出他是父亲从前的司机,请他进屋。莉莉17岁,是父亲的掌上明珠,被父亲送出国留学,正回国度假,对小亮的事一无所知。小亮见莉莉的天真无邪,没敢告诉她找她父亲为何事,坐了一会就告辞了。莉莉还主动给了他电话,说自己回来挺闷的,到什么好玩的地方,不妨告诉她一声。 北毛知道小亮又有了报复的念头,再次劝他不要鸡蛋碰石头,小亮却突然大发奇想,说要绑架莉莉,北毛觉得他不着边际,这么危险和犯法的事怎么能干?小亮说只要拿到迷魂药,把她蒙晕,架她上车,跟她父亲讨价还价,为何不成?。北毛不敢,小亮说没事的,量李春阳不敢报警,只要他报警,他就会将他撞人的事一锅端,鱼死网破。他们肯定只能私了。北毛看在朋友的份上,同意了,并主动说可弄到迷魂药。小亮回家,父亲向女儿要钱去赌博,母亲发现阻止,父亲却对母亲大打出手。小亮非常愤怒,把父亲架开。母亲说因为小亮的入狱弄得一家支离破碎,乱七八糟。小亮忽然对自己即将要绑架的行为有所犹豫,害怕失手重入监狱,会再次打击家庭。但是小亮还是采取了行动,打电话约莉莉出来在一家豪华咖啡厅喝咖啡,当他正想在她的咖啡里放蒙浑药时,他突然停住了,他发现莉莉根本和她父亲不是同样的人,她热情、单纯、有理想,和她比较起来,他发现自己想在她身上实施对她父亲的报复,其想法太低级,太丑恶。他绅士般地把莉莉送上出租车。小亮坐进停在咖啡厅外等候的北毛的车,北毛觉得奇怪,怎么把莉莉放走了?小亮让北毛把车开到江边去。他们正启动,大批的警车呼啸而过,力量震慑。珠江边上,他望着江水发呆,心里有一种哭的感觉,北毛告诉他自己有个朋友和一位有钱有势的商业仇敌斗,最终不仅没讨好,还因打人被关了拘留,出来后又被打掉了所有门牙。小亮一声长叹,把蒙浑药扔到了水里……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