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秋霜 > 秋霜

秋霜第22集剧情

二战刚结束时,大量内地人因国共内战爆发涌到香港,没根没底穷困潦倒都挤在穷人聚集的木屋区。带着资本来香港的富人住在山顶大别墅里依然过着贵族般的生活。秋霜带着已经刚上小学的保卫,住在木屋区居处,用铁皮木板搭建的那种既不能遮风也不能挡雨、夏天像烤炉、冬天像冰箱的寮屋。

为了生存,秋霜到处干零活,也曾到山顶富人区帮佣。由于能吃苦、手脚灵活、会做上海点心,又烧得一手好菜,那帮上海来港富人都愿意用她。条件是秋霜必须住在他们家里,可却不同意秋霜带保卫住进来。秋霜因此放弃了在富人区干活儿的念头。

国共内战结束,又一批移民潮来到。香港每张嘴都要吃饭,秋霜的生活更加艰难。秋霜知道费公馆在香港有产业,但产业资料已经随着费戈落到黄浦江去了。秋霜猜想费华内战结束后可能会随1949年移民潮来到香港,曾经到山顶富人区去找过,结果没找着。费华被狗追得满街跑,警察把抓她到派出所里问话,以为是小偷。

这时保卫已经读小学五年级了,秋霜常常望着熟睡中的保卫发呆,常常午夜惊醒,每当想到上海码头失散的儿子费光,秋霜眼泪就禁不住,只能祷告当时美宝和小光光没有被冲散,现由美宝好生照顾着。算算时间,费戈中弹落入黄浦江已经四年了,儿子费光现在快五岁了。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军舰经常来香港补给,休假的美国大兵满街走,花起钱来像流水。在湾仔酒吧街美国大兵聚集地,秋霜看出了商机,拿出尽有的几块钱当资本,做了当年浙江超山大大有名的“媳妇蜜饯”,又向花场赊了鲜花,每天从木屋区挑担走两个小时路到湾仔酒吧街兜售蜜饯鲜花。秋霜在上海时学过英语,因此和美国大兵沟通不是问题,日子一天天熬着,秋霜开始有了点积蓄。秋霜曾经数次到香港怡和洋行大楼打听亨利先生的消息都没有下文。

秋霜并未因忙着讨生活而疏忽了保卫的教育,鉴于自己从小失学,秋霜对保卫学校的学习成绩特别严格。由于幼时经常被大嫂银花打骂,秋霜绝不用打骂来教育孩子,而是假日带着保卫跟出门干活儿,让孩子体验生活艰辛。保卫也争气,几回教训之后学校成绩都名列前茅!秋霜每回看到保卫领了奖状回家就特别开心,那时会做几道保卫爱吃的菜,买些平常舍不得买的烧鹅和保卫打打牙祭!望着健康上进的保卫,秋霜觉得自己对得起将视如姐妹费华了!

秋霜没猜错,费华和陆鸣离开上海来到香港,现在住在山顶富人区大别墅里,请了几个男女仆人,生活排场和上海时一样。大陆刚解放时,香港进出大陆边境管制不严,费华花钱请了不少人专程回上海寻找费戈和秋霜,可都如石沉大海,没有消息,也有不少骗子拿了费华的钱人就失踪了。

秋霜做梦也想不到费戈现在铜锣湾一间小餐馆做跑堂伙计,现在费戈身上已见不到昔日上海滩叱咤风云的霸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忠厚老实,原来费戈中弹落入黄浦江后被另一艘开往香港的货轮救起,可却丧失了记忆。来到香港后流落街头,被“老广东面馆”收留干起跑堂送外卖的伙计。大家喊瘸子而不名费戈干死干活只能换得三餐填饱肚皮,一毛钱工资都没有,餐馆老板理由是在战后生活这么艰难的年代肯供一个来历不明瘸子一日三餐,还有门板床给睡,已经做好事了。

费戈经常抚着额头弹痕努力回忆过去,可想破脑袋还什么都想不起来。费戈送外卖到一间有钱人住的小洋房,洋房女主人是个四十不到的绝美妇人,见到骑自行车送外卖来的费戈惊愕得说不出话来。原来那美妇竟是当年上海费公馆总管赵琴。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