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燃烧的生命 > 燃烧的生命

燃烧的生命第1集剧情

字幕:九十年代末期,处在改革攻坚阶段的中国煤炭业,在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下、煤炭市场供大于求、整个煤炭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和考验,有的煤矿企业经过创新改革已经扭亏脱困,有的煤矿则陷入更为艰难,濒于颓败的绝境。 铅色的天空下,地处中国北方的同城第三煤矿、矿区一片萧条,矿工生活的棚户区内,一个大男孩(二十岁的矿工苏林)惊慌地奔跑喊叫着寻找他的爷爷,当热心泼辣的矿长媳妇孙嫂得知伤残的老劳模苏喜贵,为了不拖累考上大学的孙子去上大学、很可能选择轻生时,立即敲打着脸盆号召在家的老少爷们、姑娘媳妇一起出动寻找失踪了的苏喜贵…… 冰冷的铁道上,须发皆白、柱着双拐的的苏喜贵吃力坚定地走来,当他听见远方火车的汽笛声,抬头看着向自己飞驰而来的火车时,他冰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从容地丢掉双拐,仰卧在铁道中安静地闭上眼道,我的好孙儿,没了爷爷这个累赘,你可以安心去上大学了,你爷这就去给你爹娘报喜了…… 当苏喜贵静候死神降临时,喊叫着、奔跑着、洒泪而来的矿山儿女拦住了奔驰而来的火车,强行把一心要死的苏喜贵抬下了铁道,面对泪流满面的孙子和一张张同情关切熟悉的脸,绝望的苏喜贵发疯般地叫喊,他早就是废人了,活着除了给孙子给矿上添麻烦增加负担还能做啥、他们不让他死不是救他,是害他、害他的孙子、害整个矿山…… 工会劳保部长曹雨亭和矿长孙忠诚来到苏喜贵面前,工会劳保部长曹雨亭紧紧抱住苏喜贵贴着耳朵说,老哥,五九矿难中、我们六百多个兄弟死在井下,你我命大、死里逃生活到今天不容易,今天,矿上和家里遇到点麻烦你就要自决生路,你咋有脸去见那六百个死了的兄弟…… 在一片唏嘘声中,苏林背起羞愧的爷爷走了,他告诉爷爷、只要爷爷好好活着,他就是要饭也要去北京上大学、如果爷爷死了,他就一辈子下井、决不去上大学…… 充满生机的同城二矿篮球场上,四十六岁的二矿矿长赵志坚球风凌厉,当他冲破四五个小伙子的围追堵截连投两球为自己的球队赢得最终胜利时,他看见了在场外为自己鼓掌的领导、矿务局党委书记毕四海…… 二矿小餐厅内、毕四海和赵志坚喝下一瓶高粱白酒后,赵志坚问上级领导亲自来找他所为何事,毕四海微笑说是好事,局里因为他领导二矿走出困境有功,决定奖励他,调他回三矿当矿长,他从此可以结束单身生活,天天和他的漂亮的老婆搂在一起睡觉了…… 明白领导真实意图的赵志坚告诉老领导,在煤炭市场如此疲软的今天,他能让二矿起死回生,未必能让三矿起死回生,毕让他说出理由,赵志坚实事求是地说,八年前他只是从三矿出去的一个技术员,他在那有太多的老师傅老朋友老领导,他担心自己在三矿狠不下心,放不开手脚、抹不开面子、难以承担领导的重任…… 毕四海听完赵的理由后,心情沉重地告诉赵志坚,如果他真的对三矿有感情,他就应该义无返顾地去三矿,放下所有包袱,施展自己的全部能耐让三矿走出绝境,因为三矿现在已经到了不是生就是死的边沿、只要他能领着三矿走出一条活路,他相信他过去的领导,师傅一定会全力支持他的工作…… 又一瓶酒下肚后,在毕四海的激将下,赵志坚涨红了脸告诉毕四海,为了三矿两万多弟兄姐妹父老乡亲能过上好日子,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他也往里跳了…… 晚上十点,突然回到三矿、回到家的赵志坚让老母亲意外欣喜,就在老母亲放下手中剪纸刀忙活着给他做饭时,正在和儿子赵文做斗争的妻子钱红给丈夫冲了一杯咖啡,让丈夫喝了一口长长精神后,便迫不及待地让丈夫赶紧尽父亲的职责,好好规劝大学落榜的儿子,立即辞掉矿上的工作,回杭州外婆家全力补习、明年继续参加高考、她这辈子陪丈夫牺牲在这个鬼不生蛋的地方了,一定不能让儿子也牺牲在这个鬼地方…… 当赵志坚吃着母亲做的悠面,通过和儿子的沟通,确认已经在三矿工作了两年的儿子已经对高考产生了抵触和厌倦情绪后,不但没有强逼儿子继续高考,反而顺势利导要儿子安心本职工作,要做工人,就做合格优秀的工人…… 赵志坚对儿子的态度让外科主任钱红气不打一处来,她问赵志坚,这些年他为矿山丢妻舍子,卖命地做贡献,他落到什么好处了,赵说他升官了,他从一名一线矿工步步提升当上了领导上万人的矿长,再干两年,他也许就能升局长了,钱红讥讽说他这种只知道埋头拉车挨鞭子的傻牛,升了局长又能怎么样,不做贪官,除了更忙更累更不管家外,没有任何好处…… 对妻子的抱怨,赵志坚还没说话,老母亲听了不高兴了,她说媳妇要想过阔太太生活,当初就该嫁贪官,嫁海外华侨,不该死气白赖嫁他的傻儿子…… 和妻子三个月没见面的赵志坚本想和妻子亲热放松一晚在投入紧张的工作,没想到满腹怨气的妻子讥讽他不算,又把矛头转向了她的母亲,赵志坚关着门可以容忍妻子对自己讥讽,但决不容忍妻子对母亲讥讽,他火冒三丈地呵斥了和母亲斗嘴的妻子后,两人背对背睡了一晚,天不亮、重任在肩的赵志坚便穿起衣裳出了门…… 上午十点,当工休的赵文骑着自行车来到矿小、找到当老师的女朋友孙小梅,告诉小梅,他决定不再考学,一辈子留在矿山跟小梅生活在一起时,随着凄厉的警报声响,一场“矿难”突然来临、整个矿区陷入一片混乱中…… 身为矿救护队员的赵文以及担心父亲正在井下的孙小梅顾不得多想,本能地放下一切事情,骑着自行车追撵着救护大队的救护车辆向事故井口而去…… 三百米井下,迷宫般烟雾弥漫的巷道中,工人们惊慌地奔跑着,正在矿下检查工作的矿长孙忠诚强做镇定,高声叫喊让工人们戴上自救器,不要慌张,有秩序地撤除,可是惊慌的工人们没有人听他的话,只用毛巾捂嘴慌乱奔跑…… 矿山医院,警报声中,外科主任钱红和急救人员慌张地来到急救车前,却因为急救车司机喝醉了酒开不了车,正当钱红着急地不知道怎么办好时,在医院刚割完盲肠的工会劳保部长曹雨亭见义勇为,不顾伤口未痊愈替代司机开着救护车载着急救人员去现场…… 事故井口现场,匆忙中带着孙小梅赶来的赵文、一听孙矿长的确在井下,穿上黄色救援服,慌忙中没有背氧气呼吸机就要跟随救护队下井救人时,被突然出现的父亲一把抓住,厉声呵斥,你这样下去不是去救人,而是去找死!……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