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妻子的谎言 > 妻子的谎言

妻子的谎言第34集剧情:一斌坚决要和夏曦离婚

晨露约一明出来告诉他,自己打听到了一明表演老师陈璞玉的消息,原来她是一明的同校同学,在表演系上学。晨露让一明多叫自己几声干妈,下次在他妈妈面前就可以不叫了,一明只当在上表演课,不停地叫着干妈直把晨露的眼泪喊了出来。

一斌问夏曦,他听妈妈说那天她刚到婚礼现场就离开了?夏曦说是委托人出了一点事,所以必须离开。一斌试探地问难道没有别的原因吗?夏曦依然镇定自若地否定,并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一斌拿出一盒避孕药质问夏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吃的?明明知道自己一直希望有个孩子的,居然还镇定自若地随他们去医院检查,演技真的太好了。一斌伤心地说看来他们之间真的是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夏曦慌了神,上前拉着一斌请求他原谅自己一次。但一斌坚决地提出离婚。

徐锦秀对江燕说一明和自己非常合拍,十个一斌、十个一珊都抵不过一个一明,江燕觉得奇怪,她说自己也不是没有养过别人的孩子,怎么就做不到像她这般的如鱼得水。徐锦秀说那可不一样,佳豪是大志前妻的孩子,而一明则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回想起二十年前那个大雨天,她第一次在家门口看到被人遗弃的一明时,徐锦秀不禁又要落泪了。她说当初丈夫忙事业,儿子女儿都开始上学,如果没有一明自己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要怎么过。

公司要举行三十周年庆,按规定徐锦秀作为董事长夫人要上台演讲,晨露将演讲稿拟好送到家里,但徐锦秀不满意,非让晨露按自己的意思修改。徐锦秀在家里练着讲稿,突然发现讲稿的笔迹十分眼熟。

一斌让夏曦自己起草离婚协议,夏曦说自己瞒着他不要孩子是她的错,但一斌怎么可以把离婚说得如此轻松呢。一斌说自己对夏曦的爱已经消失了,夏曦惊异于一斌的爱如此脆弱,夫妻两人互相质问对方还是自己爱的那个人吗?夏曦拉着一斌说不管怎样自己都不会同意离婚的,但一斌一把将她甩开狠狠地说自己必须离。

徐锦秀拿出一明妈妈当初留的那封信,和演讲稿一对,两个笔迹完全一模一样。徐锦秀向江天浩打听晨露当初离开公司一段时间,她是什么时候回的公司?她以前有没有孩子啊?江天浩心虚地问徐锦秀怎么想起打听晨露的事?他让老婆在外面怎么交际都行,就是不要把手伸到公司的人身上。

从农家乐度蜜月回来的冬旭夫妇来到李国良家里,他们将父亲“绑架”回了自己的新家。看着儿子媳妇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房间,李国良心里温暖极了。

夏曦来到公司找一斌试图挽回,但一斌说一切都是夏曦造成的,他们越早分手越好,夏曦看已经无法改变,只得说尊重一斌的意愿。

伤心至极的夏曦想听听父亲的声音,但拨通电话又不知该怎么开口,李国良察觉到是女儿打来的电话,他故意说家里信号不好,他让对方别说话,听他说就行,他把自己的生活说得充实无比,夏曦在电话那边哭得不能自已。

晨露看着自己和一明的合影甜蜜无比,接到夏曦的电话,让她去家里一趟。徐锦秀拿出二十年前的信当面问晨露是不是她写的?晨露忆起了伤心往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