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14集剧情

惊魂未定的 韩子辉又被 庄大力的一席话吓出了一身冷汗,校办厂胖姐两口子因为两吨柴油赚了2000,被判了20年,布告都贴到学校了,跟他们比,韩子辉赚的可是10万块,那不是要判的更为严重吗?韩子辉决定南下广州,他拿出钱,托大力转交给自己的父母。怕警察在火车站设伏,韩子辉不敢坐火车,他让大力连夜骑摩托送自己直奔河北涿州。

两人刚出门,就被 刀子一伙给堵住了,刀子趁火打劫:让爷放你条生路,就破财免灾吧。韩子辉无奈,扔给了刀子1万块钱后离去。

夜风中,韩子辉、庄大力骑着摩托一路狂奔,跑出安全距离后,庄大力把摩托停下,韩子辉下了车,站在高处望了一眼夜色中的北京,伤感道:说不定再不回来了。庄大力也跟着唏嘘一番后,两人重新上路,把生养自己的故乡远远抛在身后。

1984年。中英两国政府在联合声明上郑重签下自己的名字:中国政府将于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权,英国将在同日把香港交还中国。中英联合声明让香港地产一改颓势,涨声一片,上官伯儒成为本轮地产博弈中最大赢家。

盛大酒会上,面对记者上官伯儒表示,自己之所以能成为胜者,是因为对共产党的政策充满信心,对香港的未来充满信心。上官伯儒的讲话赢得掌声一片,但也有人颇有微词,他们认为上官家族大胜的原因,归功于中资银行的撑腰,以及上官家的神秘客人 佟海涛。

财务总监道喜,称最新统计,公司资产增值十倍。上官伯儒表示要好好感谢曾在关键时刻助己一臂之力的佟海涛。当着财务总监,上官伯儒问佟海涛想要什么。佟海涛仅仅提了一个要求,自己毕业在即,能否到上官叔叔的公司实习。上官伯儒满口答应,提议请佟海涛做自己的特别助理。

衣着光鲜、意气风发的佟海涛来公司履新,受到上官伯儒及公司高管们的欢迎。在宽大落地窗前,指着窗外高楼林立的世界,上官伯儒对佟海涛说:这就是你未来的战场,上官叔叔希望你能施展抱负,开创属于你的时代。

而春风得意的佟海涛,又习惯性地坐在书桌前,给晓晓写起信来

1985年的广州之夜,霓虹璀璨,五光十色。

熙熙攘攘的大排档,韩子辉与地下商人何大佬正谈电子表生意,刚从北京来广州的 胖飞在一旁作陪。三人约定,韩子辉备好两万块钱的货款,然后由何大佬带路,去东莞接货。何大佬离开后,韩子辉、胖飞都很高兴,生意要是做成,又能赚上一笔。

人逢喜事,韩子辉、胖飞喝得有点儿多,两人哼着流行的广东歌曲返回韩子辉在广州的住处。韩子辉栖身在一处旧楼楼顶,简陋的条件让胖飞颇为感慨:我说子辉,你怎么越混越惨啊。韩子辉满不在乎:那怎么办,我来这儿又不是享福来了。胖飞:你倒真够能屈能伸的,我都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回去吧,你那事儿现在不算投机倒把了,报纸上都登了。韩子辉有一搭无一搭:等挣了钱再说吧。

两人躺在凉席上聊天,胖飞问韩子辉为什么不去找 叶晓晓,韩子辉直言:现在的他不想让叶晓晓看见自己混成这样,再去找晓晓的时候起码能坐上宝马、开上大奔才成。胖飞怪:那你干嘛跟 罗雪娟有联系啊。韩子辉:罗雪娟不一样,那是哥们儿,红旗宾馆没她,我早折了。胖飞附和:还真是,雪娟除了野点,人还真不错,当初被弄到局子里,问了好几天,愣没交代你一个字儿。

大学宿舍里,叶晓晓、罗雪娟在灯下复习准备迎接毕业考试。罗雪娟问叶晓晓毕业后是留是回。叶晓晓表示没想好,罗雪娟计划一毕业就回北京,说家里已经帮她联系好接收单位了,还说最近见过来广州进货的胖飞,叶晓晓问了胖飞、庄大力的近况,单单不提韩子辉,可罗雪娟专拣叶晓晓不爱听的说,吹嘘韩子辉混得越来越牛了,说两个人一直保持着通信。叶晓晓被伤及痛楚,情绪低落,罗雪娟脸上露出了小得意。

开往东莞的大巴上,胖飞紧抱货款和韩子辉坐在最后一排,斜侧方的何大佬跟两人闲扯的同时,有意无意瞥着庄大力怀里装货款的提包。

夜里,何大佬带韩子辉、胖飞沿着湿漉漉的街巷,辗转来到提货的小楼。

四个广东男人正在打牌,何大佬给韩子辉做了引荐,为首的黑仔操着蹩脚的普通话随和地打招呼:兄弟,宵夜没有啦?

交易开始,黑仔提出见钱验货,胖飞把两万货款拿出来,趁着韩子辉、胖飞验手表的机会,黑仔等人将货款掉包后中止交易,接着以武力威胁,强行将二人赶走。

看着两万货款瞬间变成假币,韩子辉、胖飞不想就这样被广东烂仔黑了,两人商量后,决定先找地方住下再说。

何大佬、黑仔等一帮人酒足饭饱从茶餐厅出来,黑仔提醒何大佬提防那两个北方仔,何大佬满不在乎。不远处,韩子辉、胖飞在暗中观察。

黑仔送走几个牌友,独自上楼休息,在附近埋伏的韩子辉、胖飞拔刀闪出,黑仔被韩子辉、胖飞摁在床上,二人带着失而复得的一箱货匆匆下楼。

黑仔挣脱了绳索大声呼救,一路狂奔的韩子辉、胖飞被多人追赶。左奔右突,两人跑过几条街巷都未能摆脱,情急之下,韩子辉让胖飞带货先走,约定第二天在广州见面,如果失约,肯定就是自己出事儿了。胖飞走后,韩子辉抄起一根木棍冲向追赶而来的烂仔们,抵挡了好一阵,终因寡不敌众,被打倒在地。

胖飞拼命跑到长途车站,赶最后一班客车逃离东莞。

韩子辉被抓后,遭到广东烂仔的痛殴,黑仔威胁韩子辉:等老大东哥回来,丢你进珠江喂鱼。

胖飞说韩子辉出事了,罗雪娟焦急万分,提议马上报警。胖飞反对报警,他进的表里有水货,万一警方介入,他和韩子辉会被追究。无奈之下,胖飞想到了佟海涛,他告诉罗雪娟,其实这些年,他私下里一直与佟海涛有联系,佟海涛让他帮忙找叶晓晓,自己刻意隐瞒,佟海涛根本就不知道叶晓晓在广州上学。

坐在香港中环大办公室里接到胖飞的电话,佟海涛很兴奋,以为有叶晓晓消息了。胖飞把韩子辉出事儿的经过复述一遍,请佟海涛无论如何要救救韩子辉。佟海涛看了看手表,和胖飞约定:下午三点,东莞长途车站见。

胖飞、罗雪娟守在东莞长途车站,关注着每一辆进站的长途车,希望看到佟海涛的身影,就在两人望眼欲穿之际,一辆港牌黑色大奔由远驶近,戴墨镜的佟海涛下车。

胖飞、罗雪娟呆呆的看着向他们走来的人,佟海涛摘下墨镜,笑道:娟子、胖飞,怎么不认识我了?两人上前,三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