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跑马场 > 跑马场

跑马场第10集剧情

带着秋子来看赛马的左天一把一张纸交给卢璧辉,他说这是他索赔的“账单”。卢璧辉把“账单”交给卢敬夫时,卢敬夫喜笑颜开。他凭着对青岛地形的了解,判断出那张图上画的就是松野他们藏匿武器的山洞,这个山洞的具体位置在贮水山西侧的山腰上。

深夜,卢敬夫带着左天亮离开卢公馆,放心不下的卢璧辉尾随其后来到贮水山。刚到贮水山卢璧辉就被两个日本浪人挺刀架住脖子。万分危急关头,从树丛中跳出两个人杀死日本人,救了卢璧辉。救他的人更让卢璧辉惊诧不已,是武子和他的徒弟小三子。原来武子并没有死,是卢敬夫巧妙地安排他躲藏起来,以免被日本人追杀。现在他们奉卢敬夫之命,前来端日本人的贼窝。两路兵马会齐,终于找到日本人藏匿在山洞里的武器。卢敬夫决定:把所有武器和剩下的一个日本浪人送给麦尔瓦德克,让德国人与日本人狗咬狗。

老麦下令全城逮捕松野,但松野事先得到消息,带在秋子匆匆乘一艘渔船逃跑了。左天一带着武子急切地回到松野家,屋里屋外已是一片狼藉。无意中,左天一在秋子卧室门上看到一张图画,上面画着一只随风飘去的小帆船。左天一明白了秋子的意图,他和武子骑马来到海边,无限惆怅地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孰知,他们竟然看到波涛万顷的大海上漂浮着一个小黑点,海上漂着的那个小黑点正是秋子,当她在逃亡的渔船上看到岸边大白马的身影时,她就义无反顾地跳入大海中。左天一救起秋子并把她安顿在哈四爷给他准备的小屋里,俨然成了护花使者。

胶州老地主的儿子终于死了,左小妹立即被捆起来,净身更衣,准备与地主儿子一同下葬。下葬前的晚上,陈管家对左小妹起了坏心。幸亏善良的王妈,她帮助左小妹制住陈管家,带着左小妹跟儿子王祥一同逃往青岛。

左天一脚伤上不了场,跑马场成了左天亮一个人的天下,但观众不买他的账。眼看卢敬夫几年的心血,还有他实业救国的大业就要泡汤了,卢璧辉急得眼泪汪汪。左天一得知消息后写了一份挑战书,让武子送往卢公馆。卢敬夫看见挑战书明白了左天一的心计。他告诉左天亮,左天一这是以他的腿为代价挽救跑马常他欣慰地对卢璧辉说,左天一成熟了,现在他的眼睛不再仅仅盯着自己了。

卢璧辉在《民声报》上头版头条把左天一挑战左天亮的消息发表出去,立刻在全城掀起一股空前的热潮。小青岛万人空巷,跑马场一票难求。

但是左天一的脚伤使他无法超越左天亮,他每一次加力都要忍受巨大的痛苦,而他的每一丝痛苦都紧紧牵动着卢璧辉的心。左天亮一路领先,冲到最后直道的时候,他已经把左天一甩在后面三四个马身,他的脸上露出久违了的笑容。但是奇迹还是发生了,左天一在最后时刻,咬紧牙关,优美的身姿如同在空中飞腾。卢璧辉像小鸟一样向左天一飞去,可是,左天一却一下子栽倒在地。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