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错爱2 > 错爱2

错爱2第7集剧情

早晨,当梅雨歌起来做饭时,发现小军打着哈欠正在做早餐……梅雨歌有些感动,她告诉小军,以后不要起这么早,更不要他做饭,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睡眠要充足…… 小梅的小学跟小军的初中只有一墙之隔,小军对梅雨歌说,以后可以由自己接送妹妹上学,妈妈那么忙,不用妈妈接送了,再说路也不远,我们走着去还锻练身体……梅雨歌跟路治平对了下眼神,高兴地答应了…… 上学路上,小军牵着小梅有说有笑地走着,小梅碰到同学便兴奋地说,这是我哥哥,我有哥哥了!……小梅还告诉小军,六年级的老肥总欺负人,小军说,他再欺负你你就告诉哥哥!…… 下课时,老肥果然又欺负小梅,小梅说我有哥哥了,你再敢欺负我,我告诉哥哥!……老肥嘲笑小梅说,你在哪捡的哥哥?是野哥哥吧?我才不怕呢,我哥哥才是这片的老大!说着将小梅推倒…… 小梅哭着找来小军。小军刚冲老肥举起拳头,老肥便吓得蹦着高跑开了,孩子们都笑了,小梅自豪地依偎着小军…… 晚上回到家,小梅跟父母讲了白天的事儿,路治平和梅雨歌都笑了。路治平说,梅梅,有哥哥好吧?小梅连声说好……路治平疼爱地把小梅抱起来悠着、亲着、闹着,嘴里喊着小公主,梅雨歌也围着父女俩儿转着,小军神情复杂地看着他们,转过脸去…… 梅雨歌从包里拿出几套名牌运动服递给小军说,这是给你买的,我看像你这么大的孩子都爱穿这个,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小军当即换上一套,说我最喜欢这个牌子了,并连声说着谢谢妈……梅雨歌说,以后需要什么,就跟妈说……小军又是连声道谢。梅雨歌说,小军,咱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不用那么客气……路治平说,对,自家人别客气,爸爸外面事儿多,回来的也晚,有什么事儿尽管跟妈妈说…… 回到自己房间,小军立即将衣服脱下来丢到一边…… 第二天放学时,小军刚把小梅接出来,老肥便带着两个十六、七岁的流里流气的“大哥”——三驴子和大臭堵住了两人……三驴子不屑地推了小军一把,说就是你欺负我小弟?小军说我没欺负他,是他先欺负我妹妹。老肥说就是他要打我!大臭捣了小军一拳说,你也不打听大听,在石道街小学这片谁敢惹我小弟?小军没吭声。三驴子又薅住小军的衣领说,你有三个选择,一是挨顿胖揍,二是马上给我小弟磕头道歉,三是破财免灾。我给你三秒钟时间选择,听明白了吗?小军还是没吭声。大臭抽了小军一个嘴巴说,跟你说话你听见没?小军咬着牙依然不吭声。一旁的小梅突然猛地推了三驴子一把,喊道,别打我哥哥,放开我哥哥!……三驴子说去你的吧!一抬脚将小梅踢倒,大臭也踢了小梅一脚,小梅哭了起来……小军突然从地上抄起一块转头,二话不说便砸向三驴子和大臭,三个人一番混战,结果三驴子和大臭都被打倒在地,小军的脖子也被抓出几道血痕……有人报了警。见警车开来了,三驴子和大臭慌忙跑开了…… 警察跟小军了解情况,很多家长都为小军作证,说老肥和那两个小混混经常在学校党边寻衅滋事,欺负、敲诈小学生,这小伙子是好样的……警察做完记录,要带小军去医院看看,小军摇摇头说,我没事儿……警察让老肥带路,去找那两个小混混,老肥吓得尿了裤子…… 路治平和梅雨歌也来了,了解完情况后,路治平夸儿子是好样的,不过又嘱咐他要注意安全,再有这样的事要先告诉大人,还可以报警……梅雨歌则坚持带小军去医大附属医院包扎了伤口…… 医院中,小军注意到公示牌中有一位专治乳腺疾病的国家级专家,他默默地念着专家的名字…… 出了医院,梅雨歌提议带孩子们去吃肯德基…… 小军是头一次吃肯德基,他甚至不知该如何点餐……尽管他学着小梅的样子吃着,但显然十分生疏。路治平和梅雨歌都注意到了,梅雨歌又替小军点了些东西,路治平看着狼吞虎咽的儿子,欲言又止…… 夜里。小军正要给母亲打电话,路治平进来了,小军显得有些慌乱地放下电话。路治平说,要给妈妈打电话?小军没吭声。路治平说打吧?要不爸爸等会儿再过来……小军摇摇头说不用,今天太晚了,我明天再打……路治平点点头坐在儿子床边,问儿子的脖子还疼不疼了?小军摇摇头。路治平又问到小军母子俩儿这些年的生活,小军迟疑着,刚要开口,小梅拽着梅雨歌进来了。梅雨歌说,梅梅临睡前非要来看看哥哥……懂事的小梅轻轻地抚摸着小军的脖子,说哥哥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哥哥一定特别疼,可哥哥还那么勇敢,一点儿都没哭!……小军笑了笑,说哥哥不怕疼……小梅说,可我看见哥哥这样,我又有点儿想哭了……路治平和梅雨歌连忙哄着小梅走了……两行泪水顺着小军的脸颊淌了下来……良久,小军又拿起电话,可迟疑了一下,又放下了……他从枕头下面拿出党美艳的照片,低声说,妈,你放心,我一定要救你,我一定会救你的!……他又拿出那把小刀,慢慢地在大腿上划下长长的一道…… 深夜。路治平夫妻在卧室中谈起小军,都有些感慨,尤其是梅雨歌,对小军的懂事更是百般赞扬,十分满意……两人又说起梅雨歌父母至今不认女儿、女婿的事,又都有些黯然…… 因为当初女儿充当了第三者,破坏了别人的家庭,梅雨歌的父母一直没让女儿、女婿上门。今天是梅雨歌母亲的七十岁生日,路治平、梅雨歌安顿好小军,买了厚礼带着小梅再次来到老人的家……在小梅的一声声姥爷、姥姥的呼唤下,老人终于打开门,接纳了女儿、女婿……当晚,老人留女儿和外孙女在家里住下了,路治平独自回到家…… 路治平有些喝多了,脚步踉跄着一进屋就倒在沙发上,呕吐起来……小军站在楼上冷冷地看着他…… 当路治平睁开眼时,看到儿子正蹲在地上仔细地给自己洗着脚……路治平的眼睛湿润了,动情地叫了声“儿子!”……小军依然低着头,说,爸,以后别喝这么多酒了,你看你多遭罪啊!……路治平点点头说,儿子说得对,爸爸以后绝不多喝了,今天……有些特殊,爸爸想起很多往事……很多不愿再想的往事……小军默默地给路治平擦着脚,可路治平忽然觉得异样——几滴热泪滴落在自己的脚背上……他伸手抬起小军的脸,那张脸上已布满泪水……路治平一惊,忙问,小军,你怎么了?谁又欺负你了?小军摇摇头,突然扑通一声跪在路治平面前,哭道,爸,救救妈妈吧,我求求你救救妈妈吧!……路治平又一惊,问你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小军便说了党美艳得了绝症无钱治疗的事……路治平有些半信半疑地问,可你妈为什么连一点儿口风都没跟我透露?我还以为她这些年生活的很好呢!……小军说,爸爸,你知道妈妈是个要强的人,这些年她有多苦你知道吗?我长这么大直到上星期才头一回吃肯德基,您信吗?……路治平说,那你为什么才跟我说?小军说,我妈不让啊!她有病自己都不肯跟你说,怎么还能让我跟你说呢?爸,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求你的!爸,我不想让妈妈就这么等死,我都问大夫了,大夫说能治!可我知道妈妈真的连一点儿钱都没有了,要不她也不能把我送到这儿来,爸,你这么有钱,我求求你救救妈妈吧!你可以少给我零花钱,不给也行,只求你救救妈妈吧!……路治平说,孩子,你起来,要真是这样,爸爸怎么会见死不救呢?毕竟我们……你放心,爸爸不会不管的,明天爸爸就给你妈汇几万块钱,让她赶快住院,尽早手术,好吗?小军又跪下了,说我替妈妈谢谢您了,爸!……路治平说快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要动不动就跪下,记住了吗?小军哭着说,只要能救我妈,让我天天跪着我都愿意!……路治平叹了口气说,那你干爸没帮帮你妈?小军说,干爸已经把所有的钱都给妈妈买药了……路治平有些感慨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对了,这事儿你先别跟梅梅她妈说……小军点点头说,我知道。谢谢爸…… 深夜。小军给党美艳打电话,告诉她父亲要出钱帮她治病,党美艳捧着电话哭了…… 路治平辗转反侧,抽了许多烟……他默默地来到小军房间,见小军睡的很甜…… 小军半夜醒来的时候,见父亲靠在自己床边,已经睡着了……小军神情复杂地看着父亲…… 路治平的睡衣没有系好,小军突然看到他肚子上的那道疤痕,不由地打了个激灵…… 早晨。当小军被闹钟叫醒时,路治平已经不见了。小军喊了两声“爸爸”下了楼,见早餐已经摆好,路治平已经走了…… 当路治平开着车慢慢驶进平山市自己原来的家的胡同口时,老邵正蹲在地上修着车子。几辆支在一边的破自行车挡了路,路治平摁了摁喇叭,老邵抬起头,两人都愣了…… 路治平让老邵陪着自己敲开党美艳的门,党美艳见到路治平顿时愣住了,路治平看到前妻憔悴的样子也愣在那里,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路治平打量着自己曾经的家——那个家还是几年前的模样,所有的摆设都在原来的地方,现在看来,是那样的破旧、寒酸……老邵说,哦,小军他爸是来送你住院的……党美艳苦笑道,还是别浪费钱了,我的病已经治不好了……路治平说,美艳,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小军你也不能不治。走吧……党美艳说,梅雨歌也知道了吗?路治平摇摇头……党美艳说,答应我,别告诉她我得了这种病,行吗?路治平叹了口气,点点头…… 把党美艳送进医院安顿好后,路治平把老邵请到一家大饭店。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