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华胥引 > 华胥引

华胥引第28集剧情:容洵利用誓言球控制莺歌

容洵将从清池居取来的陶瓷杯碎片递给莺歌,但莺歌将碎片直接扔在了地上,她说当初自己八百里加急,带着伤赶回来送他礼物,只怕赶不上他的生辰,只可惜从头至尾容洵只拿自己当一个工具,如今自己已经帮他完成了最后一件事,他也如愿地娶到了锦雀,她已经不欠他了,请他将誓言球还给自己。但容洵声称誓言球是他们二人之间唯一的关系,他不舍得就这么还她,至少留着誓言球莺歌就无法忘了他。

因为莺歌的心已经不在容洵身上,誓言球发生了作用,回到宫里的莺歌突然头痛欲裂,满床打滚。侍女急得连忙去请大王,正巧平侯王容洵也在,俩人一起赶到莺歌寝宫,容垣上前抱住莺歌,莺歌却把手伸向容洵,容洵心知是誓言球的威力,于是上前施法术才算止住莺歌的头痛。平静下来的莺歌质问容洵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但容洵说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是她违背了誓言球。莺歌认为自打进宫那天他们就两清了,但容洵要她依然向着平侯府,要她心里仍然有他。

伯尧查出莺歌头痛果有蹊跷,这与誓言球有关,并告诉大王这尚夫人正是平侯的影子杀手,这次就是因为她不愿意遵从平侯的意愿,才会被誓言球控制变得如此痛苦。伯尧建议大王远离尚夫人,但容垣觉得她既然肯违背容洵的意愿情愿忍受身心的巨大痛苦,还要冒着被识破杀头的危险,这就说明她已经不是容洵的人了。但是要容洵交出誓言球绝不可能,那就只有唯一的一种办法了,使用容氏特有的移魂功化解誓言球的威力,但移魂功是容氏特有的保护自身的功力,一旦破损,自我保护能力会大大减少,而且会伤及江山稳固,伯尧劝大王万万不可尝试。

红玉夫人想请大王吃饭,但请了几次都被以国事繁忙为由推托,红玉夫人决定去看看大王倒底在忙什么,没想到被她看到的是容垣和莺歌带着羲和正在其乐融融地玩游戏,妒恨的红玉转身就走,撞到了正赶来的容洵。容垣又提出让莺歌当羲和的母后,他是在要求莺歌抚养羲和的同时要册封她当自己的正夫人。

红玉夫人和侍卫私通有了身孕,不知该怎么跟容垣交代,侍卫告诉红玉眼下唯一的活命办法就是把容洵交代给他们的毒粉抹在莺歌的刀上,就有人能帮他们逃离这深宫。此时容垣和伯尧路过发现了窃窃私语的两人,突见大王红玉惊慌之间谎称自己的玉佩掉了,让侍卫寻找。容垣即命伯尧却调查侍卫的底细,但还未等调查开始那侍卫就已被人暗杀并毁尸灭迹。

容洵利用誓言球指挥莺歌,让她起床杀起容垣。睡梦中的莺歌受到冥冥中的指控,立即起身前进往大王的寝宫,容垣看她目光呆滞的样子还以为是没睡醒,没想到莺歌突然出手欲取他性命,刀刀致命。正在此时想来一探究竟的苏誉赶到了,联手制住了莺歌。容洵此举不仅想要杀了容垣,他认为如果莺歌失手那么全天下能去的地方只有他这里了。容垣对突然闯入的苏誉很是好奇,苏誉告诉他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来自现实,而容垣他们所处的则是幻境,容垣虽然觉得费解,但并不动摇他要用移魂功帮莺歌解除誓言球控制的决心。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