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16集剧情

叶晓晓跑进病房, 韩子辉很意外:晓晓,你怎么来了?叶晓晓望着满身是伤的韩子辉,心疼地流泪:你怎么弄成这样了你这样我心疼!

门外的 佟海涛看傻了,他问随后赶来的 罗雪娟:子辉和晓晓到底是什么关系?罗雪娟说这不明摆着嘛,佟海涛追问二人什么时候好上的,罗雪娟肯定地回答:你走以后。

佟海涛怒不可遏冲进病房,对韩子辉大声指责:你个王八蛋,我拿你当兄弟,我前脚走,你后脚就搞叶晓晓,朋友妻不可欺,我真后悔救你。韩子辉自觉理亏哑口无言,叶晓晓替韩子辉打抱不平:你有什么资格说韩子辉,谁是你妻?佟海涛一下子愣住了。

叶晓晓望着佟海涛:咱俩是好过,那我问你,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儿?我最无助的时候,是韩子辉给我妈送终。他是我可以依靠的人,而你不是!佟海涛叹气:什么都别说了,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你是跟我还是跟韩子辉?叶晓晓握紧韩子辉的手,坚而否定的眼神盯着佟海涛,佟海涛失望地看着叶晓晓:你会后悔的。佟海涛并恶狠狠地对自己的情敌说:韩子辉,从今往后,我没你这么个兄弟。

佟海涛冲出病房,行走在空旷的大街上,一路走一路流泪。

晓晓看着子辉郑重的说道:现在在这个世界山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韩子辉把晓晓紧紧揽入怀中。暗自发誓今后一点你更要让晓晓过上幸福的日子

策划了整个事件的罗雪娟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暗暗下了狠心。

回到香港的海涛,变得更加冷漠。面对 上官晴的示好,他不置可否,在他内心深处根本不能原谅韩子辉和晓晓的背叛

火车站。晓晓和雪娟前来给子辉送行。雪娟过于亲昵的表现,让晓晓的心再次沉了下来,她不懂雪娟和子辉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关系?曾经离开后的日子里,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而韩子辉并不知道晓晓此刻心里的微妙变化

广州贩来的手表销得抢手,而在跟东哥建立了稳定的关系之后,韩子辉有了信心,决定注册一家贸易公司大干。 胖飞跟定了韩子辉,庄大立却不想加入,他说东北君子兰行情见涨,打算倒腾君子兰赚钱。韩子辉对庄大立说:哥们,我这儿的大门随时向你开着。

韩子辉的贸易公司主要经营时髦电器,什么三洋、夏普、三个喇叭的777,应有尽有,红火的生意很快让他成为远近闻名的大户。韩子辉再次享受着被人称为爷的生活。

个体协会开会,商业局周主任出面化缘,说区里打算建条商业街,可周边交通不便,必须先建座桥,目前资金缺口有十五、六万,想请各位帮着凑凑。一听出钱,现场立马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气氛很尴尬。

韩子辉觉得修桥是好事,就带了个头,自己答应出五万,第二天就把钱送到周主任的办公室,周主任问韩子辉有什么要求,韩子辉说,要不是国家好,政策好,自己根本就当不上老板,出这点钱是应该的,不图回报。周主任很受感动,夸韩子辉有前途。

韩子辉回北京以后,他一直在给叶晓晓写信,可每一次罗雪娟都会抢先一步把信从学校传达室拿走,看完之后,罗雪娟还模仿韩子辉的笔记重写一封,将人称由晓晓改为自己,再将原信送回传达室。

随着中英谈判进展顺利,协议很快就会签署,联合公告即将发表,市面逐渐恢复了生气,各家公司纷纷捂盘惜售,导致博大集团的收购谈判被迫中断了。

佟海涛向上官伯儒提议:集中公司所有的资金,去收购中环、尖东、铜锣湾、旺角一带的旧楼,对那些旧楼进行加盖翻新,然后转手出售。这一提议得到了上官伯儒的赞许,彻底巩固了佟海涛在博大集团的地位。

董副总很想跟佟海涛搭上关系,多次私人吃请均被佟海涛拒绝,佟海涛很讨厌董副总面对权势时的一脸贱相。

另一方面,上官晴对佟海涛一往情深,明里暗里的示爱,均未获得佟海涛的正面回应,面对单纯的晴晴,佟海涛心中是痛苦的,因为他依然深爱着叶晓晓,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

好长时间没 庄大力消息了,韩子辉和胖飞来到庄大力家,发现庄大力快成园丁了,屋里摆满了君子兰,庄大力沾沾自喜,说这回可发啦,这一盆没三万不给。胖飞说你不吹牛逼能死啊?庄大力说:我没骗你,就这不值钱的还好几千呢。

三人去酒馆喝酒,提起佟海涛,韩子辉说:这事儿怪不着海涛,全都怨我。胖飞忙为子辉抱不平:你喜欢晓晓,晓晓也喜欢你,这是你情我愿的事,碍得着他什么事儿呀?庄大力忙打圆场:不聊这个了,再怎么说,晓晓、雪娟就要回来了。

四年的大学生活即将结束,罗雪娟请叶晓晓帮自己收拾行李,晓晓满口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叶晓晓在帮罗雪娟收拾行李时,发现了一支钢笔,上面还刻有漂亮的辉字,那是四年前她特意请师傅刻上的。

叶晓晓问罗雪娟笔是哪儿来的,罗雪娟说,是自己和子辉在广州的时候与他日久生情,于是将这根笔送给了自己,说着还翻出一封给韩子辉的回信递给叶晓晓,信上措辞肉麻的语言深深伤害了叶晓晓,她把笔丢在地上,跑出寝室,罗雪娟捡起钢笔,露出冷笑。

韩子辉接到叶晓晓的电话很高兴,问她哪天回来,叶晓晓问:我送你的钢笔呢?韩子辉说在我这儿呢,叶晓晓彻底急了:韩子辉,你是个大骗子,你这辈子你别想再见到我!挂断电话后,叶晓晓失声痛哭。

韩子辉联系不上叶晓晓,彻底傻了,他让胖飞看店,想马上动身去广州,被胖飞拦住。胖飞说:等你到了广州,人家已经回来了,你还不如跟这儿踏踏实实等着。

韩子辉、胖飞没接到叶晓晓,只有罗雪娟提着大包小包出现在站台上,韩子辉问罗雪娟晓晓在哪儿,罗雪娟也满肚子怨气:也不知道犯什么魔障了,说好一块走的,不知怎么的就没影儿了。听到这儿,韩子辉扭身就跑。

韩子辉跑到叶晓晓家用力敲门,里面无人应答,却把邻居大妈给敲了出来,邻居大妈说,叶晓晓还没回来呢。韩子辉把二百块钱和电话号留给大妈,说只要晓晓回来,马上给他打电话。

韩子辉来到晓晓的大学,得知晓晓的毕业去向北京大件运输公司财务室。但令他吃惊的是,到了公司,人家告诉他此人并未来报道。晓晓的邻居大妈给子辉打来电话,告诉他晓晓回家了。可是当他赶到晓晓家时,已经是人去屋空。大妈告诉子辉:晓晓已经将房子卖了。

沮丧的子辉回到家,却发现雪娟正和妈妈一起做着家务拉着家常。看得出雪娟深得母亲的喜欢,但是,子辉无论如何也不明白,为什么晓晓要再次离开他,雪娟暖心的劝慰,在他看来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晓晓,因为他记得自己给过晓晓的承诺,他要一辈子遵守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