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22集剧情

沉浸在幸福中韩子辉告诉叶晓晓,他看一个小院挺好,打算买下来作为婚房。叶晓晓说:我嫁你不为房子,在哪儿结婚都成。

胖飞说,老张后边500台富华的货款也已经到账了,他还跟老张的司机摸过底,老张批发给别人每台是950,零售每台1100,现在河北、山西、山东都有人急着要货,销路特好,他建议韩子辉,该多备点货,以防厂家涨价。

韩子辉认为胖飞的分析很有道理,两人商量后决定:拿出公司所有的资金80万左右,再加上一部分借款,一次性从东哥那儿再进货1500台。

东哥把韩子辉想大批吃货的消息通报给佟海涛,还说厂家这边每台富华的最新价格已快跌破400元,这个消息很快会传到长江以北的。佟海涛让东哥必须抢在这之前马上把货发给韩子辉。

布置好一切的佟海涛信心十足地告诉罗雪娟:放心吧,韩子辉很快会回到你身边。罗雪娟淡然一笑。

叶晓晓买了好多礼物去拜望未来的公婆,韩母对叶晓晓是单亲家庭很介意,认定凡是离婚家的孩子都比较各色、不好相处,搞得叶晓晓很不开心。

东哥把1500台富华发过来,韩子辉很兴奋,觉得又可以在年底前赚上一笔,让胖飞赶紧先跟老张联系,把之前他要的500台的款子先打过来了。

可老张那边一台也不要了,韩子辉立马把电话打到张家口。老张在电话那头解释了半天,说年终岁尾,一算账全是三角帐,正催呢,等资金一回笼,这边有有多少货他吃多少,让韩子辉放心。

老张关键时刻掉链子,让韩子辉心里有点打鼓,他怀疑这里边有事,赶紧给另一个经销收录机的老客户打电话,想把手里的富华先推出去再说,老客户的答复是:你要是有三洋、健伍,有多少我要多少,这富华半年前还成,现在货走得特慢,我最近听到消息,富华厂家可能要倒闭。

韩子辉这下坐不住了,买了张机票,直飞广东去找东哥,核实消息的真伪。东哥安慰韩子辉:都是小道消息啦,这个厂我很了解,现在正跟港资谈合作,马上会成为抢手货,东哥不会骗你啦,你要挺住,一旦消息出来,你就会赚翻啦,等你发财了可别忘了我东哥啊。韩子辉听后才放下心来。

佟海涛在接到东哥电话之前正请叶晓晓吃饭,他的表演极具欺骗性:子辉去广州怎么没打个招呼,本来想请你们俩吃饭的,作为最好的朋友,我祝你们幸福。脱离了叶晓晓的视线,佟海涛则换上另一副面孔,他指示东哥,马上跟韩子辉在广东的另外几家供货商打招呼,让他们着手派人清欠货款。

庄大力请罗雪娟喝酒,喝得有点多的罗雪娟满肚子疑问:我是个坏女人吗?我爱一个人有错吗?那他凭什么那么对我。庄大力:我只能说,你们俩没有缘,你是个好女人,可你总往前看,其实如果你回头看看的话,有很多人喜欢你。罗雪娟眼圈儿红了:说你自己呢吧?你可别逗我了,我可真哭了。

就在韩子辉为1500台富华不知所措时,老张上门了:韩总,今儿我可是诚心诚意来的,400块钱一台,您发我200台。韩子辉一听傻啦:你没睡醒呢吧?我这儿拿货价是850。老张:那是前几个月的黄历,您信不信再过一个月,400都没人要。韩子辉火了:你给我记好了,下回没1200你甭想提货。

与老张不欢而散让韩子辉心绪烦乱,佟海涛请他去能人居吃涮羊肉。酒酣耳热,佟海涛显得格外大方:说说吧哥们,结婚缺什么我送你。韩子辉:我们什么都不缺。结婚那天你无论如何得来喝杯喜酒,你可是我和晓晓最重要的朋友。佟海涛:我还是那句话,有什么需要,我佟海涛赴汤蹈火,义无反顾。

离结婚还剩五天,韩子辉在布置新房,屋里是全套的欧式家具和齐全的家用电器,胖飞脸色苍白地从外面进来,递给韩子辉一张报纸:看看吧,富华的厂子倒闭了。韩子辉给东哥打电话想退货,东哥的回答是:不好意思啦,生意嘛,总是有赔有赚的啦。

韩子辉急询经销商,富华已跌至跳楼价:每台最高150块。他和胖飞算了笔账:公司年前需要偿还40万的外帐,他们现在手里只有10万块,如果1500台富华以每台150出手,可以回款22.5万,也就是说,就算拿所有的钱来还账,还有7.5万的窟窿没法补。韩子辉认定自己是被老张设局算计了,他气得直抽自己嘴巴。

韩子辉找到叶晓晓:我不能娶你了,我答应过你,给你幸福,我生意失败了,不配娶你,不配做你叶晓晓的男人。了解了事情来龙去脉的叶晓晓态度很坚决:明天早上10点我在登记处等你,来不来随便你。望着叶晓晓离去的背影,韩子辉潸然泪下。

领了结婚证的韩子辉决定给叶晓晓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他找到佟海涛:哥们遇到坎儿了,过不去了,想跟你借点儿。端着红酒杯、听着交响乐的佟海涛一点也不意外:多少?韩子辉:30万就够。佟海涛拿出个箱子:这儿有150万。韩子辉有些吃惊:我给你打个欠条吧。

佟海涛:条就免了,我有个要求,你要是答应,钱我送给你。韩子辉:什么要求?佟海涛:离开叶晓晓,你要是觉得少,我可以再加100万。韩子辉怒不可遏:你拿我当什么了?佟海涛轻描淡写:我拿你当兄弟呀,愤怒的韩子辉一拳将佟海涛击倒,佟海涛并不动怒:我记得在广州说过,你给不了叶晓晓幸福,你根本不配娶她。听到这些话的韩子辉犹如五雷轰顶:打今儿起,我没你这个兄弟,还有,叶晓晓今天跟我登记了,以后你他妈离我媳妇远点。佟海涛望着摔门而出的韩子辉,并不知道在这场战争中,他自己到底算是个胜利者还是失败者。

与佟海涛决裂让韩子辉很受伤,他一个人在酒馆独饮,叶晓晓出现,把一个八万块钱的存折交给韩子辉,她把自己的房子卖了。韩子辉知道,那房子几乎是叶晓晓的全部积蓄。拒绝了叶晓晓的好意,叶晓晓说,这钱就先放在我这儿,你要用随时来找我要。

韩子辉和叶晓晓的婚礼如期举行,只不过地点改在了家里,大餐也变成了流水席,虽简朴却热烈。

罗雪娟没来参加婚礼,她托庄大力转交了一份礼物,佟海涛也没来。韩子辉不想把他和佟海涛反目的事公之于众,他在叶晓晓面前给出的解释是:海涛有急事,回香港了。

佟海涛回到香港,内心的落寞可想而知,温柔的晴晴照顾着海涛,海涛终于紧紧的抱住了晴晴,算是对她的一片痴情的回应

债主们发难时的吵闹声被阁楼上的叶晓晓听到了,她为丈夫担心。韩子辉安慰晓晓后向楼下走去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