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错爱2 > 错爱2

错爱2第26集剧情

杨刚回来了,又约梅雨歌见面。当得知梅雨歌已有离开路治平之意时,一番鼓励……梅雨歌突然问,你离婚了吗?……杨刚一愣,说,你要离,我马上就离!我不早 就跟你说过吗,我的婚姻纯粹是一场错爱!……梅雨歌苦笑了一下说,是吗?错爱毕竟也是一场爱。这么说,你本身作为一个第三者,还在诱导我再一次成为第三 者,对吗?杨刚说,这话可够拗口的……师妹,都什么时代了,谁还在意那张纸啊!……梅雨歌说,我告诉你杨刚,我再也不想成为第三者了!……梅雨歌起身要 走,杨刚抓住她的手说,雨歌,我向大海保证,下次你再见到我时候,我一定是个独身!……梅雨歌说,那是你的事,我可没对你有任何承诺,更不会做任何人的二 奶!……杨刚一愣,说,对了,你等等,我想起个事儿,“打倒二奶网”你知道吧?梅雨歌说,你什么意思?什么“打倒二奶网”?杨刚说,你找个网吧看看吧,我 也是昨晚上网才偶然看到的……梅雨歌说,你到底什么意思?杨刚说,你看看就知道了!……梅雨歌在“打倒二奶网”上看到了自己的照片,还有署名“我是一个 兵”的对她的恶意品评……同样在网上的还有周小燕的继母……梅雨歌气得浑身颤抖,跟网管吵了起来……网管说你应该找网站或者文化局,这跟我们网吧有什么关 系?……小军正百无聊赖地拿着镜子盲目地晃着影儿,梅雨歌气冲冲地回来了,小军看了她一眼,继续摆弄着镜子……梅雨歌说,路小军,我问你,我的照片是怎 么上到那个“打倒二奶网的”?是不是你干的?……小军迟疑了一下,没吭声……梅雨歌说,是男人就应该敢作敢当!……路治平闻声出来了,关切地看着两 人……小军看了路治平一眼,说,是我干的,不过那是以前……梅雨歌嘴唇哆嗦着说,你个混蛋,你凭什么?!……小军有些心虚地说,我说过了,那是我以 前……小军说着站了起来,镜子的反光正照在梅雨歌脸上,梅雨歌不容分说抬手抽了小军一个嘴巴,一把抢过镜子,猛地摔在地上……路治平和小军都惊呆了……小 军连忙蹲下来捡起几块碎片,抬头怒视着梅雨歌……从镜子的夹层中掉出一张泛黄的折成四方的纸,路治平刚要伸手去拾,却被小军拿了起来。他慢慢地打开那张 纸,又呆住了——那是平山福利院开于八十年代中期的一张收养证明。上写:被收养人:军军;性别,男;年龄:八个月;原因:遗弃;收养人:路治平、党美 艳……那张纸飘到了地上,小军转脸呆呆地看着路治平……梅雨歌捡起那张纸看过之后,也呆呆地看着路治平……良久,小军问,爸,这是真的吗?路治平默默地点 点头……小军说,为什么要收养我?路治平说,你妈不能生育,我们又都喜欢男孩,所以就收养了你……小军说,这么说,我是被人遗弃的?……路治平没吭声…… 梅雨歌问,结婚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连我都瞒着,为什么?路治平说,因为我和小军他妈都是在福利院长大的,你们知道我们多想有父母吗——哪怕是天天打你、 骂你的父母?可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儿……所以,我和他妈约好了,到死也不能让外人知道小军的身世!……梅雨歌愣了一下,苦笑着说,看来我一直是你的外 人,难怪你那么不在乎我!……梅雨歌拎起包走了……小军将那张收养证明仔细地揣好,默默地收拾着地上的碎镜片……梅雨歌正式提出离婚……小军把党美艳 的骨灰盒包好,摘下遗像,收拾好行囊,跟路治平提出要趁假期出去走走……路治平说,孩子,你是要去找你的生身父母吧?其实我和你妈年轻的时候也都想去找我 们的父母,人能有父母该多幸福啊!……小军说我不是去找他们,他们不值得我找。我其实是想干爸了,想到他那儿看看……爸,我现在明白了,我其实挺幸福的, 至少还有地方走走……路治平和小军的眼睛都湿润了。两人紧紧地拥在一起……小军说,爸,对不起,当年梅阿姨那三部手机是我拿去卖了,给我妈买了那个新手 机……路治平说,爸爸知道。爸爸其实一直在等着你跟我说……小军说,爸,我对不起你……路治平说,跟爸爸就别老说对不起了……他给小军塞了些钱,让他路上 拿着用,小军推开了,说我有,妈妈临终时给了我一个存折,那上面有好多钱……路治平说,不到万不得已,别动那些钱,爸爸现在还养的起你,拿着吧!……小军 只好将钱收下。路治平说,早点儿回来!……小军点点头,走出家门……他又回头看了看站在门口的路治平……小军找到小梅姥姥家。梅雨歌正带着小梅在楼下的 早点摊吃早饭,小梅一见他非常高兴,张罗着要给他买油条吃;梅雨歌则冷冷地看着他……小军说,梅阿姨,我是来告别的,我已经跟我干爸说好了,我以后到平山 上学,一般就不回来了,我请求你能原谅爸爸,别跟他离婚了。我知道,所有的事儿都是由我引起的,我走了,就不会有那么多事儿了。我爸说的对,人能有父母该 多幸福啊!您别让小梅再缺父少母的,多可怜哪!……梅雨歌的脸色温和下来,说小军,你还没吃饭吧?一起吃吧?小军摇摇头,说,梅阿姨,您能把手机给我用一 下吗?……小军从口袋中掏出那个绒毛兔挂件,拴在梅雨歌的手机上,双手递了过去,说,梅阿姨,对不起,你那几部手机是我偷走的,不是我爸拿的,我已经跟我 爸承认了。对不起!……梅阿姨,再见!妹妹,再见!……小军刚要起身,一辆小型卡车因为躲避一个横穿马路的行人而失控,朝早点摊冲了过来,撞向滚开的油 锅……眼见着飞起的油锅向小军扣来,梅雨歌猛地趴在了小军的身上……现场先是一片寂静,随着小梅的哭声,大家开始手忙脚乱地把已然昏迷的梅雨歌抬上出租 车……小军傻傻地站了片刻,撕心裂肺地喊了声“妈”,从包里翻出存折,发疯般地朝不远处的银行跑去……小军取出了所有的钱,打了车奔向医院……三个 月后。杨刚约梅雨歌到他的海景房见面,让她去拿卖画款。梅雨歌去了,接过那张一百二十万的支票说,我有个请求,不知师哥能否答应?杨刚说,请讲。梅雨歌 说,我想用这张支票,再加两幅画,赎回墙上这副张大千的画,可以吗?杨刚沉吟了一下说,可以,前提是再加五幅画……梅雨歌愣了一下,说商人就是商人,好, 成交!……梅雨歌把那幅画摘了下来,仔细地包好……杨刚说,怎么,你现在就拿走?梅雨歌说,怎么,你不会眨眼的工夫又变卦了吧?杨刚说,那倒不是,我主要 是怕你一个人带着这件无价之宝不安全……梅雨歌说没事儿,我楼下有三个保镖呢!……杨刚说,是吗?那就好……梅雨歌临出门时真诚地向杨刚道了谢,她说师 哥,我代表我们全家谢谢你,毕竟在我们最需要钱的时候,你帮了我们……杨刚说,哪里,你要这么说我倒有些惭愧了……梅雨歌说,再见……梅雨歌走了。杨刚推 开窗户往下望着,见路治平、小军、小梅正在等着梅雨歌……一家人向他挥了挥手……公墓。一家人把党美艳的骨灰安葬了……路梅画廊。院中。小梅穿了件带 天使翅膀的漂亮的白衣服坐在草地上,小军和坐在轮椅上的小燕分别在画着她,路治平和梅雨歌不时过来指点着两人……镜头拉开,那三个孩子又都在路治平和梅 雨歌的画中……梅雨歌说,杨刚又来电话催了,说咱俩儿的画已经打进国际市场了!……路治平点点头,说,我也算没白教他一场,这小子还行……梅雨歌说,你是 说杨刚?路治平说,对呀?梅雨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低声问,治平,你知道吗,有一天我喝醉了,在他那儿住了一夜……就是去年你过生日那天……路治平说, 哦,我知道……梅雨歌说,那你为什么从来没问过我?路治平沉默了片刻,说,因为我相信你不会第二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梅雨歌一愣,笑了,说不是这样,而 是因为他还是没有我老公英俊,并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还是个娘娘腔!……两人都笑了……路治平说,看来他必须得等来生了……梅雨歌又一愣,突然拥住丈 夫,贴着他的耳边含泪说,来生我一定把你让给她……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