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12集剧情

伤好了的 韩子辉来跟厂长辞行,本以为会空手而归的他,没有料到厂长掏出合同给韩子辉,告诉他石棉瓦的事儿已经定给他韩子辉了,让他回去赶紧组织货源,然后尽快赶回来签合同,韩子辉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玲玲准备了许多特产,把韩子辉送到了火车站,她叮嘱韩子辉早点儿回来签合同,她会等他,子辉明显的感觉到了玲玲对他的恋恋不舍。分别的时刻,玲玲回身紧紧搂住了韩子辉。

返回北京的火车上,韩子辉算了笔账,可观的利润让他夜不能寐。

韩子辉来到葛支书家,就石棉瓦价格重新商谈,提议由原来六毛加价到一元收购,但前提是,葛支书不能干涉自己的零售定价,必须保证产品质量和交货时间,先签合同,货款打到支书账上后,第一时间给自己提现。见与自己利益无关,葛支书开始百般推脱,当韩子辉许诺每片石棉瓦给他提两毛钱时,葛支书这才眉开眼笑,欣然应允。

通过陶老六的教训,韩子辉要葛支书和他签一份合同,以防万一,葛支书拗不过他,无奈的答应了这个条件。

大量的石棉瓦被运往内蒙,成捆的人民币摆在韩子辉眼前,韩子辉傻了,葛支书问,小子,见过这么多钱吗?韩子辉摇头,支书咽了口吐沫,说老实话,我也没见过。

为了怕钱被人偷走,韩子辉将钱放进一个装白菜的大袋子里,用绳子系好,勒紧,然后又伸出一根绳缠在自己脖子上,打了个扣,奋力踩着自行车,消失在夜色之中。

就这样,凭着自己的勇气和智慧还有一股死磕的精神,韩子辉赚到了他人生中真正意义的第一桶金。

1983年,鸟枪换炮的韩子辉吹着爆炸头、戴着蛤蟆镜、骑着最新款的日本摩托招摇过市,一年多的物质积累,让他成了远近闻名的倒爷。

红旗宾馆是倒爷们的聚集地,里面聚集着各路大大小小的倒爷。什么赚钱倒什么,韩子辉成为了这群倒爷堆里的头面人物,号称京东最大的倒爷。

在红旗宾馆门口,韩子辉遇见了昔日校办厂共过事的刘姐,韩子辉欠刘姐一个人情,当初卖珍珠霜时的五、六张宣传资料,就是刘姐帮忙印的,这次人家找上门来有事相求,韩子辉当然要给面子了。

刘姐想请韩子辉去家里聊,韩子辉很爽快地答应了。刘姐的丈夫早早候在门口,他对韩子辉的摩托车垂涎三尺,说自己做梦都想买一辆,贵的不敢想,400多的轻骑就行,可惜没钱。

刘姐夫请韩子辉喝酒,刘姐在一旁倒酒夹菜,十分殷勤,两口子你一言我一语,让韩子辉听明白了个大概,原来,两人想托韩子辉帮忙搞两吨柴油,老家快秋收了,牛不够使,收庄稼只能靠喝油的铁家伙。

韩子辉来到父亲生前的运输公司,叔叔大爷地叫了一圈儿,最后以帮运输公司解决职工福利几车冬储大白菜作为条件,搞到了两吨销路紧俏的柴油。

刘姐两口子为柴油的事来找韩子辉,千恩万谢的给了韩子辉两百块钱好处费。韩子辉把两口子送出门,发现门外停了两辆崭新的轻骑,刘姐夫炫耀新车,刘姐则对购车的事儿支支吾吾,推说买车钱是借的。韩子辉一下子就懂了,他把刚收的二百块钱立马还给夫妇二人,说留着给你们的新摩托加油吧。

望着夫妇二人骑车离去的背影,韩子辉狠狠啐了一口:拿我当要饭的了,姥姥!

放假了, 叶晓晓和 罗雪娟结伴回京,韩子辉特意打了一辆当时最贵的皇冠出租车去接站,当着罗雪娟的面接走了叶晓晓,让罗雪娟很失落。

1984年的香港大事频发,由于部分港人不明真相,对香港前途缺乏信心,导致很多大的财团放弃香港,迁往海外,这使得本已脆弱不堪的香港地产业,面临更大的冲击。此时,上官伯儒却力排众议,采纳了 佟海涛的意见,抵押手中大部分楼盘,最大限度获取银行贷款,为抄底香港房市囤积资金。

倒爷当得风生水起的韩子辉,选了一家北京最好的档餐厅,搞了一次同学聚会,除佟海涛外,昔日的同窗好友几乎全部到齐。两大桌的酒席,让韩子辉成了聚会上的焦点,大家都主动热情跟他互留着联系方式,只有做邮递员的刘建设冷冷的看着趋之若鹜的昔日同窗,一个人喝着闷酒,这一幕,也让叶晓晓感觉心酸。

韩子辉提议老班长刘建设代表全班致辞,刘建设无奈的摆手推脱着让子辉说两句。大力、雪娟、 胖飞等人拍着巴掌起哄叫好,见盛情难却,韩子辉不再推辞,他端起酒杯慷慨陈词:现在国际形势一片大好!一句话引得大家笑声一片

酒宴散尽。看着韩子辉骑着摩托载着晓晓回家,雪娟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晓晓却觉得韩子辉有些变了,挣钱似乎成了他生活的全部。这种不明所以的距离感,让她有些担心和迷惑。韩子辉感觉到了晓晓的心事,信誓旦旦的请求晓晓放心,说自己玩命挣钱,就是为了能娶到她,让她过上好日子。晓晓有些感动

与叶晓晓告别后的韩子辉依然沉浸在幸福之中。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家门口,两名久候的警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韩子辉愕然。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