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再过把瘾 > 再过把瘾

再过把瘾第16集剧情

潘佑军和方言在酒吧遇到夏悦,说起退股的事,夏悦请潘佑军跟她走。夏悦把潘佑军带回家,几乎是强迫性地让潘佑军与她做了爱,当潘佑军正要离开时,夏悦给了潘佑军一张50万元的现金支票,远超出潘佑军退股的数目,潘佑军兴奋之余又感到丢失了什么。

杜梅父亲在弥留之际提出要见见杜梅的丈夫,杜梅给方言打了电话,方言与杜梅像一对恩爱夫妻一样来到监狱医院,杜梅父亲一把抓住了方言的手,紧紧地握着,眼睛中露出了些许笑意,杜梅在一旁感到肝肠寸断。在回来的路上,杜梅和方言回想起当初两人在监狱附近路上见面的情景,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杜梅向方言表示感谢,方言提议一起吃个饭,杜梅同意了。

一起吃饭时,杜梅 第一次向方言讲述了父亲的事情,她说出当年父亲为了与自己的一个学生(小雷)结婚,整天与母亲吵架,在一次吵架中父亲失手将母亲打死,结果被判死缓后改为无期,方言听了这个故事,有些惊讶。夜色里,两人漫步街头,方言说杜梅应该把这一切早点告诉他,如果那样他至少现在不会这样内疚,杜梅问方言,如果早告诉你这些,你就不会和我离婚了吧?方言一愣,没有回答。杜梅还问方言他们两人最好的那段算爱情吗?方言答说应该算,杜梅说那就好,就是死了,也值了。当杜梅唱起那首《哭砂》时,方言突然说,走吧,该回家了。

叶尉林随妻子田娟离开北京,飞机即将起飞的时候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周方的电话,周方在隔离区拿着手机百感交集,在空姐的催促声中,叶尉林终于不舍地挂断了电话,飞机冲上云霄。

杜梅的父亲病危,医生分析这是他失去了求生愿望的表现,杜梅同意不再抢救,亲手摘掉了父亲的氧气面罩,这样,杜梅的父亲在平静中告别了人世,杜梅俯在父亲的身上,没有哭声。杜梅给方言打了电话,方言到监狱门口等她,两人见面后抱在一起。

潘佑军来找贾玲,向她炫耀自己已经成了个小款爷了,贾玲嘲笑他傍富婆一傍一准,两人相互挖苦,不知不觉都喝高了,早晨贾玲醒来发现潘佑军也躺在她的床上,于是踢醒潘佑军,两人感到虽然同床但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于是潘佑军打算悄悄离开,可他刚到大厅,就被借住在这里的杜梅看见,杜梅指责贾玲乱搞,贾玲说杜梅离婚使这些朋友很失望。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