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华胥引 > 华胥引

华胥引第14集剧情:柳萋萋母凭子贵成为二夫人

紫烟告诉苏誉,虽然看似自己是刘夫人的一枚棋子,其实她真正听命的人是大王,在她很小的时候大王就派人教她武功,并告诉她这一辈子活着的唯一原因就是公子,她就是苏誉的死士。紫烟说大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苏誉推向王位,所以现在苏誉的当务之急是回去见大王,而不是寻找叶蓁。

郑国偷袭陈国边境,沈岸请命出征。临走前他拿着装有灵印的密匣交给宋凝保管,这个密匣正是君拂潜入都督府的任务所在。基于沈岸的信任宋凝答应了他的要求,继而沈岸又拜托宋凝在自己出征时照顾柳萋萋,他说她们都是他的牵挂,只要她们安好他就算战死沙场也安心了。他们的对话全被躲在门外的君拂听去。

入夜君拂潜入宋凝房间搜寻密匣,被宋凝发现追出,交手中宋凝撕掉了君拂的面纱,听到宫中守卫追来,宋凝一手拉起君拂躲过,宋凝对君拂说不管她想做什么,她接近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在自己心里她就是蓁儿,她遇难自己不会袖手旁观,宋凝把君拂安排到叶蓁的寝宫住下,看着宫里的摆设,君拂脑海中突然迸现出很多自己全然陌生的场面,那些是属于叶蓁的回忆,君拂在混乱中晕倒在地。

君玮用蔓珠沙华测君拂的运势,不料和君拂运势相通的蔓珠沙华都败了,君玮急着命人备马去救她,同一时刻苏誉也从梦中跳醒,他感应到叶蓁遇到麻烦了。

宋凝从嫁妆中翻出哥哥送她的护心镜给沈岸送去,来到房外正看到沈岸将家里祖传的送给长媳的信物给柳萋萋戴在腕上,并对萋萋说从此这镯子就代表了她的身份。望着房内相拥的两人,宋凝抚着手里的护心镜觉得自己的心意真的实属多余。

刘夫人集结朝臣逼苏珩立苏榭为世子,但苏珩置之不理,刘夫人再也没有耐心等下去,决定对苏珩下手,她对苏珩下了盅,她要让他生不如死。幸得苏誉从密道中进入苏珩的行宫,看到儿子通过了种种考验来到眼前,苏珩觉得十分欣慰,他让苏誉去找沈岸取回密匣,它会令苏誉变得更为强大。

沈岸出征,柳萋萋送出城门依依不舍地送上自己做的香包,祈祷沈岸平安归来。沈岸目光投向远处,他多希望会出现宋凝的身影,最终还是失望了。此时宋凝骑着战马在半路候着沈岸,她推说自己已不会再上战场,护心镜对她已无意义,倒不如护得沈岸性命回来承担养家糊口的责任,沈岸心知宋凝这是在担心自己,只是嘴上不肯承认而已。沈岸对宋凝说他们只是认识的时间不对,如果他能留得性命回来,他要和宋凝重新开始。

柳萋萋母凭子贵终于如愿成了二夫人,继而又听容敏挑唆提出要搬到文昌公主的寝宫,宋凝可以忍受柳萋萋生下沈岸的孩子,继承沈岸的爵位,唯独这个条件她绝不答应。于是容敏再次在柳萋萋面前煽风点火,说是若要保得孩子如今之计只有先下手为强。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