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错爱2 > 错爱2

错爱2第6集剧情

老邵对党美艳的举动有些不解。党美艳说,大哥,不是我好面子、爱虚荣,我现在都这样了还在乎什么?我就是不想让路治平和他老婆知道我病了,知道我是穷困潦倒走投无路才把小军送到他们那儿的,瞧不起孩子,对孩子不好……老邵感叹地点点头说,真是难为你了!…… 到了渤海,路治平开着奥迪来接站。看到前妻和儿子,路治平显得有些激动……小军在母亲的暗示下,怯生生地叫了声爸,路治平应了一声,眼睛有些湿润……党美艳把老邵介绍给路治平,说这就是小军的干爸,邵勋功先生,开……开车行的……路治平热情地跟老邵握了握手,连声说着邵总幸会……路治平请大家上车,说知道你们要来,特意在家里准备了饭菜……党美艳说我和老邵还有些事儿,就不麻烦了,反正小军是交给你了……路治平说你放心吧……他一再邀请党美艳和老邵到家里坐坐,党美艳都推辞了……老邵对小军说,什么时候想你妈了,随时打电话,干爸来接你……小军挂着僵硬的笑容点点头,往奥迪中钻去,不小心碰了头;党美艳连忙上前给他揉了揉……小军坐进车子,党美艳努力地挤出笑容跟小军摆摆手,当她跟路治平对视了一眼后,连忙转脸望着别处……车子刚启动,党美艳便咬着嘴唇趴在老邵的肩头剧烈地抽泣起来…… 车内的小军也满脸泪水,路治平从反光镜中看到了,拍了拍儿子的肩……两人沉默良久。路治平说,小军,干爸待你们好吗?小军点点头说,好,可好了。干爸总带我下馆子……路治平说,干爸……是乡镇企业家吧?小军说,不是,干爸是大老板,可有钱了,他家门口每天都停着好多辆小汽车,都开不过来……路治平说,你会开吗?小军摇摇头,说不过我已经快看会了……路治平说,看会了?小军说,对呀,看你开我就差不多看会了……路治平笑了。良久又问,干爸是一个人,没成家?小军说,对,干爸看不上别人,一直在追我妈呢,你不都看见了?路治平叹了口气说,你妈是该有个好归宿了…… 当小军随父亲踏进位于高档小区中装修高雅的跃层住宅中时,小军显得有些拘谨……梅雨歌系着围裙从厨房中迎了出来,神情复杂地看了小军一眼,微笑着说,来了,都长这么高了?路小军一怔,眼里闪过一丝阴霾……路治平咳嗽了一声,对小军说,哦,这是……这是梅阿姨,你不认识了?路小军的脸上突然绽放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他给梅雨歌鞠了一躬,轻轻地叫了声“妈”……梅雨歌和路治平都愣住了,两人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良久,梅雨歌略显羞涩地应了一声,路治平也爱抚地拍拍儿子的头……两人不约而同地舒了口长气,交换着欣慰的目光……路治平说,小梅呢?梅雨歌说,在楼上玩呢,你看我,还忘了叫她下来见哥哥……梅雨歌把小梅喊了出来,说你快下来,妈妈跟你说的小军哥哥来了!小梅飞快地下了楼,兴奋地拉着小军的手,叫了声哥哥;小军亲热地答应着,叫了声妹妹……小梅说,走,哥哥,我带你上楼去!……梅雨歌说,对了梅梅,你先带哥哥到他的房间,再带哥哥参观一下,一会儿下来吃饭……小梅说,哥哥的房间是我收拾的!路治平说,对,是我们梅梅给哥哥收拾的,让哥哥看看满不满意……两个孩子扯着手上楼了,路治平和梅雨歌又同时舒了口长气,随即又都笑了……梅雨歌说,看来小军是懂事了……路治平说,那当然,大孩子了嘛!……怎么样,这回放心了吧?……梅雨歌又舒了口气,点点头…… 深夜。小军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拿出母亲的照片久久地端详着……他下地开门往外看了看,回身插好门,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当话筒中传来党美艳虚弱的声音时,小军哭着说,妈,我想回家!……党美艳忙问是不是你爸的小老婆欺负你了?告诉妈,妈跟她拼命!小军说,没人欺负我,他们待我都挺好的,可我就是想妈……党美艳也哭了,她说儿子,妈哪怕有一点法子也不会让你落到姓梅的手里呀,可要是妈走了,你怎么办哪?谁管你呀!他们能把你抚养大,妈就是死了也会瞑目的……小军说,妈,你要真死了,我也不活了,我说到做到!党美艳说,孩子,你别说傻话了,别再让妈揪心了,谁家的爹妈也不能跟儿女一辈子呀!……小军说,我都问大夫了,大夫说你要是坚持治疗,不会死的!你必须明天就去住院,咱不是说好了吗?……党美艳说,好,妈答应你。不过你也一定要答应妈,记住妈嘱咐你的话,千万要讨好姓梅的,否则你就没好日子过!你知道吗,有了后妈也就等于有了后爸了,何况你跟你爸还……小军哪,你一定要听妈的话,嘴巴要甜,平时要乖,要让他们至少不讨厌你,等你长大了就好了!你能答应妈吗?路小军说,妈,你放心吧,只要你能好好住院治病,我能忍,什么都能忍!……党美艳说,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对了,他们那个孩子欺负你吗?……小军说,不,她对我挺好的,可我还是恨她!党美艳叹了口气,说,你记住,你是你爸的长子,又是儿子,只要你不惹他们生气,你爸不会虐待你的,我知道他,他不是个狠心的人,就是将来他也不会亏待你的……小军说,妈,你知道吗,我什么都不想要,谁都不想要,我只想回家,和你在一起!党美艳说,孩子啊,别再说傻话了,妈哪怕有一点法子,就是打死妈妈都不会让你到你爸身边的!孩子,如果老天保佑妈还能支撑下去,妈会去看你的……小军说,妈,爸爸这么有钱,你为什么不跟他要些钱治病?党美艳说,孩子,他抚养你是应该的,可在法律上他跟我已经毫无关系了,你懂吗?……路小军又叮嘱母亲一定要住院,否则他就回去,党美艳答应了…… 梅雨歌开车送小军和小梅来到学校后,目送两人进了大门才匆匆地开走了……梅雨歌走后,小军撇下小梅径直走去,小梅跟他说再见,他装作没听见…… 晚上,小军又给党美艳打电话,党美艳故意没接;随后,小军又给老邵打电话,询问母亲是否已经住院?老邵说,住了……小军问住在哪个医院,什么科,几病房?电话多少?……老邵支吾着答不上来……小军说你告诉我妈,我明天就回去!……老邵说别,你妈就在这儿,让她跟你说吧!……党美艳告诉儿子自己刚做完一个疗程的化疗,大夫说必须等两个月时间再做下一个疗程……小军说你撒谎,我都问大夫了,你连半个疗程都没做完……党美艳沉默良久,说儿子,你不小了,妈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住院也没用的……小军说我不管,反正你要不住院我就回去……老邵接过电话说,小军,等过一段我一定让你妈住院,好吗?我说话算话!小军说你说话算什么话?你忘了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不是跟我保证让妈妈住院吗?……老邵无言以答……党美艳抢过电话说,小军,你怎么这么不懂事?你干爸那点钱都给妈买了药,你不知道吗?他哪还有钱哪!……小军说我不管,反正我明天就回去!……党美艳哭着说,孩子,你以为妈不愿意你回来吗?你要非回来不可也行,你就让妈着急上火,看着妈快点走吧!我告诉你,妈会闭不上眼睛的……小军有些发傻,但他还是下了床,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小军背上包,打量着自己房间的摆设,轻轻地推开门,往楼下环视着……他迟疑着,良久,还是转身回到房间,扔下包,一头拱进被子中剧烈地抽泣着……他从口袋中摸出那把已然锈迹斑斑的铅笔刀,呆呆地看着……他撸起袖子,用小刀在胳膊上慢慢地划了一道,看着血珠汩汩而出,他的脸上竟然现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