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离婚协议 > 离婚协议

离婚协议第30集剧情

  不再敲门,而是静静坐在楼梯上等于志忠。
  于志忠开门,看到高文平坐在楼梯上昏昏欲睡,不禁鼻子一酸,跟高文平紧紧拥抱。
  丁敏的婆婆卖烧烤的时候被同行挤兑,老太太忍不住回了几句嘴,结果被人欺负。赶来给母亲送东西的邱枫看到这一幕,本来就心焦的他要跟对方打架,无奈腿脚不方便,结果被对方打了一顿。有邻居看到,赶紧跑去告诉正在楼下带孩子乘凉的丁敏,丁敏疯了一样冲过去,对方从没见过如此厉害的女人,双方被围观的群众劝开。对方给丁敏丢下几百元钱,丁敏愤怒地把钱丢回去。
  回家之后,丁敏给邱枫上药,婆婆忍不住流泪,说自己老了不中用。丁敏安慰婆婆,让婆婆在家带孩子,以后她出去卖烧烤。
  于文雅被经理叫去陪一位重要的客户喝酒。于文雅坐在包间里,看到对面包房门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去,那是高冶平。
  高冶平在那个包间被奉若上宾,坐在主宾位,正好跟于文雅面对面。于文雅喝酒很爽快,让经理和客户都很满意。只要包房门开,她的眼睛就向对面看去,她看到高冶平身边围了一群女人,个个都在跟丈夫献媚。
  于文雅跟客户提议,她连敬五杯,没等客户回答,于文雅一连干了五杯,把客户吓得目瞪口呆。于文雅说不勉强,如果不喝可以,帮我们签了这份合同。
  接下来签合同的时候,于文雅已经看不清楚人了,感觉天旋地转。
  于文雅干杯的时候,高冶平正好走出包房去卫生间,那一幕都被他看到了。
  客户签了合同,也趁着醉意问于文雅是否满意,说着说着手就上来要搂于文雅,于文雅本能地往后一躲,倒在了一个人的怀里,那感觉、味道是如此熟悉。
  果然是高冶平。
  在场的人没人认识高冶平,大家要对这个不速之客发火,但碍于高冶平仪表不凡,身后还跟着司机小陈和秘书倪楠等随从,王玉清乍着胆子问了一句:你是谁啊?
  我是他老公。高冶平把于文雅背了起来,抱歉,她不能再喝了。高冶平把于文雅背下楼,于文雅不停地挣扎,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们。
  小陈早就把车准备在门口,高冶平把于文雅塞进车里,疾驰而去。
  于文雅感到胃里翻江倒海,小陈把车停下,高冶平又扶于文雅下车吐,可于文雅早已动弹不得,高冶平就让她吐在车里。
  这可是奔驰,小陈心里很心疼。到了高冶平的公寓楼下,小陈帮高冶平把于文雅扶进了屋,高冶平给了小陈一些钱,让他连夜去把车好好洗洗。
  于文雅躺在床上又是一阵狂吐,高冶平为她收拾,嘴里不停地叨咕抱怨于文雅逞能。于文雅真是醉糊涂了,又踢又打,高冶平抓住她的手,大吼:我是高冶平!
  这一句果然有效,于文雅睁开眼睛,看到高冶平的脸,一头扎进高冶平的怀抱。
  冶平,我想你了。
  这是于文雅睡前最后一句话。
  第二天,于文雅压根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她还纳闷自己为什么在高冶平的公寓。高冶平讽刺地问她,女强人醒了?
  于文雅想起来了,昨晚她看到一群女人围在高冶平身边敬酒,于是自己连干了几杯,后面的事就不记得了。
  接下来又是惯常的斗嘴吵架。
  高冶平临走前,回头跟于文雅说:以后应酬太晚,打个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于文雅面无表情,但是心里一颤。
  于志忠一早就来到文雅家,文雅妈正在着急女儿一夜没回,于志忠仿佛有话要说,结果支吾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说离开了。
  于文雅没有去上班,而是请了假。经理很为于文雅昨晚的表现高兴,爽快地让她好好休息。于文雅回到家,文雅妈问她昨晚去了哪儿,于文雅随口撒了个谎。文雅妈说你哥刚走,他好像有事要说,结果半天也没说明白。于文雅告诉妈,我哥跟高文平在谈恋爱。文雅妈很惊讶,于文雅赶紧说这事还没一定呢,高家反对得很激烈。
  让于文雅更惊讶的是,文雅妈问了问简单的情况,表示:你把我的意见告诉你哥,我不反对!
  于文雅不禁观察母亲,文雅妈若有所思,表情很奇怪。于文雅真以为母亲同意了,很高兴。
  拿到驾驶证之后,于文雅买了一辆车,闲来无事上街练手。在一家酒店外看到了高冶平的车,她打发走了司机小陈,在门口静候高冶平。
  高冶平酒过三巡,出来的时候看不到小陈,却见到于文雅,于文雅请他上车。在车上,微醉的高冶平含笑看着妻子,尽管于文雅的驾驶技术还有些生疏,但高冶平发自内心对她的变化感到欣慰。
  丁敏开始自己出去卖烧烤,细皮嫩肉的她什么都顾不得了,附近的同行也不敢欺负她。但是丁敏觉得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她看中了一家正在外兑的小饭店。
  丁敏早早收摊回家,把开饭店的想法跟邱枫和婆婆说了,丁敏表示钱她自己去想办法。
  高文平给了父亲一个选择题:要不祝福我们,要不永远失去女儿。临走,高文平告诉父母,这个婚我们结定了。
  夜晚,高恒源和王亚琴都失眠了。高恒源还是坚决不同意,甚至要去找于家的人拼命。王亚琴跪下求高恒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对女儿,女儿她们真的是相爱了。高恒源也哭了,说担心文雅妈欺负女儿。
  不论多么不情愿,两家人还是坐在了一起。于文雅的父亲听说了这件事,在电话里痛骂了一顿于志忠,并告诉老伴儿和于文雅,他坚决不同意,而且他也绝对不会去参加婚礼。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于家和高家能去的人都去了,这就是正式的会亲家。
  文雅妈故意迟到了半个小时,让高恒源很不满意。而且文雅妈端着架势,面露微笑,颇有些笑里藏刀的意味。高恒源开门见山,说本来不同意,但双方儿女愿意,就不再过多干涉。过去呢,有什么恩怨,看在孩子面上,一笔勾销。不管怎么样,这也算亲上加亲,长话短说,房子,钱,你们家打算出多少?
  文雅妈不慌不忙表态:钱,一分都没有!房子,就是于志忠现在的小屋。文雅妈振振有词,当初娶文雅的时候,你们家出房子出钱了吗?很清楚一句话,你们当初用什么条件娶文雅,我们就用什么条件娶文平。
  双方又是剑拔弩张,谁都不让份,又把于文雅跟高冶平多年前的事情翻出来说,最终文雅妈拉下脸来告诉于志忠,你要是敢娶她进门,怎么领进来,我就怎么把她踢出去!
  说完文雅妈拉起于文雅就走。
  高恒源对这一切倒是心里有准备,走就走!正好不愿意嫁给你们家!可是高文平提出,没钱没房子我也要嫁给他。
  高恒源又是一阵暴怒,高冶平求父亲,别再逼姐姐了,她的态度很明确了,你们就算再怎么不同意,他们还是会走到一起的。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