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华胥引 > 华胥引

华胥引第42集剧情:吃了离酱苏誉不再记得君拂

苏誉被苏珩封为上将军,君拂想办法混进将军府当了个小杂役,苏誉回府了,君拂激动地冲上去大喊“慕言哥哥”,但苏誉看到她横冲直撞地连忙大叫管家,竟似完全不认识她一般。对她的一再纠缠,苏誉恼怒地将她关到了柴房,但看着她伤心的样子苏誉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管家看君拂可怜的样子,特意告诉她自己没锁柴房的门,让她半夜偷偷溜走,出去好好过日子,但君拂就是不走,她说慕言哥哥只是暂时把她忘了,一定能记起来的。

郑国与陈国的战事才停歇,又提出与陈国的边界划分有问题,苏珩断定是朝中有人在挑唆,此人定是刘丞相,因为此人想要的肯定不是一个国丈之位这么简单。苏珩让人去请国丈,他请刘丞相去郑国做说客,但国丈推说家务事烦心,无心管国家之事,翁婿之间心照不宣地唇枪舌剑一番,苏珩承诺定会善待刘心慈,刘韫的目的才算达到。

苏誉在练兵时脑海中总浮现着府里那个小杂役追着自己喊“慕言哥哥”的情景,不免心浮气躁难以集中精神和手下对阵。

慕容安因苏珩失约而心伤不已,她拿石头欲砸碎手上苏珩送的玉镯,结果却砸伤了手,婢女来报后刘心慈假意催苏珩去安慰慕容安,但苏珩却传旨让慕容安禁足半年,任何人不得探望。刘心慈心里乐开了花,表面却在替慕容安求情。

君拂一直跟着苏誉,她把他们的故事全盘告诉苏誉,但苏誉始终觉得自己是遇到了疯子。君拂绝望地蹲在地上伤心地哭了,苏誉心软了,他让君拂拿出他们相识的证据,他就可以考虑她说的话。君拂拉过苏誉衣角上自己绣的“拂”字缎带苏誉看,于是苏誉带她来到布庄让她再绣一个给他看看,若对得上自己则信她。苏誉被她缠得没有办法只得答应收留君拂,但让她不准再缠着他。

叶远玄潜入陈国王宫说要带走慕容安,他说只要她过得高兴他可以放弃王位,可以什么都不要。慕容安不愿随他离开,她说是苏珩让她懂得人世间的情爱。

苏珩送了不少奇珍异宝给刘心慈,但刘心慈完全不稀罕,她说只希望能和慕容安一样戴上和大王同款的金镶玉镯,这样大王不在的时候也可以睹物思人,否则徒有一室珍宝,心里也是空落落的。苏珩当即摘下手中的镯子给刘心慈戴上,正当刘心慈期待大王下一步与她温存时,苏珩却推说前朝还有事,晚些时候再来看她。

慕容安和刘心慈在花园偶遇,刘心慈逞口舌之利,骂慕容安出自山野,毫无教养,慕容安说自己果然就是出自山野的,话音未落拔出身边侍卫的佩刀架到了刘心慈脖子上,刘心慈还嘴硬,说大王和她爹都不会饶了她的,慕容安让他们尽管来找自己,说着割断了刘心慈的耳环,吓得她魂飞魄散。

苏珩和刘丞相得到消息匆匆赶来,慕容安心思单纯,她只想听苏珩对她解释,但面对刘丞相和刘心慈,有些话苏珩无法说出口,只说自己之前太过纵容慕容安,他最恨持宠生骄,更忌讳皇宫嫉妒生事,并让侍卫将慕容安拿下押回宫听候发落。刘心慈假意善良,她让苏珩只需取下慕容安的镯子,并打入冷宫就可。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