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10集剧情

转眼署假已经到来。小酒馆里再次热闹起来。子辉、 胖飞、大力、晓晓、雪娟,五个好朋友再次相聚。

看着白白净净的 罗雪娟,大力上前打趣着:抹什么了,闻着这么香?雪娟嘴不饶人的揶揄他:别跟臭虫似的往前凑,这叫珍珠霜。胖飞也凑过来闻了闻:好像跟雪花膏差不多。罗雪娟不满:差多了,珍珠霜贵着呢,广州可流行了。三人的对话让 韩子辉豁然开朗:我知道卖什么了。

哥仨说干就干, 庄大力跟卖肉的打叉,趁机顺了点塑料袋;胖飞去商场买回一大罐雪花膏,和庄大力一块把雪花膏分装成若干小袋;韩子辉拿着罗雪娟提供的珍珠霜商标,找到校办厂昔日关系不错的胖姐,请她帮忙印了五、六份写有珍珠霜功效的宣传单。

雪花膏假冒珍珠霜的生意开张了,三人卖力地吆喝:香港进口珍珠霜,五毛钱一袋!可路过的大姑娘小媳妇不少,却乏人问津,一天下来没卖出几袋,庄大力、胖飞垂头丧气,韩子辉纳闷自己是不是哪儿做错了,忽然,他一拍脑门明白了:难怪卖不出去,仨大老爷们光吆喝谁信啊,咱得请人帮忙。

第二天,哥仨又出现在闹市,继续吆喝珍珠霜,突然,罗雪娟、 叶晓晓出现,罗雪娟大着嗓门一把抓住韩子辉,大叫:别跑,就是他们!罗雪娟的喧哗引来了路人围观,纷纷问是怎么回事,罗雪娟说,这仨人卖的珍珠霜又好又便宜,好容易又碰上了,这次得多买点儿,说完煞有介事跟韩子辉侃价,叶晓晓也在一旁帮腔。见罗雪娟一次买了十几袋珍珠霜,几个爱漂亮的姑娘架不住忽悠,也试着买了几袋,这个头一开,你两袋、我三袋就卖开了,跟风购买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哥仨备的货被抢购一空。

数着珍珠霜带来的钞票,哥仨倍儿美,都说论功行赏,最该感谢罗雪娟、叶晓晓。叶晓晓说,甭谢,你们就缺德吧。韩子辉连忙辩解,说还真不是成心,现在的人就这样,占不着便宜比吃亏都难受。

韩子辉送叶晓晓回家,晓晓问他, 佟海涛是否跟他联系过,韩子辉迟疑了片刻,他告诉晓晓,佟海涛不仅骗了大家,更主要的是骗了她对他的那份感情。晓晓从此彻底对佟海涛死了心,回到家中后晓晓将海涛那些从来没有开启的信,看都不看,烧为灰烬

随着中英谈判,中国要收回香港消息传来,香港股市、地产应声下跌,并引发疯狂的移民潮,而学习经济管理的佟海涛已经注意到香港局势的变化。上官家族在这次风波中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随着地价、楼价、租金全面下跌,上官家族的资金链面临断裂的风险。资深副总老董一方面建议上官伯儒抛售楼盘缓解资金压力,另一方面秘密联络黑道大佬 乔哥准备低价接盘,坐收渔利,面临巨亏的上官伯儒抉择艰难。

就在上官伯儒即将被老董逼上绝路的时候,一直关注此事的佟海涛冲进上官伯儒的房间阻止了他。他不同意贱卖楼盘。可上官伯儒却担心万一中英谈不拢开打,楼盘可能一文不值。佟海涛说自己是大陆来的,了解政府,自己的父亲就是共产党,共产党不可能把香港毁掉。

上官伯儒觉着海涛分析的虽然正确,可集团面临前所未有的资金压力,从银行贷不出款,就是死路一条。佟海涛反问:香港除了外资银行不是还有中资银行吗?

上官伯儒豁然开朗。在获得中资银行的资金支持后,上官家族的财务危机得以解除,集团上下一片欢腾。佟海涛因此成为了上官伯儒眼中最大的功臣。他许诺,等佟海涛毕业,会把集团最好的位置留给他。

上官夫人看出女儿对佟海涛有意,有些担心。她觉得晴晴该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人,上官伯儒反驳:什么叫门当户对,跟共产党搭上关系,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

而佟海涛的心里,却始终忘不了叶晓晓,给晓晓写信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无论遇上什么事,海涛都会向晓晓倾诉,虽然他从未收到过一封回信

挣了钱的韩子辉等人每日都被联防追得满街乱跑,几人决定暂时停止生意准备出去奢侈一把。于是一行五人到处玩耍和嬉戏,让他们仿佛又回到无忧无虑的高中时光

时光飞逝,马上晓晓和雪娟就要返校了。子辉送给晓晓一枚胸针,二人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中,而这一切却让躲在一旁的雪娟看了个正着。

子辉分买雪花膏的钱给雪娟,雪娟欣然接受了。二人来到小酒馆喝酒,回忆起高中时光,雪娟感慨的记得子辉的一举一动,这让子辉心生感慨。但是,雪娟在子辉的酒醉中明白了他对晓晓的爱恋,那个掉落在地上的钢笔,更印证了这一点。雪娟感到难过,她悄悄将钢笔藏进了自己的口袋,将子辉送回了家中

返校的火车,大力塞给雪娟很多东西,雪娟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心有所属的她不断的调侃着他

晓晓一直盼望着子辉的出现,但是他的宿醉让他即便拼了命的赶来,还是没有赶上送别晓晓。子辉很是沮丧

火车开了,带走了叶晓晓、罗雪娟,也带走了韩子辉、胖飞、庄大力生活记忆里最难忘、最快乐的片段。

韩子辉劝大力、胖飞跟他一块推销石棉瓦,因为他最近发现石棉瓦的生意不错,并且已经跟农民们确定好了货源,再有就是庄父的厂子正好在搞厂房建设,这是个好机会

庄父把韩子辉介绍给厂长,厂长看了石棉瓦样品,怕质量有问题,韩子辉把石棉瓦用力摔地上却毫发无损,厂长惊了:这么结实?!庄大力在一旁敲边鼓,夸当地瓦厂的水土好,当然不一样。厂长当场拍板,决定进货。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