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20集剧情

佟海涛请 上官晴去高档餐厅享用烛光晚餐,席间,两名琴师忽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拉起了浪漫的旋律,佟海涛从桌面上推过来一个精美的盒子。晴晴很诧异:为什么要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佟海涛说:来香港这么久,我没送过你什么东西,小玩意,收着吧。晴晴表示很喜欢,佟海涛亲自为她戴上,说:只有这个才能配得上你。

佟海涛对公司的业务越来越不上心,导致了公司高层的不满。佟海涛异常的举动引起了上官伯儒的怀疑。

证券大户室,操盘手 麦克告诉佟海涛,昨天您那一手沽高再抛空,赚上百点的溢价,并且还没有包含基金的股息在内。佟海涛淡然的说,我说了,这还只是个开始。

在夜总会,佟海涛约了大学的同学David和George见面,这时 乔哥带着几名龙头老大来见佟海涛,当乔哥得知自己的账面资金已经翻了一倍,乔哥高兴之余连夸佟海涛能干。佟海涛得志的姿态和狂妄的劲头引起了David和George的不满,二人认为佟海涛接触的都是些危险人物,决定从此远离佟海涛。

音信皆无的 叶晓晓实际上一直呆在北京,除了每天上班下班,她几乎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但 韩子辉却始终让她难以割舍。工作之余她总会一个人去一家店里逛逛,而从来不买什么。因为这家店与韩子辉的店比邻而居,在这儿通过橱窗叶晓晓可以看到那个让她牵肠挂肚的男人,而她却没勇气走近半步。

随着结婚日期的临近, 罗雪娟经常来店里找韩子辉,然后两人一块去选购结婚用品,这一切都被叶晓晓捕捉到。她知道韩子辉已经不属于她了,每当这时,她总会把自己关在屋里,捧着韩子辉送的胸针,伤心流泪。

韩子辉花十几万买了一套新房,他和罗雪娟即将在这里完婚,罗雪娟几乎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对新家的装修和布置上,她要给韩子辉一个满意的家。

恒生指数开始小幅下挫,佟海涛依然坚定地买涨,麦克劝他应该稳一稳。佟海涛说:麦克,在牌桌上,假如所有人都买大的时候,你买什么?麦克想了想:我买小。佟海涛说:我买豹子!富贵险中求,按我的指令,扔1000万买涨。

恒生指数变盘,一路下跌,麦克满脸焦急:又跌了,怎么办?佟海涛毫不犹豫:全砸进去,买涨!

证券市场结束铃声响过,恒生指数以下跌报收。像输光了所有筹码的赌徒,佟海涛呆坐在椅子上。接着从兜里掏出一叠港币递给麦克,但麦克拒绝了这笔钱,表示要和佟海涛共进退。

乔哥的电话打了过来:我那笔钱怎么样了?佟海涛无言以对。乔哥的口气变了:看在咱们这几年还算有点交情的份上,三天之内,800万你给我拿回来,我们出来混的,求的是财,有钱挣大家都好说,赔了钱,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佟海涛知道,乔哥这种人他是绝对惹不起的。为了按时归还800万,佟海涛四处筹钱接连碰壁,他想到了一笔800万的别墅项目启动资金,可以暂时拿来应急,可秘书告诉他:那笔钱上官董事长没批。

佟海涛去问原委,上官伯儒给出理由:那个项目利润不大,没什么意思。我希望你今后能专注地管好你手头的几个项目。我跟财务说,以后100万以上的款项支出都要报经我同意。

佟海涛彻底绝望了,他给晴晴留了一张字条:有急事,回大陆。然后草草带了几件换洗衣服悄悄离开公寓,刚到楼下便几个黑衣人绑架。

见佟海涛无力还钱,乔哥叫手下把佟海涛的腿绑上,然后挂了个大铁砣子,然后丢进了海里,佟海涛在水中拼命地挣扎,乔哥!救命啊!我有办法了!老谋深算的乔哥将佟海涛拉了上来,并给他出了个主意:去求求你的准岳父。

佟海涛回到家,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他,上官伯儒看出不对,单独将佟海涛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佟海涛向上官伯儒历数了自己对博大企业的功劳,希望上官伯儒能帮他,却被上官伯儒严厉的训斥了一顿:我怎么跟你说的,这种生意是不能碰的,你谁的钱都敢拿。佟海涛顿时傻了。

原来上官伯儒对佟海涛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你以为你能一手遮天?我告诉你,我不但知道你在公司的所作所为,我还知道在香港现在没有一个人会借钱给你!佟海涛满脸羞愧:叔,我知道错了。您就看在我父亲的份儿上,看在我佟海涛曾经为公司立过功的份儿上,求求您就帮我这一回吧。

而上官伯儒依旧不依不饶:既然你敢做,就自己承担吧。说完起身就要走。

没有办法的佟海涛跪在了上官伯儒面前,他恳求着:叔,我真知道错了!从今天起,我全都听您的,如果连您都不帮我,我可真就没路可走了。说到难过之处,佟海涛哭了。上官伯儒最终答应帮助他,但条件是搬回来住,并从底层重新做起。

受到羞辱的佟海涛习惯性的又坐在了书桌前写起信来:我佟海涛一定要挣钱,要挣比他们多得多的钱。到那时,我也会让他们跪在我的面前,我一定要让他们明白,我佟海涛绝不是一个可以随便侮辱的人,他们会付出代价的,我发誓。

拿到800万的支票,佟海涛并没马上交给乔哥,他利用了乔哥给他限定的三天还钱期限,把800万全部交给麦克买涨。

佟海涛做梦都没想到,他极其冒险的一搏,竟然让800万本金在一天之内变成了1800万,麦克异常兴奋,佟海涛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超凡赌性,让这个见过世面的香港操盘手大为感佩。佟海涛告诉麦克:1000万留账上,800万我拿走,以后以你的名字入市,从此在香港股市,我不希望别人再看到我佟海涛的名字。

新婚喜宴定在三天之后,韩子辉窝在新房里正一封封写着请柬,钢笔没水了,他起身找,之前罗母送来的罗雪娟一包旧物,韩子辉从里面翻出一支笔,继续写,写着写着,忽然停下来,韩子辉下意识端详那支笔的笔身:上面刻着一个隽秀的辉字,韩子辉愣住了,立即回身在那包东西里疯狂翻找,很快又发现一沓信,他抽出一封读,那是罗雪娟伪造的韩子辉回信。

罗雪娟送完请柬回家,发现子辉脸色铁青,正怒目而视。罗雪娟不解:你怎么了子辉?韩子辉把一叠信件扔在罗雪娟面前:这是什么?罗雪娟捡起来一看,顿时愣住。韩子辉重重的把那只刻有辉字的笔拍在桌上。罗雪娟一看那笔,登时明白。

韩子辉咆哮着:我他妈太傻啦,我终于知道叶晓晓为什么离开我,你他妈也太狠了,你丫是人吗?用这么下作的手段来骗我,你丫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货。罗雪娟眼泪流下来:我为什么贱?就是因为喜欢你!韩子辉不容罗雪娟辩解,提出了断:房子送你,就当赔你青春损失费,这儿脏,我一分钟都呆不下去!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去。

韩子辉的背影在湖边孤单的坐着。喃喃自语:晓晓你在哪儿呀,你在哪儿呀。

叶晓晓此时正在写信,她祝韩子辉和罗雪娟新婚快乐、白头到老。她把韩子辉送她的胸针塞入信封,一同寄出。

婚礼突然取消让韩母无法接受,她追问原因,韩子辉说,具体什么原因我不能跟你们说,罗雪娟我绝对不能娶她。如果不想让我后悔一辈子,你就别管我!韩母无可奈何。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