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31集剧情

拆迁过程中,原来校办工厂的李胖子心存忌惮来找韩子辉,儿子要结婚,一大家子挤在一块不方便,他希望安置新居时,能把他一套大三居换成两处小的。李胖子的要求,韩子辉痛快答应,这让他感激涕零。没想到韩子辉这小子不计前嫌,让他这个长者真是无地自容。

时代地产资金状况不妙,麦克联系的几家银行都拒绝放贷,新楼预售遇冷,几处工地停工,佟海涛终于意识到资金链真的要出问题了。

拆迁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得到合理补偿的住户们签约搬家很踊跃,但还是出了一家钉子户,任由拆迁办事员磨破嘴皮依然不动窝。办事员没辙,请出了拆迁经理。

拆迁经理三番五次上门,条件开出了一大堆,还是未能让这户人家搬离,无奈之下,他找到韩子辉。听了拆迁经理汇报,韩子辉很奇怪:问这个拆迁的钉子户到底是谁?干嘛的非要见我?他是邮局的投递员,名字叫做叫刘建设。韩子辉顿时愣住了

韩子辉拎了大包小包的礼物来到刘家,看着昏暗的灯光下破旧不堪的小屋,韩子辉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而更没想到的是刘建设把他拉出屋外,迎面就是一记耳光。韩子辉被打懵了,刘建设看着韩子辉:你说你对同学都干了什么?你跟佟海涛成了仇人,胖飞跟你翻了脸,伤害了大力,抛弃了雪娟,曾经和你要好的同学,怎么忽然间就成了这样,我知道你如今早已经不是那个胡同里跟人打架的韩子辉了,你飞黄腾达了,可你也已经众叛亲离了,你数数,你身边还有谁?韩子辉看着刘建设沉默不语。还有,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吗?我只是想让你能跟我打个招呼,可是你派办事员来、派经理来,在你心里,我们是不是也变得一文不值?你如今已是高高在上的大老板,所以,我们只能对你仰望?好在你今儿还知道过来,我要不抽你一嘴巴,估计你还在想着拿钱怎么摆平我是不是?我今儿就给你个实底儿,虽然我没钱,可我也不想占你什么便宜,你就按政策该分我多少就多少,我要是多要你一分钱,我都不姓这个姓了!

刘建设的一席话,让韩子辉哑口无言。的确,当他风光无限的时候,他是不是已经忽略了太多的曾经?

夜深了,回到家中的韩子辉,翻出了久违的相册,看着毕业照上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感慨万千。晓晓有些奇怪的看着子辉问道:你怎么把它翻出来了?韩子辉:我想念他们,他们如今在哪里?二人唏嘘不已

佟海涛返回上官家,四岁的儿子见了他格外亲近,上官伯儒关心女婿在大陆的生意情况,佟海涛说自己的几个地产项目都在正常推进,他请教岳父怎么看待金融风暴,上官伯儒情绪很低,他说金融风暴搅得香港人心浮动,上官家族也面临着危机。

上官晴与佟海涛独处,发现丈夫憔悴许多,问他是否遇到了什么难处,佟海涛推说太累,晴晴了解丈夫的强悍个性,但还是忍不住安慰他,如果有问题可以找爸爸帮忙,佟海涛谢绝了妻子的好意,他说:从离开香港后,我发过誓不会依靠任何人,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娘俩受苦的。说着佟海涛一把将她搂住,向上官晴脸上亲去,却被上官晴慢慢推开。妻子的冷淡让佟海涛感到有些吃惊。

佟海涛又回到证券公司久违的大户室,感触良多。他询问麦克入市的准备情况,麦克说:资金全部入账,操盘手也已经到位,就等您一句话就可以入市。佟海涛让麦克盯紧港币汇率,只要港币异常变化,就是入市时间,他估计很可能就在最近几天。

果然像佟海涛预判的一样,三天之后,港币突现异常。佟海涛兴奋:索罗斯终于出手了。他向麦克发出指令:所有资金全部入市,买跌!

接连几天香港股市一路狂跌,人心惶惶。大户室里的佟海涛狂笑着,麦克说:股民赔惨了,经历此劫恐怕几年都恢复不过来。佟海涛很冷漠:那是因为他们不自量力,咱们的盈利有多少?麦克说:已经有几个亿了,什么时候平仓?

佟海涛觉得自己像个经验丰富的猎手,已经紧紧抓牢香港股市的命运之缰,他胸有成竹:这只是下跌的开始,这次我决定与索罗斯共进退,我要把一辈子的钱都挣了。麦克也很亢奋:佟哥,我相信你!佟海涛信心爆棚:记住了,我是佟海涛!

佟海涛在书房里见到了神情沮丧的上官伯儒,股市接连暴跌让上官家族公司的市值缩水至50%,佟海涛假惺惺地安慰:吉人天相,大势会好起来的。上官伯儒虚弱地说:你就别给我吃宽心丸了,索罗斯已经把香港变成了提款机,只要他不收手,香港就会被彻底掏空,下场会比泰国、东南亚更惨,到时候,没人救得了香港。

坐在半山区一间豪华餐厅里,望着空空荡荡的四周,佟海涛得意洋洋:看看这餐厅,过去来这吃饭得预订,现在有几个人?这就叫几家欢乐几家愁,再这样过几天,上官家就完了,我跟老头说过多少回了,他还劝我别赌,你记着,等咱们的资金完全撤出来之后,全力收购上官家族的股票。麦克:你要救?佟海涛:我要让上官家族改名换姓跟我姓佟。麦克:他可是你岳父。佟海涛:他把我当过人吗?我也让他尝尝被施舍的滋味。此时的佟海涛,已经接近了变态和疯狂的极致。

财务经理告诉韩子辉,佟海涛的几个工程都停了,资金也全部被抽走。陆雪涵分析,佟海涛可能又投了什么大项目,韩子辉把一份证券报放在桌上:我一直在琢磨,佟海涛哪来这么多资金,我现在想清楚了,是从股市上来的。陆雪涵担心:如果他要从股市再获取大量资金,咱们就更没空间了。韩子辉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老天非要绝我,我也无能为力,先把手头的工程做好吧,就当是我最后一个工程。

而此时的佟海涛并不知道自己早已经处于危机的边缘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