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乌龙盗宝闹翻天 > 乌龙盗宝闹翻天

乌龙盗宝闹翻天第1集剧情

“厨神”梁世宽因为家庭琐事和儿媳发生争执后,决定离家出走。他要到故乡长沙千林镇寻找师兄蔡少龙,欲了却一桩郁积多年的心事,想和师兄冰释40年前的恩怨。很快,他就出现在长沙导游霍小兰的旅行团中。 霍小兰不愿在家当全职“内助”,与自己的老板兼男友韩青发生争执,执意带团到千林镇游览。千林镇上两个游手好闲的混混成老大和土匪鸡正为生计在一家旅游商品店打工,正想以无赖手段欺诈游客,率直的霍小兰出面打抱不平,让二人丢了饭碗狼狈而逃。在路边继续找工作的成老大和土匪鸡听说千林寺素食斋有白吃的功德饭,前去蹭饭时遇上了聪明顽皮的小孩一钵。第2、3集 从小遭人遗弃被素食斋老板收养的一钵当众戏耍了成老大和土匪鸡,就在他们被捉弄得头昏脑涨之时,一钵的师傅出现了…… 梁昊天失去父亲下落,在家中焦急万分。而此时化名张大龙的梁世宽正独自走在千林镇街市上回忆往事,遇到卖假草药的成老大和土匪鸡,二人正花言巧语骗其买假药的当口,恰巧被路过的一钵识破二人诡计。 梁世宽对一面之缘的小一钵心生好感,前往素食斋再遇一钵,两人结缘。梁世宽从斋菜中尝出手艺出自师兄蔡少龙之手,遂入后厨寻找,现已改名为蔡老根的蔡少龙觉察到后避而不见,梁世宽决定到千林寺打听师兄下落。 原来多年前的蔡老根与梁世宽师出同门,二人的师傅去世前留下一双银筷子,称之为“食界宝典”嘱咐二人妥为保管,透露银筷子中有美食烹饪的不二法门。而当时年轻气盛的梁世宽为了银筷子与师兄心生嫌隙,独自偷拿了其中一根后从此远走他乡。第4、5集 梁世宽到处打听蔡老根消息,这几天来,一钵都陪在他左右。天真顽皮的一钵深深地触动了梁世宽内心深处有个孙儿绕膝承欢的渴望,遂向方丈提出收养一钵。 梁昊天按信用卡记录顺藤摸瓜查到了父亲参加的旅行团,霍小兰接到梁昊天从香港打来的电话,交谈中霍小兰才确认梁世宽就是张大龙,霍小兰害怕承担法律责任答应帮梁昊天寻找其父下落。 霍小兰因梁世宽进团后改名而自己并不知情一事与韩青大吵一架,韩青另有隐情却不与霍小兰解释,小兰独自四处寻找梁世宽未果。 一钵年岁渐长,也该到上学的年龄,而渴求母爱的天性日见明显,这一切都被蔡老根看在眼里,又经方丈多次开解,最终答应给梁世宽一个机会,让他带着一钵下山寻找妈妈。第6、7集 到长沙市中心后,一钵换了行头却仍坚持背着那个一直背在身上的钵,非常显眼。梁世宽深感享受到了从未体验过的天伦之乐,对一钵宠爱有加,带着一钵感受种种都市中的新鲜事物。他发现一钵晚上总是睡不好觉,梁世宽对此还误以为是小孩子兴奋不已造成的。 一钵离开之后的素食斋,多年以来一直深居简出的蔡老根突然发觉生活变得索然无味,时常独处一室回忆一钵在时的点点滴滴。 梁世宽早已发现一钵对厨艺有着过人的天分,萌生要一钵拜己为师的想法,古灵精怪的小一钵却顺手指着电视上“长沙鱼王大赛”的宣传说,要是梁世宽能得了这次比赛的冠军他才拜师。 霍小兰突然接到梁世宽来电要求做其参加“长沙鱼王大赛”的担保人,霍小兰因此找到梁世宽,同意为其担保但要求他赛后返回香港。 一钵突然要求回素食斋,梁世宽带着一钵回到千林镇。原来一钵忘记带上自己被遗弃时随身包裹的婴袍。 此时蔡老根的徒弟老饕到素食斋邀师父出山,以搞好自己在成都经营的“灶王村酒店”,被蔡老根拒绝。老饕失望之余看到了带着一钵回素食斋取婴袍的梁世宽,得知此人竟是自己的师叔,故生计谋托千林寺的小和尚三空传信,让梁世宽去成都灶王村找其师兄。第8、9集 梁世宽信以为真,带着一钵起身前往成都。而此时再次失去梁世宽踪影的霍小兰,无法向亲自到长沙接父亲回去的梁昊天交代。梁昊天请霍小兰帮忙寻父,古道热肠的霍小兰无条件答应,两人的密切接触遭韩青误会,隔阂加深。 霍小兰没有跟韩青去韩国,而是带着梁昊天去千林寺寻父,一心要拜梁世宽为师以谋“宝物”的成老大、土匪鸡尾随而至,得知梁世宽已去成都,决心追随过去。 来到成都的梁世宽、一钵感受到了天府之国的悠闲,巧遇卖豆花的瑛姑,留下印象。但两人却怎么也找不到叫做“灶王”的村子,却在成都的锦里小吃街与追随前来的成老大和土匪鸡意外相遇。 霍小兰在千林镇四处打听,终于得知梁世宽的行踪后迅速赶往成都,竟和成老大、土匪鸡同时在成都美食街找到梁世宽、一钵,一番争斗之后,成、土二人被颇有功夫的小兰收拾得落荒而逃,而梁世宽、一钵却没有溜掉,非常无奈地被霍小兰带到一间别墅里。 远在韩国的韩青与韩方投资人金总达成了合作上的协议,两人闲谈中韩青得知金总是中国古董爱好者,并一直渴望能亲眼见一见传说中的“银筷子”。 梁世宽、一钵被霍小兰软禁起来等候梁昊天的到来,还被一只凶猛大狗看守着。梁世宽还是不愿意回香港,与一钵多次想要逃走未果,闹出许多笑话。最后,一钵灵机一动想出个“馊主意”来对付那只可恶的看门狗,两人半夜成功出逃。第10、11集 梁世宽、一钵终于找到名为“灶王村”的酒店。老饕热情地款待了师叔,梁世宽却不知重重危机等着他,而霍小兰则再次失去梁世宽下落。 成老大、土匪鸡在“灶王村”吃霸王餐被罚在后厨打扫卫生。 梁世宽被“师侄”的诚恳打动,打算帮助老饕,传授多种宫廷名菜,此时的一钵已在梁世宽身边言传身教了一段时间,也提出要为老饕大秀厨艺。 梁世宽对老饕说出了自己与师兄之间的恩怨和关于师传“银筷子”的秘密,老饕歪念顿生,机灵的一钵有所察觉。 老饕多次找机会接近梁世宽的包裹,都被机灵的一钵一一化解。 一天,老饕夜里偷偷进入梁世宽和一钵的卧室…… 为了接近梁世宽,成老大和土匪鸡战战兢兢地来到“灶王村”谋求差事,老饕收下了游手好闲的他们。原来老饕正计划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他指使成老大和土匪鸡回长沙千林镇素食斋偷蔡老根的那支银筷子。第12、13集 成老大、土匪鸡深夜偷偷地潜入素食斋,被蔡老根抓住。从成老大和土匪鸡的口中,蔡老根得知了老饕对他手中的银筷子居心不良,并且知道梁世宽和一钵正在老饕的身边。蔡老根开始担心起他们的安危。 一钵用假筷子戏弄了老饕后和梁世宽离开了灶王村,看着可怜的一钵,梁世宽决定继续为一钵找妈妈。而就在这时梁世宽发现自己的信用卡被停用…… 身无分文的梁世宽经不住露宿街头的困窘,终于病倒。 在素食斋没偷到筷子的成老大和土匪鸡,跑在古董市场买了一副银筷子来冒充蔡老根的银筷子,老饕很快就识破他俩的诡计。 梁世宽和一钵在危难之际幸得有过一面之缘的豆花庄老板瑛姑收留。梁世宽和一钵在瑛姑的照顾下,一个病愈,一个感受到母爱。康复后的梁世宽决心对瑛姑的豆花庄进行改革,没想到生意比以前更差了。 老饕到瑛姑豆花庄逼债,梁世宽当面斥责老饕的不仁,反而遭到老饕的威胁———要么抵押银筷子,要么把豆花庄抵押给他。梁世宽陷入两难境地。第14、15集 梁世宽决定将银筷子交给瑛姑,让她去抵债,遭到瑛姑的拒绝。正在这时一钵带来消息,成都即将举行厨艺大赛,梁世宽决定参加,赢取巨额奖金帮助瑛姑。 成老大、土匪鸡冒充“灶王村”名义去报名,被老饕发现,想到自己不是梁世宽的对手,老饕再次利用二人来对付梁世宽。 梁世宽认真准备比赛用的食材,比赛正要开始时却莫名其妙腹泻以至虚脱参赛不了,眼看要被撤消参赛资格时,小一钵挺身而出…… 经过大闹赛场,一钵终于获得参赛资格。 经过比赛,代表瑛姑豆花庄的一钵赢得了大赛冠军。老饕对结果不满露出本性大闹现场,被拖到办公室。原来老饕指使成、土二人在梁世宽喝的水里做了手脚,被蔡老根拍摄下来,大赛组委会决定吊销老饕的厨师资格。 霍小兰也因比赛找到了豆花庄。 瑛姑在帮一钵补婴袍时发现新的线索,表明一钵生母很可能在青岛。霍小兰被祖孙二人的真情感动,不再逼迫梁世宽回去,她想帮一钵找妈妈。 成老大、土匪鸡在古董店发现一个价值连城的古董钵,这个钵与一钵非常相似,两人开始打起一钵的主意了。 梁世宽、一钵、霍小兰一行来到青岛,谁知一出火车站,梁世宽、一钵就被拉客的强行带上了汽车,来到了装饰怪异的“龙门客栈”。第16、17集 “龙门客栈”老板娘金镶玉,对梁世宽心生情愫,并想方设法亲近梁世宽。一钵每天和小朋友玩闹开心之际,梁世宽却感到有些隐隐的失落,金镶玉借机宽抚梁世宽,两个人在客栈每天倒也相谈甚欢。 梁世宽和霍小兰都在加紧寻找一钵妈妈的下落,而一钵婴儿袍上的地址记载的厂房早已被高楼替代,寻找一时陷入困境,而想妈妈的一钵和小伙伴门上街贴起了寻人启示。 为了破坏一钵的行动,成老大和土匪鸡把一钵贴好的寻人启事一个个揭了下来,最后被警察以张贴小广告罪罚款一百元。 梁世宽无意间发现一钵对自己说谎,似有什么事情隐瞒自己,于是开始格外留意一钵的活动,意外的发现自己找寻多年的师兄蔡老根和一钵在海边谈心,两老见面后,有说不出的感慨…… 在“龙门客栈”院中,霍小兰、金镶玉和一钵三人才听梁世宽讲述了他与蔡老根的那段四十多年前的恩怨故事。第18、19集 韩青从韩国回来后,追到青岛向霍小兰道歉,讲述合作谈判结果,霍小兰没想到韩青要求自己向梁世宽借“银筷子”,再次对韩青发火,认为韩青此次来青岛真正的目的不是向自己道歉,而是为了“银筷子”,梁世宽上前劝阻才知道韩青是霍小兰的男友,于是揭开他和韩青之间的一段小秘密,原来梁世宽参加“畅游四方”旅游团的最初,就怕儿子寻着名字找到自己,请求韩青为梁世宽保密身份,而他自己进团后改名“张大龙”,所以小兰并不知情。梁世宽承认是自己的过失,与韩青无关,并赞扬韩青的品德和信用,化解二人矛盾。 小兰和韩青误会消除,大家乐乐呵呵在海边风月饭店庆祝时,土匪鸡和成老大趁众人不注意偷走了一钵的钵。 经过一番波折后,一钵终于找回了属于自己的钵。 “龙门客栈”的生意每况愈下,梁世宽找来霍小兰和韩青商量对策,韩青把一钵包装成四川小厨王的妙招果然使“龙门客栈”生意兴隆起来,与此同时,“一钵寻母”的消息也被传得街知巷闻,竟在北京传来了有一钵生母的线索。第20、21集 一钵和梁世宽离开“龙门客栈”,来到北京。在饭店门口,梁世宽和前来找他的梁昊天见面了。第二天一早,梁世宽将顾非带到一钵跟前,诸多事实说明顾非就是一钵生。梁昊天却对她的身份产生怀疑。 琳达真心实意地向梁世宽道歉,这令梁世宽甚感安慰,与儿子和解,并与儿子进行了难得的谈心。梁昊天理解了父亲对一钵的感情,开始和父亲一起商量一钵未来的教育问题。 梁世宽得知琳达怀孕,喜不自禁,亲自下厨做滋补汤给琳达喝。而一钵也渐渐适应了顾非妈妈带来的全新母爱。几个人组成了临时大家庭游览北京名胜古迹,其乐融融。第22、23集 梁氏父子把50万现金交给顾非用于一钵日后的教育经费,而此时顾非竟说出了令人吃惊的真相:原来她只是成老大的女朋友,与成老大和土匪鸡合谋冒充假妈妈、骗取钱财。一钵无意间听到真相后以为是所有人合起来骗他,伤心地跑走了。 成老大、土匪鸡绑架了一钵,威胁梁世宽放回顾非。顾非决定独自一人前往仓库救出一钵。成老大、土匪鸡糊里糊涂把一钵伺候的像“老大”,一心等着赎金来。一钵在昏睡中做恶梦,大叫师父救命,睁眼看见蔡老根出现在眼前……顾非赶到仓库,却发现一钵已不在,得知被蔡老根带走后才放下心来。一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后,成老大、土匪鸡二人终于痛悔以往所做的种种错事,决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