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13集剧情

韩子辉失踪了,心急如焚的晓晓找到派出所,警察告诉她:甭担心,人在我们这儿呢,罪名是涉嫌投机倒把。

六神无主的晓晓赶紧找大力商量对策。听了晓晓的描述,大力抱怨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投机倒把罪过大了。晓晓一听犹如五雷轰顶,泪水潸然而下。

派出所里,韩子辉根本就不认罪。警察提醒他,让他好好回忆一下两吨柴油的事儿。韩子辉瞬间明白了,他承认帮刘姐夫妇搞了两吨柴油,可他没拿一分钱的好处。

韩子辉被派出所被关了一夜,而他却不知晓晓站在外面也守候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核实情况的警察归来后,把韩子辉叫到跟前好好训了一顿,申明投机倒把的性质的严重性。训完后,便把他放了。但警察实际上已经暗中注意了韩子辉。

晓晓在外受了一夜的凉,在看到被释放的子辉后,悲喜交加的晕了过去。韩子辉把她送回家,熬好了粥,守在床前边一边喂着她一边不停嘴的说着:你可真傻,压根儿就没我什么事儿,我就像那六月飞雪的窦娥,比她还冤!晓晓听了之后,希望他能收敛一点。韩子辉满口答应。

韩子辉回到家里, 罗雪娟在屋里和韩母焦急地等待着,看见韩子辉回来,二人数落了他一番,并告诫子辉以后老实一点,韩子辉也是满口答应。

然而从局子里放出来的韩子辉,依旧不改张扬的个性,昔日同僚见了他,还是韩爷长韩爷短,叫得他浑身舒服。

韩子辉在红旗宾馆遇见了明为来这儿社会实践暗则趁机接近韩子辉的罗雪娟,罗雪娟想让韩子辉请自己看电影,韩子辉以忙生意为由搪塞过去。

孙胖子请韩子辉帮忙搞点儿紧俏的三合板,韩子辉为此约了二商局的朋友去饭馆吃饭,在同一家饭馆内,耗子正替刚放出来的 刀子摆压惊酒,刀子瞥见里间的韩子辉。听了耗子的介绍,刀子对韩子辉的经济实力颇为眼红,耗子挑唆刀子敲韩子辉竹杠,遭到训斥,刀子告诫耗子,以后办事要长脑子,学会用智慧。

刀子假惺惺进来打招呼,二商局的朋友知趣儿离开。刀子先是一通恭维,继而以手头拮据为名,提出今后要跟韩子辉混。韩子辉送了刀子一千块钱,在帮他结了酒钱后,直言相告:仅此一次,没有下回,咱俩压根不是一路人,从此以后,两人井水不犯河水,说完离去。碰了一鼻子灰的刀子由此心生嫉恨。

韩子辉进家,发现玲玲来了,玲玲对韩子辉的好感一如既往:臭小子,一进城就把我忘了,我可天天想你呢。韩子辉连忙打岔:哪能啊,我早盼你来北京呢,这次打算呆几天?玲玲说那得看心情,你要是对我好呢,我就多呆,对我不好,我扭身就走。韩子辉硬着头皮:没的说,你打算去哪儿玩儿吧,我肯定让你玩儿痛快了。玲玲也不客气:那就把北京最好玩儿地方,都玩一遍。

好几天未见韩子辉,罗雪娟找孙胖子打听,孙胖子嘴欠:韩子辉在内蒙交了个女朋友,这几天来北京,韩子辉正带她四处吃喝玩乐呢。见罗雪娟半信半疑,孙胖子直接把英子所住宾馆的名字说了出来。愤怒的雪娟准备去找韩子辉算账,走到门口,忽然转念一想,计上心来。

逛了一天的韩子辉把玲玲送回宾馆,玲玲借口有东西要给韩子辉,请他去房间。房间里,玲玲大胆示爱,韩子辉猝不及防,两人险些擦枪走火。韩子辉在风口浪尖把持住了自己,落荒逃离,这让热情似火的玲玲无比失落。

韩子辉深夜造访, 叶晓晓很诧异。叶晓晓询问韩子辉这几天跑哪儿去了,韩子辉以忙业务为名搪塞。但是不知为何,总感觉俩人之间有种怪异的气氛,告辞前,韩子辉郑重的对晓晓说:晓晓,我爱你。

晓晓来红旗宾馆看望雪娟,雪娟把玲玲的事儿添油加醋说了一遍,并大骂韩子辉不是东西,反倒是晓晓看起来很平静。

出了红旗宾馆,晓晓心里五味杂陈,韩子辉的脸不断在她眼前晃动,恍惚中,她直奔玲玲下榻的宾馆。

韩子辉骑摩托带着玲玲闲逛,玲玲为几天前韩子辉的不辞而别耿耿于怀:问他为什么跑的那么快,我又不能吃了你。韩子辉明白玲玲话中有话,只好绞尽脑汁,把这敏感的话题岔开。

韩子辉把玲玲送到宾馆门口,玲玲不肯放韩子辉走,直言韩子辉是自己爱的第一个男人,还搂住韩子辉的脖子,狠狠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却不料这一幕刚好被晓晓看到,她冲上前狠狠给了韩子辉一记耳光,怒斥他是彻头彻尾的流氓,从此以后两人一刀两断,说完跑开。韩子辉要追叶晓晓,被玲玲阻拦,情急之下,韩子辉一把将玲玲推坐在地上,飞也似地离开。

韩子辉呼喊着晓晓的名字一路找来,而晓晓躲在角落里眼见着他驾驶摩托车向胡同深处驶去。伴随着马达轰鸣声渐渐远去,晓晓再也控制不住眼中的泪水,悲伤的哭泣

找不到叶晓晓,韩子辉向罗雪娟打听,罗雪娟轻描淡写:走了,回广州了,这会儿火车该过石家庄了。见韩子辉失望地离去,罗雪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小狰狞。

在火车站拥挤的人流里,韩子辉向玲玲道歉。玲玲苦笑着转身离开。火车驶离,韩子辉一个人孤零零留在站台上。

上官家族的高层们在焦急中等待着决战的时刻,上官伯儒神态自若地闭目养神, 佟海涛把最新楼市的进展不断上报:那些不断下跌的百分比。让上官伯儒果断下令:开闸所有囤积的资金,全面收购楼市。

收购间隙,上官伯儒把财务总监叫到董事长办公室,询问以现在的状况集团还能撑多久,财务总监说顶多八个月,上官伯儒命令财务总监,把新购入的楼盘全部质押,用盘活的资金再投楼市。财务总监提醒,假如全面崩盘,这样做就等于自杀。上官伯儒拿出壮士断腕的豪气:富贵险中求,我愿意赌这一把,赌输了,大不了我从天台跳下去。

韩子辉多次去广州找过晓晓,可伤透心的晓晓就是躲着不见,无计可施的韩子辉只好带着失落返回北京。

二商局的哥们搞到了三合板的批文,韩子辉把批文交给孙胖子,孙胖子大喜过望,张罗着下楼给老家打电话带钱提货。

孙胖子在大堂打长途,叮嘱对方带现金提货,这席话被角落里的耗子听了个真真切切。孙胖子告诉韩子辉,明晚九点,老家来人送钱,地点就在红旗宾馆206房。

耗子把听到的告诉了刀子,刀子窃喜:公安局盯韩子辉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下一步怎么做了吧?耗子点头,二人阴笑。

在红旗宾馆306房,老家的人把10万块好处交给韩子辉,这当口,孙胖子慌慌张张走入,称:外面有雷子!韩子辉开门,假装向服务员要开水,发现两侧楼梯口确实有游动的便衣。

韩子辉预感到警察是冲自己来的,他返回室内,让孙胖子先走一步,把自己的摩托加满油,孙胖子不想帮忙,韩子辉吓唬他:我要被抓住了,第一个咬你!孙胖子无奈点头。

孙胖子战战兢兢从便衣身旁经过,便衣上下打量他几眼,并未阻拦。

来送钱的人被眼前的阵势吓坏了,韩子辉甩了一万块钱给了他们,让他们赶紧离开北京,别再回来。

韩子辉若无其事地出了306,假装下楼,负责监视的便衣先行退下,准备在大堂动手抓捕,韩子辉抓住这个机会,直奔对面的值班室。

韩子辉记得值班室窗外有个平台,就直接撞开房门,穿着内衣裤休息的罗雪娟被吓得够呛,得知警察要抓韩子辉,罗雪娟忙拉开窗户,协助韩子辉从平台逃走。

韩子辉来到 庄大力的住处,敲开了大力家的房门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