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毕业歌 > 毕业歌

毕业歌第40集剧情:桑霞被释放

没办法的洪望楠只身一人来到保密局要求季家鸣把桑霞放了,季家鸣虽然是洪望楠的好友,但他态度坚决地表示不能放走桑霞。季家鸣认定桑霞就是共产党,他告诉洪望楠自己也是无能为力,只有靠国共合作的趋势才能决定可不可以放走桑霞。

王沐天打算利用外界舆论对国民党保密局进行抵抗,他联系到自己在纽约时报驻华的记者朋友,并把桑霞的事情大致地描述了一遍。现在美国人本来就对经济和政治都很腐败的国民党十分反感,再加上这样无缘无故逮捕一名上海女商人的事情,报道出来一定会引起上海各界舆论的轩然大波,记者朋友决定帮王沐天这个忙。

隔天报纸面世,桑霞被捕一事一下子在上海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美国将军对国民党越发地失望,舆论形式对国民党十分不利。局长打电话质问季家鸣这个保密局处长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甚至还被捅到媒体上了。局长让季家鸣尽快将桑霞是共产党这件事坐实,以免成外界口中诟玻挂断电话后,季家鸣立即下令让手下对桑霞施用酷刑。

然而桑霞面对酷刑就像痛觉神经坏死一样,不管多残忍的酷刑用到她的身上,她都一声不吭,不肯说出自己是共产党的事。季家鸣甚至让手下拿出烙铁吓唬桑霞,威胁她如果再不说出实情就把烙铁烙在她的脸上,桑霞的脖子都被烙铁烫地脱了皮,她还是一声不吭地默默忍痛。

外界的舆论声越来越大,没办法的保密局局长只好命令季家鸣尽快把桑霞放了。眼看抓到手的共产党员就这么被放了,季家鸣很是憋气。最终季家鸣通知洪望楠过来领人,洪望楠接桑霞回了家,两人在家中谈话,洪望楠意识到有人在监听他们的对话,两人尽量地压低声音并把重要信息写出来告诉对方。正是季家鸣在监听俩人说话,他只听到了洪望楠和桑霞在聊身上伤口的事情。

王沐天躲到了朱玉琼和洪妈妈暂住的家里,刚呆没几天,上级便打电话联系他表示他的各种信息已经暴露,必须马上撤离上海,并安排接应人员隔天带他走。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