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9集剧情

转眼到了年底。一天子辉下班回家,发现屋子里坐满了街坊、亲戚,原来是人家是来讨债的,当初为了赔偿耗子,家里欠下了很多的外债。子辉平静的跟各位说道:拿出你们的欠条。钱我准备好了。众人皆惊诧

韩母不知儿子的钱是何种来路,于是追问。子辉告诉母亲:从今往后,他不会再让她老人家糊纸盒赚钱,他会努力工作,让她过更好的生活。韩母看着儿子热泪盈眶

眼见新年将至, 佟海涛恳求上官伯儒让他回北京探望父母,但依旧被拒绝

上官晴的生日Party,各路豪门公子尽显风采,也都在等待着佟海涛出丑。不料佟海涛一曲《东方红》震惊四座,而他决然离去的背影,深深印在了上官晴的心里

学校里。各色人等从未减少对佟海涛的羞辱。一张张傲慢的脸,一辆辆豪华的汽车,炫耀般的从他的眼前驶过,衬托着他的寒酸。在巨大的贫富差异下,寄人篱下、饱受白眼的生活迫使佟海涛彻底改变了自己,他毅然扔掉自行车,并告知管家,以后上学要跟上官晴同路坐车一起去。私底下,佟海涛开始研究关于股票的书籍,他为自己确定了目标

胡同口,子辉发现两个抬着大筐的人,吵吵嚷嚷的走近,发现原来正是 胖飞和大力,二人为了一筐杏争得不可开交

小酒馆里,三人叙着旧。胖飞和大力依然不停的斗着嘴,子辉感到有些温暖

远在香港的海涛终于打通了子辉的电话,激动不已。可 韩子辉却不认他这个兄弟了。海涛解释自己是被家里人绑走的,他甚至差一点在偷渡中葬身大海,可韩子辉根本不信。至于晓晓,他气愤的告诉佟海涛:死了。便挂断了电话。海涛知道这不是真的,他很失落

走在校园里,海涛感到的依旧是孤单。 大卫问他愿不愿意去看看花花世界。佟海涛踌躇了片刻,跟着大卫上了车。中环的酒吧内,光影交错,绚烂迷人,但是海涛深知这个世界跟他格格不入,酒醉的大卫让佟海涛替他开车,但是因为佟海涛不会,他再次被耻笑,但是此时自惭形秽的佟海涛却在心里有了答案,霓虹闪烁的香港夜空,并未宿醉的佟海涛高唱着《东方红》,唱彻夜空

证券交易所的门前,大卫扔给佟海涛一个红马甲,佟海涛懵懂的看着大卫,大卫告诉他:没有红马甲,是不能进入交易所的。看着红绿相间不停变换着的涨停板,佟海涛被深深的吸引住了,他发现那是一个充满想象和未知的世界。对他充满了吸引力,股票的书籍成了他身边必备的书籍。而此时的子辉和晓晓也在享受着书信往来的甜蜜,生活似乎向每个人重新开启了不同的大门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