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河流如血 > 河流如血

河流如血第25集剧情

得知雷雷入学马上又需要钱,菲菲又掏出一叠钱交给保良。日子过得艰辛而温馨,看着身边的雷雷,“雕塑”保良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和父亲。久违的张楠,挎着 一个男人的胳膊走到雕塑近前端详议论,令保良几乎窒息。幸好她并没有认出来,只是笑着说了句,是真人。保良哭了。他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屈辱与失落交织在一 起的精神摧残。法院宣判,权虎被判无期徒刑,而姐姐因包庇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为了锻炼生活自理能力,保良将钥匙交给雷雷。这样,他放学后就可以自己 回家了。保良来到公安分局找夏萱,想把当时给自己的两百元钱还给她。夏萱没有收钱,只是说,过去的事情别总放在心上,其实每一种生活都能找到幸福的感 觉。女子监狱寄来了允许探监通知。保良带着雷雷来到了监狱。隔着玻璃,虚弱的姐姐又看见了保良左耳的金耳环。女警告诉保良,姐姐的病情很严重,不久就 会被保外就医。姐姐的保外就医手续还没办妥,青平山监狱就来人找到保良。民警希望保良能够带着雷雷去看望权虎,以舒缓他难以稳定的情绪。保良对雷雷去监 狱见权虎心存顾虑,但还是答应了。权虎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感激的笑容。他托付保良,别让雷雷忘了还有个爸爸。姐姐的手续办妥,终于回到保良的家中,雷雷 被妈妈的枯槁形容吓倒了,母子俩相对无语,抱头痛哭。姐姐重病在床。保良辞去了活体模特的工作,四处借钱为姐姐治疗。他来到武警训练基地找父亲,被告知 父亲又搬走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