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离婚协议 > 离婚协议

离婚协议第10集剧情

  酒足饭饱,大家又起哄去了KTV,有一些路程较远家里有事的人先走了,偌大的包房没有坐满,而且男的多女的少,倪楠几个电话又找来了一群女孩儿,这下热闹了起来,推杯换盏歌舞升平。
  当倪楠郑重地把 高冶平介绍给她的姐妹之后,这群女孩就盯上了高冶平,前呼后拥围在身边高总长高总短,就在高冶平有些不自在的时候,倪楠把她们推开,说高总夫人可是女中豪杰,女孩们都一致惋惜。正当这个时候,高冶平的手机响了,果然是 于文雅打来的,高冶平看了一眼,挂断了。常怀德问是不是高总夫人,高冶平面子下不来,表示今天玩得尽兴,谁都不能影响情绪,可常怀德将高冶平一马,说他挺不了多久就得给家里回电话,没准过一会儿自己就跑回家了。
  不知道是喝了点酒还是最近心里实在憋闷,高冶平打开手包,又掏出一摞钱,摔在桌上,让大家随意点酒,不醉不归。高冶平的举动引起女孩儿们的齐声尖叫,常怀德来劲了,也掏出一把钱,说今天高总如果不回家,这些钱也都消费掉。
  高冶平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再次响起,本来喧闹的包房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高冶平。高冶平看了眼手机,拿起来,刚接通,电话里传来于文雅歇斯底里的喊声。高冶平不怒不恼,简单说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包房里沉寂了几秒钟,又爆发出一阵欢呼,女孩们都说高冶平太男人了。欢笑声还没过,电话又响了,高冶平接电话,于文雅问他,你现在在哪?!高冶平把手机递给身边倪楠叫来的一个女孩儿,让她告诉于文雅这是哪儿,女孩也借着醉意,对着电话胡说八道了一通,更要命的是,这个女孩也姓叶,她自报家门说我叫小叶,高总现在很忙,没时间跟您通电话,请稍候再拨。
  包房里的气氛达到了顶点,三四个服务生一起上洋酒,喧闹中,高冶平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没人发现,高冶平接了电话,那边传来于文雅声嘶力竭的叫喊:高冶平你给我滚回来。
  "不回。"
  "不回就离婚!"
  "随便!"
  于文雅把电话摔得粉碎,她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可是没有用,她只能尽情发泄,不然她就会疯掉。
  于文雅摔台灯、电话、照片的时候,王亚琴想要敲门进去看看,被 高恒源一把扯回了屋。
  高冶平一夜未归,于文雅坐了一夜。
  高冶平是被倪楠她们送回办公室,大家都走了,倪楠还在照顾已经不省人事的高冶平。高冶平起身要喝水,被倪楠搀扶,倪楠的身体和高冶平贴得很近,高冶平醉眼惺忪地搂住了倪楠,倪楠闭上眼,期待着高冶平下面的动作,过了一阵儿,倪楠感觉不对,睁开眼,看到高冶平已经昏睡了过去。
  天蒙蒙亮,于文雅想明白了,她起身收拾自己的贴身物品,弄得山响,等她一切都收拾好,走出屋的时候,看到高恒源和王亚琴在门口看着自己。
  王亚琴问她怎么了?
  于文雅头也不抬地说:我要跟高冶平离婚。
  什么?高恒源把声音提高了八度。
  "离婚!"
  于文雅以为他们会劝自己,就像小说、电视剧中的公公婆婆一样苦口婆心,她也准备好了一通话来回绝他们,可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于文雅说完这句话发现半天没人回应,不禁回头去看,发现身后已经没人了,高恒源和王亚琴在客厅,高恒源抱着电话,王亚琴翘首企盼。
  于文雅清楚地听到高恒源说:文平,你弟弟要离婚了!真的真的!
  高恒源的声调表情像极了革命即将胜利之时的地下党,压低声音又按捺不住激动。他接着又给所有的亲戚都打了一通。
  于文雅险些被气晕过去。只有女儿琪琪被吵醒后,抱着于文雅的大腿哭喊不许她走,连王亚琴都掰不开琪琪的手,最后于文雅带走了琪琪。
  于文雅无处可去,只能带琪琪去了哥哥家。 于志忠安慰妹妹,并告诉她可以住在这里,他跟女朋友去店里住。于文雅想了一会,又要带琪琪走。于志忠以为妹妹不好意思住,于文雅却说她要把琪琪送回去,凭什么自己带孩子出来,留高冶平只身一人好寻下家?
  高冶平醒来的时候人在办公室里,倪楠说是他们送高冶平回来的。这样的状态无法工作,高冶平起身回家。倪楠问高总昨晚的事还能想起什么?高冶平说自从在KTV连干几杯之后,后面的事一概不知了,倪楠很失望。
  高冶平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坐满了亲戚,七大姑八大姨都来了,大家七嘴八舌评论高冶平的婚姻,但结论都很一致,那就是于文雅配不上高冶平。
  他们说了一半。大门开了,于文雅带着琪琪进来,看到屋里的这群人,于文雅二话没说,转身自己走了出去,门被重重地关上了。
  所有人又是一轮批判,高冶平从始至终只说了一句话:你们能出去一会儿吗?
  屋里安静了,只有琪琪一个人哭泣的声音。
  这群亲戚里唯独没有高文平,不是高文平不想来,而是她现在遇到了比弟弟离婚更重大的事情。高文平昨夜是夜班,在换衣服准备下班的时候接到父亲来的电话,她准备直接去娘家,又担心小胡没吃早饭,所以买了早点回家,在楼下就看到一辆搬家公司的车停着,她上楼才发现自己家的门开着,一群人在往里搬东西。高文平急了,上去跟人理论,这才知道小胡把房子卖了,白纸黑字,房本公证处的公章手续一样不缺。
  高文平打小胡的电话,关机,她一股火上头晕了过去。
  王亚琴留亲戚们吃饭,大家嘴上说不吃,却没人肯起身。于文雅不在家里,也确实没人能下厨做饭,于是高恒源要请大家到楼下饭店去吃,他让王亚琴给高冶平打个电话,电话是打通了,却半天没人接,高恒源怕大家干等着,就先带他们下楼去了。
  王亚琴跟高冶平谈,问他们一共存了多少钱等等,高冶平来不及回答,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敲得跟着火了一样急,开了门一看,是面无血色的高文平,俩眼哭得跟烂桃一般。高文平哭着说小胡不见了,他背着自己把房子卖了。这如同一个炸雷,连高冶平这般沉稳的人都吓了一跳。王亚琴问清楚了,赶紧要下楼去找高恒源,被高文平拉住了,那么多亲戚怎么开口说这件事,岂不是丢死人了。高冶平给父亲打了电话,让他赶快回来,有重要的事。
  高恒源刚喝得半醉,回来一听这件事,酒全醒了。他记得当初高文平说房子的户名是她,小胡怎么卖?高文平这才说实话,户名是小胡,他说自己有公司方便贷款。那公司呢?早倒闭了。如今欠银行的贷款还清了,她跟小胡虽然在一起住,却无夫妻名分,小胡完全可以自己卖掉房子,合理合法。
  一个天大的哑巴亏,一个天大的骗子。高恒源跳着脚要找小胡拼命,他在虞江总有家吧?他不是从石头缝里跳出来的吧?找他父母去!可高文平不肯说话了,只顾哭,气得王亚琴高血压上来了,躺在床上直哼哼。琪琪也睡醒了,哭着要找妈妈。家里乱成一团。
  高文平走了,她说去找小胡,高冶平要跟她一起去,被拒绝了。
  于文雅把琪琪送回家,自己去了小丁家。丁敏看到憔悴的于文雅差点没认出来,于文雅跟小丁把嫁进高家前前后后几年的苦水都倒了出来,小丁只能安慰加劝解,说来说去,于文雅感到对于高家,她竟然有太多舍弃不了的东西,最起码,女儿琪琪就让她不能潇洒的说走就走。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