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别叫我兄弟 > 别叫我兄弟

别叫我兄弟第32集剧情

香港股市继续下跌,佟海涛的账面资金已经膨胀成几十亿港币,麦克觉得是不是该撤了,佟海涛问:索罗斯收手了吗?麦克:那倒没见动静。佟海涛:我说过与索罗斯共进退。

很快,情况发生了变化,恒生指数止跌了,佟海涛预感到发生了什么状况,打开电视。

香港电视新闻正反复播报香港行政要人的讲话。

特首董建华:特区政府有极大的决心维护联系汇率

财政司长曾荫权:我要重申,我们不会改变我们的货币制度或我们同美元的关系,拿港元投机而丧命的只有投机商。

麦克提醒佟海涛:香港政府出面了。佟海涛给麦克打气:你放心吧,他们斗不过索罗斯,越是这时候,我们越是要坚持祝

外面传来了欢庆的鞭炮声,电视新闻在播报:恒生指数止跌狂涨

佟海涛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问麦克:我们损失多少?麦克;我们所有的全没了。桌上电话响,麦克接听后向佟海涛转达电话内容:如果不还清欠账,他们将会起诉你!佟海涛平静地点了点头,告诉麦克离开。他摘下自己的手表送给麦克,作为留给麦克的唯一纪念。麦克不知所措

佟海涛一个人坐在海边,望着黑茫茫的大海。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淌着。突然,佟海涛猛地站了起来,对着大海怒吼:这他妈是为什么!

香港经济的复苏使得上官伯儒心情大好,佟海涛回到家却是脸色铁青,他理都不理上官伯儒,直接走向上官晴: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屋内,佟海涛向上官晴提出离婚,上官晴却将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了佟海涛面前:签字吧。原来上官晴在佟海涛不在的期间早就发现了他之前写给叶晓晓的没寄出去的信。佟海涛抬头看着上官晴:这样也好,省得我再说什么了,晴晴,别恨我,照顾好咱们的孩子。说完拿起笔在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佟海涛返回大陆公司,召集部属开会,让大家全力以赴,不计成本把公司所有地产项目全部转出去,尽快回笼资金。财务总监把一张法院传票交给佟海涛,说有三、四家甲方以挪用工程款、涉嫌商业欺诈的罪名把佟海涛起诉了,公司的高管们相继递交了辞呈,时代地产宽大的会议室只剩下佟海涛孤家寡人。

佟海涛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拿出当年与韩子辉的合影,看了许久后,将其慢慢的点燃,最后化成一缕灰烬,看着烟的升腾,佟海涛的眼中,闪过一丝凉意,他知道该了结的时候到了。他找来刀子,给了他100万作为安家费和最后一笔酬劳费用,让他为自己做最后一件事,绑架韩子辉,刀子爽快的答应了布置完一切,佟海涛回到酒店,他喝着红酒、听着音乐,开始给晴晴写信。

清晨,太阳照常升起,佟海涛穿着考究站在天台边缘,俯瞰着脚下的城市,八点到了,韩子辉出现,他没有被捆绑,身后也不见刀子的身影。

佟海涛被刀子耍了,他压根没想伤害韩子辉,他知道杀人偿命,蹲了几年大牢的刀子才没有那么傻,他拿着佟海涛给的100万直奔了飞机场,上飞机前,他给韩子辉拨了个电话:我是刀子,明天早上八点海涛让我把你绑到他们公司的天台上,要做了你,我不陪你们玩儿了,你们挺好的朋友怎么弄成这样了,你们神经病吧?别看你们比我有钱,我看不起你们,我还没活够呢,不陪你们丫疯了,我去享受美好生活啦。刀子把挂断的手机直接扔进垃圾桶。

天台上,佟海涛俯瞰着这座美丽的城市,韩子辉走到他身边。佟海涛凝视着远方:我曾经想征服这座城市。韩子辉:你不是想征服这个城市,你是想征服我。佟海涛苦笑着:我终于明白了,这么多年,我的一生一直在为你活着,没有你,我会生活很平淡,而正因为你,我活得却很精彩。韩子辉表情落寞:我怎么觉得有点儿悲哀。

佟海涛的眼神中依然充满霸气:我不觉得悲哀,起码我们生过,来过,爱过,恨过。韩子辉:我们之间的仇恨不光是因为女人。佟海涛拍拍自己的面颊:在你我的世界里,脸比命重。韩子辉:难道仇恨不能化解吗?佟海涛摇头。韩子辉抱着一丝希望:我们曾经是兄弟,难道不能重新来过吗?佟海涛笑着说:我累了,兄弟,来世吧。

佟海涛腾身一跃从天台上跳了下去,韩子辉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昔日美好的往事一幕幕浮现,韩子辉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晴晴读着海涛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封信,泪流满面

岁月流转,花开花谢。曾经的年少轻狂,都已随风飘散,那些遗失的美好,已定格成记忆,让每个人懂得了珍惜的含义

全剧终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