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错爱2 > 错爱2

错爱2第11集剧情

深夜。梅雨歌上卫生间,她刚推开门,便被呛的一阵咳嗽……黑暗中闪烁着一个红点儿,梅雨歌开了灯,原来是路治平坐在里面抽烟……路治平起身打开换气扇,默 默地往外出去……梅雨歌说你等等,把门关上……楼上。小军的房门轻轻地开了,小军光着脚走了出来……卫生间。路治平说,雨歌,你是不是去她那儿了?梅 雨歌说,她是谁?路治平叹了口气,说,她都病成那样了……梅雨歌打断他说,我知道,我也很同情她,你帮她我也能理解,可你把梅梅给我买的小兔子也拴在手机 上送给她我就实在难以理解了……路治平有些摸不着头脑,说,你说什么呢?什么手机,什么小兔子?梅雨歌说,还跟我撒谎!……两人为此一番争执……路治平 说,一部手机算得了什么,至于这样没完没了吗?……梅雨歌说,一部手机算不了什么,你把我那几部旧手机处理了还是都送人了哪怕扔了都没什么了不得的,但起 码到现在你应该跟我说实话了!……梅雨歌说罢摔门出去了。楼上的小军也忙轻轻地退回房间……路治平也出来了,下意识地往楼上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梅雨 歌开始跟路治平冷战……路治平趁没人的时候问小军,是否见过梅阿姨那几部旧手机?小军满脸无辜,说,爸,我连梅阿姨的房间都从来都没进去过,怎么会拿梅 阿姨的东西呢?再说了,你们对我那么好,我要真想要梅阿姨的旧手机,我就会直接跟您、跟梅阿姨说了,怎么可能偷着拿呢?……路治平有些不好意思,他说,儿 子,对不起,爸不是这个意思,就是随便问问……爸多想了,你别在意……小军说,没事儿的爸。对了,会不会是梅梅拿着玩给随手扔哪儿了?……路治平说有可 能,等我问问她……梅梅当然没有拿……终于,路治平当着小军、小梅的面跟梅雨歌承认了那几部旧手机是自己拿去卖了,他说前些天实在太忙了,我的脑子有 些乱,确实记不清了,现在我想起来了,我当着全家的面正式向你道歉……梅雨歌哭了……小军的神情十分不自然……深夜。小军又拿出小刀,在自己的大腿上划 着……小军又跟党美艳通了电话。尽管党美艳的语气很轻松,但小军还是隐隐地感到了什么。他又给老邵打电话询问着母亲的情况,老邵也说见强了。小军想了想 说,干爸,我麻烦你个事儿,你给我邮点东西,用特快专递……小军带着老邵寄来的党美艳的CT来到医大附属医院,好不容易挂上那位乳腺病专家的号。专家看 过片子摇了摇头说,你家大人呢?……小军说,我……我爸出差了,我是病人的儿子,有什么话您就跟我说吧……专家问,那你母亲现在在哪儿治疗?小军说,在平 山医院做化疗……专家点点头说,可以。就这样维持着吧……小军说,我妈能治好吧?专家没吭声,对护士说,下一位……装饰公司。事故的原因已经调查清楚, 是采购员购买了假冒伪劣龙骨导致。采购员已经闻风逃走……那位在事故中受重伤的工人成了残疾。家属大闹,路治平和梅雨歌东凑西借给人赔了二十万才算平 息……党美艳疼的几度昏迷,但还是坚持不去医院。老邵万般无奈,只好给小军打了电话……傍晚。小梅的姥姥、姥爷把小梅送到了家。梅雨歌一愣,说小军 呢?梅妈妈说,小军给我们打的电话,说他今天放学晚,让我们帮着接一下梅梅……小军其实回了平山,在老邵的帮助下租了辆车硬是把党美艳接到了渤海医大附 属医院。他哀求专家救救她母亲的命。专家说,CT我已经看过了,孩子,实话告诉你,你母亲的病已经耽误的太久了,现在已经扩散,在哪儿治意义都不大了,只 能……这样了……小军嚎啕大哭,跪倒在专家前,哭诉着自己的身世,说自己如何同母亲相依为命,只有母亲这一个亲人,要是母亲没了,自己就成了孤儿了,求求 专家救救母亲吧……专家说,你上次不是说你爸爸出差了吗?小军迟疑了一下说,那……那不是我亲爸爸……小军的哭诉感动了专家,专家同意收治党美艳,给她做 手术,但同时也提到,手术费就是按照最低标准收取,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你们能解决吗?小军说您放心吧,只要您能救我妈,多少钱我们都拿!……路治平在 回家的路上接到梅雨歌的电话,说小军还没回来,让他到学校看看……路治平来到学校,学校除了值班室外已漆黑一片。路治平给小军的班主任打电话询问,班主任 说路小军一早来了跟我请了一天假,说是家里出了点急事儿,怎么,您不知道?……路治平开着车四下转着……安顿好母亲,小军往家走去。途经一座寺庙时, 小军听见里面有木鱼诵经声,便走了进去……他刚走进庙里,路治平便开着车寻了过来……小军虔诚地跪拜、祷告着,求菩萨保佑母亲……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 尚还送给他一尊菩萨挂件……小军出了寺庙,低着头往前走着……路治平的车又慢慢地开了回来。路治平有些不满地喊道,小军,你干什么去了?都几点了还不回 家,也不打个电话?……小军依然低着头,默默地钻进车中……路治平说我问你话呢,你听见没有?小军抬起头——那张满是稚气的脸上涕泪横流。路治平一 愣……小梅已经困的有些支撑不住了,可为了等哥哥回来还是坚持不上床。梅雨歌有些无奈,也有些焦躁……直到路治平来电话告诉小军找到了,小梅才一头扑到 床上睡着了……路治平和小军在一家小饭馆吃了点东西。小军已经把党美艳的情况告诉了他,再次恳求他出钱为母亲治玻路治平有些失神……深夜。路治平辗 转反侧,终于把梅雨歌推醒了,跟她说了党美艳已经住在渤海医大等待手术的事儿。梅雨歌听了一怔,久久无语……之后,她默默地下了床,翻出一张存折递给丈 夫,说,这就是咱们的全部存款了,你都拿去吧……路治平打开存折看了看,那上面只剩下五万块钱了……路治平叹了口气……梅雨歌说,不够是吧?路治平点点 头。梅雨歌说,多少才能够呢?路治平没看出妻子的脸色,说,小军说,得二十万……梅雨歌说,二十万?我看二百万也不见得够!治平,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 够,反正我是有些够了……路治平说,雨歌,别这样,咱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毕竟……梅雨歌说,毕竟她是你前妻,毕竟她是你儿子的母亲,毕竟当初我是第三 者……治平,说实话,我理解。咱们不论从哪儿说,都不应该见死不救,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儿怕了,真的……路治平:怕什么?良久,梅雨歌说,怕小军…… 良久,路治平说,小军其实很苦……梅雨歌说,是,所以也该苦尽甘来了!……路治平和梅雨歌带了四万块钱去医院看了党美艳……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