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风雨龙虎山 > 风雨龙虎山

风雨龙虎山第1集剧情

层峦叠嶂的龙虎山地区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两千六百年前的春秋时期,一位民间音乐艺人倾其一生打造了一把玉雕十三弦琴,这把琴比我们已知的战国编钟还早了数百年,堪称世界音乐史上器乐之鼻祖。艺人仙逝后,这把琴随之同葬于龙虎山一座神秘的崖墓之中……盗墓者蜂拥而至,有的帝王将相甚至派兵镇守,暗地里寻觅宝藏。两千多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道这把宝琴的真正下落,它神秘地湮没在历史的烟云里,直到我们的故事开始…… 民国十七年(1928年)初夏,上清古镇。 古镇里有张家和岳家两大家族,两家以泸溪河为界,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安无事。这一日正是张府里张老太爷张寿山过六十大寿,前来道贺的官宦富贾络绎不绝,一派热闹气象。张家大少爷张雪辰(在古镇上开了家瓷器店)、二少爷张雪芒(自幼习武,现为张府的总管家)以及待字闺中的小女儿张晨曦陆续登场。 张晨曦亭亭玉立,举止大方,惊艳四座。更有宾客借机流露出欲与张寿山结为亲家之意,张寿山不愿违女儿的意,一一回绝了。可张寿山心里也未免着急,毕竟女儿已二十出头,再不选婿恐有风言风语。张晨曦的姆妈私下询问张晨曦是否已有属意之人,张晨曦含羞不答。 此时,一个背着画板、绳索的青年正在遍布崖墓的峭壁上敏捷地攀沿着,他正是岳府里岳老太爷岳叔良的独子岳相忠,现就读于南昌美术学院,这次利用假期的时间回家写生。岳相忠对张家小姐的美貌早有耳闻,他画了一些奇山异石之后便觉百无聊赖,拿起望远镜俯瞰起了张府大院,张晨曦的一颦一笑尽收眼底,岳相忠大喜过望,如痴如醉地画了起来。 在古镇的一间密室里,一个阴谋正在紧锣密鼓地策划中,小头目藤井小野得到指令后决定当晚实施行动。 岳相忠的画纸上跃然而现一个天仙般的美女,岳相忠在落款处落上一个“岳”字后,举起画纸满意地欣赏起来,这时张府里鞭炮齐鸣,惊起了山林间一群飞鸟,岳相忠手里的画不慎飘落山崖,不偏不倚落在了张府后堂的屋脊之上。 岳相忠急忙下山,他自知闯祸不小,回家后不敢向父亲隐瞒,岳叔良听后暴怒不已,他训斥儿子说,此画若是落到张家人手中,正好给了张家藉口兴师问罪,若是落到外人手中,流言蜚语毁了张家小姐的清誉,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一阵山风吹来,画纸缓缓从天而降,正好落在了张晨曦的脚下,张晨曦捡起画纸,看到画像中的自己栩栩如生,不禁大为惊异,再看到落款的“岳”字后,不由花容失色,紧紧捏住画纸的落款处。张晨曦看到父亲走来,连忙向姆妈使眼色,姆妈会意,在其掩护之下,张晨曦把画纸悄悄藏在怀中。 家丁们在大门口发现一个奇怪的大礼盒,忙呈到后堂之上,打开后竟然是一具遍体鳞伤的尸体!死者正是张姓村人,死者妻子很快赶来,痛哭流涕述说丈夫一早去河里捕鱼,怎么会无端遭此横祸,并下跪乞求张老太爷为之做主。张雪芒检查死者伤痕得出结论,死者是被人乱棍打死,伤口特征是岳家特制的棍棒所至,并推测死者可能无意中闯进岳家的水域捕鱼而惨遭群殴,一石激起千层浪,当下张雪芒招呼起众家丁持械出门,众宾客见状纷纷告退。 夜幕降临,张家众人举着火把聚集在泸溪河畔,喊声震天兴师问罪,岳叔良父子不明所以,也带着众家丁赶到河畔从容应对。张家说岳家欺人太甚,岳家说张家血口喷人,一时间双方剑拔弩张,互相投掷起石块。张雪芒划船把尸体运到了河中央,岳相忠也划船前来甄别,面对事实,岳相忠无言以对。张家要把岳相忠押回张府,待水落石出,岳家给出一个说法后才能放人,岳家自然不从,双方僵持不下,张雪芒和岳相忠两人在船上较量起来,河两旁的家丁纷纷助威,张雪芒说三十年前父亲的张家刀虽然败给了岳叔良的岳家棍,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今天就是要为父亲一雪前耻。 就在此时,张寿山心头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急匆匆赶回家。果然不出张寿山所料,张府里出事儿了:围墙外打着灯笼巡夜的家丁边走边敲着梆子,他放下灯笼解开腰带小便,突然一个黑衣蒙面人迅速潜到家丁身后,摸出匕首一刀结果了家丁,随后他便“蹭”地窜上了张府的高墙。张府里只有张晨曦的房间亮着灯,她正焦急地等待着家人的消息,姆妈在一旁轻声安慰。黑衣蒙面人屏息一跃,落到了张府大院里,黑衣蒙面人见没有惊动任何人,便悄然向张府正房摸去,他抽出匕首,用刀尖拨动门栓,门发出轻微的“吱呀”声,黑衣人闪身进去。姆妈侧耳细听,询问张晨曦是否听到什么动静,张晨曦面露惊恐之色,连连摇头,姆妈笑言可能是野猫,便出门一探究竟,姆妈看到正房半掩的房门,正心生疑虑,一只野猫“蹭”地从房门缝隙穿过,姆妈释然,上前关门,突然被一掌击中,无声无息昏倒在地。 黑衣蒙面人直奔后堂而去,一个箭步蹿上香案,一把扯掉张家祖上的画像,画像后的墙上果然暴露出一个暗柜,黑衣蒙面人大喜过望,抽出背后的东洋刀将暗柜撬开,柜子里的金银细软“哗啦”一下流落一地,而他似乎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继续急切地寻找着,终于,一个用绸子包裹的东西映入眼帘,黑衣人迅速扯开,见正是自己要找的东西,忙揣入怀中,准备抽身离开。 张晨曦见姆妈迟迟不归,举着蜡烛来到院子中忐忑不安地呼唤着姆妈,她突然发现了昏倒的姆妈,不禁大惊失色,惊叫起来。黑衣蒙面人见只有张晨曦一人,便举刀一步步逼来,正在此时,大门被推开,张寿山赶到,连忙操起一把刀与黑衣蒙面人打斗起来。黑衣蒙面人武功也十分了得,眼看张寿山体力不支,已现败势,张晨曦急中生智,把蜡烛丢到柴堆之上,火苗蔓延开来。 泸溪河畔,张家大少爷张雪辰发觉父亲不知所踪,心中一惊,大声呼喊张雪芒上岸,这时张家众人看到张府大院里火光冲天,便知出了大事,一呼百应急奔张府而去。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