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25集剧情

叶晓晓赶到麦当劳,接走儿子韩冬回家。她没把见佟海涛的事儿说出来,对于迟到她只能用单位有事来搪塞。

对第二天的开标,韩子辉很有信心,他为叶晓晓勾画着未来蓝图:明天对于你我都是重要的一天,我要建一座大厦,以你的名字命名,就叫晓晓大厦。

晓晓看着这个雄心勃勃的男人,担心的说道:这些年你为了我,为了咱们这个家,玩了命的奔,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成就。我真怕,如果有一天,这一切忽然又都失去了,那你怎么办?韩子辉信心满满的看着晓晓:只要我韩子辉脑子还不傻,天就塌不下来,我一定会让你幸福一辈子。叶晓晓深深地感到,她的男人是天底下最棒的。

以为胜券在握的韩子辉遭遇滑铁卢,在开标现场,天美集团的王总宣布工艺厂地块的中标企业是时代地产。韩子辉很诧异,几年来他对京城地产各路诸侯很熟悉,没听过时代地产这样一家公司。然而,当时代地产总裁出现时,韩子辉一切都清楚了:佟海涛。

熟悉的河边,佟海涛、韩子辉并肩站着。佟海涛:这是我跟叶晓晓约会的地方,这是我初恋的地方,是你把我的一切美好都毁掉了,你有两下子,我没想到,七年前我让你倾家荡产,你居然还能爬起来。韩子辉:到现在我才知道,当初是你下的套。佟海涛:没错,你一边跟我做兄弟,另一边趁我不在,抢走了我最爱的女人。

佟海涛挥拳把韩子辉打倒:七年前,你打我我没还手,那是因为我看死你了,你在我面前连一只蚂蚁都不如。我就不明白,你哪儿好啊,昨天我见了晓晓,她告诉我,跟你在一起并不幸福,估计要没孩子,你俩早离了。一直没还手的韩子辉终于忍无可忍:我去你妈的!

两人打在一起,打得满脸是血。佟海涛指着韩子辉:你给不了晓晓幸福,我看死你了,有我佟海涛在,我就绝不会让你再有翻身的一天。

得知叶晓晓真的见过佟海涛,韩子辉勃然大怒:你怎么这么贱啊?叶晓晓惊呆了:你说什么?韩子辉:我说你贱!我是不如佟海涛,我是不能给你幸福,你去找他吧!叶晓晓:韩子辉你是王八蛋!气愤至极的叶晓晓板起凳子,把桌子、镜子打得粉碎。

愤然离家的叶晓晓找到佟海涛,大声质问:你都跟子辉说什么了?佟海涛:回到我身边吧,我会像对待公主那样对你,我会把你的孩子送去英国读书,我带你去意大利听歌剧。叶晓晓:你说完了吗?佟海涛:你生气的时候真是太美了。

佟海涛想吻叶晓晓,叶晓晓回敬给他一记耳光:没想到你变成这样,告诉你,甭管子辉怎么对我,那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这辈子都不会爱你,你死了心吧。

韩子辉一个人落魄地在小酒馆里喝闷酒,罗雪娟出现。韩子辉定定的看着雪娟。罗雪娟却冷冷的丢给他一句话:伤害一个人是要付出代价的,慢慢喝吧。说完转身离去。

韩子辉酒醉归家,叶晓晓正在收拾满地的狼藉。叶晓晓:回来了,粥给你热好了,喝点儿吧。韩子辉坐下,叶晓晓坐在他的身边:七年前结婚时,那是我认识的韩子辉,也是我喜欢的,今天你没失去什么,就算失去,还有我和孩子在你身边。这件事让你失去了曾经的兄弟,其实也让我们认清了一个人,我要选择佟海涛,十几年前我就会选,还会等到今天吗?叶晓晓的话触动了韩子辉,他伏在桌上哭了起来。

两强之争正式拉开帷幕,在一系列土地招拍挂的交手中,时代地产凭借雄厚实力接连战胜华辉置地,韩子辉陷入无地可拿的窘境。

佟海涛正为初战告捷欢欣鼓舞时,香港传来又一个喜讯,晴晴怀孕了。佟海涛决定先回香港照顾晴晴一段时间,临行前,他叮嘱麦克:派人盯死韩子辉。他就算开一个馄饨摊,你也得在他对面给我开一个美食城,我要让他在北京毫无立足之地。

竞争上的困局让韩子辉无计可施,就在这时,许久没联系的周主任打来电话,约他见面喝茶。

在五福茶楼韩子辉见到了周主任,周主任已从商业局调到了文化局,他找韩子辉帮忙想找块合适的地,建几栋职工宿舍。周主任讲了文化局的困难,资金少,没有建房用地,以城里目前每平米3、4千的造楼成本,他们只能承受每平米1千。

按照周主任的标准,韩子辉想到了自己熟悉的京东一带。隔天,他买了一些礼物,直奔上营村葛支书家。上营村靠生产石棉瓦富过一段,可随着建筑材料越来越多,石棉瓦逐渐被淘汰出局,上营村又开始为挣钱发愁了。

葛支书探明韩子辉来意,很兴奋:好事儿啊,要多少地?韩子辉:100亩,签二十年,一共5000万,先付500万,咱村不是土好嘛,拿一部分先建个砖厂,等到盖房,咱就用自己的砖了。葛支书一听乐坏了:太好啦,你等我信儿吧,就这一两天,我们就开村民大会,要真成了,你就把大叔给救了,我给你送锦旗。

胖飞见两个人总在公司附近转悠,起了疑,分析可能是佟海涛派来盯梢的,韩子辉也注意到了,为了防着点儿,他跟周主任的谈事儿地点改在了卡拉OK。

送走周主任,韩子辉和胖飞决定回卡拉OK好好庆贺一下,迎面正碰上一个闹事的酒客被几个看场子的人扔了出来,为首的刀子骂骂咧咧:再捣乱,卸你胳膊卸你腿。刀子一回头一眼瞄上了韩子辉:嘿,这不韩爷吗?韩子辉:好久不见。刀子:有小七、八年了,你可想死哥哥了,这儿遇着,好好喝一个。

几杯酒下肚,刀子旧账重提:哥们在狱里还真想你,当年有点误会,这篇咱翻过去,今儿起,咱就是兄弟。韩子辉也不想再跟刀子这种人纠缠,很客气地喝了几杯酒、寒暄几句,留了张自己的名片起身告辞。

出了卡拉OK,胖飞有点担心:这种人你给丫留名片,早晚找咱麻烦。韩子辉:十年前不怕他,现在我还会怕他吗?两人上了车,又发现了那两个盯梢的,韩子辉嘱咐胖飞,这段时间多安排点儿吃、喝、玩、乐。

麦克向佟海涛电话汇报盯梢情况:盯好几天了,这帮人天天玩。佟海涛:跟什么人玩?麦克:狐朋狗友、乱七八糟。佟海涛:咱们的工程怎么样?麦克:进行得很顺利。佟海涛:该盯还得盯,半个月后我就回来了。

保龄球馆里,葛支书扔球扔进沟里,自己差点没摔个跟头,胖飞一边看一边笑。葛支书:这什么玩意,地这么滑,摔得我够呛。韩子辉瞟了一眼远处盯梢的,压低声音:那事儿怎么样?葛支书:都同意,你是我们村的大救星。韩子辉:尽快签约,三天后,我把钱打到你账上。葛支书高兴地点头。

电话里佟海涛很费解:什么?农民?!麦克对着电话听筒解释着:臭老农,说什么鸡蛋全包之类的。佟海涛:不会这么简单。麦克:他不会又回去弄鸡蛋去吧。佟海涛:他要弄鸡蛋,你就弄个养鸡场,把丫挤垮。

韩子辉与周主任正式签约,周主任:记住对我的承诺,我要好房。韩子辉:我一定给您个惊喜。

回到北京的佟海涛佟海涛气急败坏的把盯梢人甲乙赶出房间。麦克自责:对不起佟哥,是我疏忽了。佟海涛:你这香港绅士没碰见过流氓,韩子辉有缝儿就下蛆。麦克:怎么补救?佟海涛:去附近村子看看,有没有地出让,我也盖楼,比丫便宜,我要让丫一平米都卖不出去,让他血本无归!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