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决战前 > 决战前

决战前第2集剧情

唐宗年的车队已经出发,租界公董局也在现场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叶锦堂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静候在伏击点。唐宗年忐忑不安来到现场,在车内看到了混在记者群中的韩冬麟,唐宗年心中有些安心。叶锦堂时时注意唐宗年的车队,紧盯唐宗年下车那一刹那准备开枪。谁知唐宗年刚下车那一刹那,叶锦堂的隔壁房间突现一声枪响,唐宗年倒地。叶锦堂很快便逃出了危险地带,一直往接头地点而去。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是,那一枪,究竟是谁开的?叶锦堂迅速到约定的地点等待接应,不料在接应点突遭袭击,三名枪手伏击叶锦堂。叶锦堂虽中枪,但仍将三名枪手一一射杀。叶锦堂发现三名杀手的身份都经过伪装,但一时之间却无法判断真实身份,叶锦堂来不及多想,只能迅速撤退。 冯楚良和渡边的棋陷入僵局,此时消息传到:唐宗年和叶锦堂都没死。两人都是一愣。渡边没有做声,想等冯楚良的反应。冯楚良觉得其中一定有问题,但并未表露。叶锦堂的伤势越来越严重,但他很明白,接应地点暴露,一定是内部出现了叛徒。叶锦堂首先怀疑自己同组的搭档汪同林,直接便往汪同林隐蔽处。谁料刚找到汪同林,杀手田中便追踪至此,汪同林带着叶锦堂杀出,在安全处替其疗伤。

冯雨菲正在为晚上的叶锦堂生日会而准备,不料接到医院的电话,让她迅速回到医院救治病人。

冯楚良得到证据准备发难,渡边此时竟亲自登门。渡边表示冯楚良从他那里已得到太多好处,一路晋升。如今他也迫不得已出此下策,为的是保住自己的位置和他们的共同利益。冯楚良表示自己难以向重庆交待,渡边建议,只要叶锦堂一死,便可以将行动失败责任推在他的身上。

冯楚良没想到渡边竟然来教自己该如何行事,很是不满。渡边看到了冯雨菲为叶锦堂所布置了一半的生日会,便问及冯雨菲之事,冯楚良最担心的事终于到来:冯雨菲成为了间接的人质,渡边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冯楚良警告渡边,自己宁愿牺牲叶锦堂,也不准让渡边接近冯雨菲一步。渡边得意。

渡边实则一直在寻找机会,他虽为特高科高官,但和冯楚良却一直勾结,互相牟利。冯楚良表面谦逊,但却高傲不羁,虽身处上海危境,但为人做事刀切豆腐两面光,人脉极广,所以虽知冯楚良军统身份,但特高科有时还不得不需要冯楚良的帮忙。此次为配合日军的作战计划,渡边决意扭转局势。冯楚良没有想到,女儿成为了自己的软肋,他深知渡边的心狠手辣,他唯有配合,牺牲叶锦堂。

冯雨菲回到家中,遇到渡边,冯楚良无奈介绍渡边是自己的客户。渡边邀请冯雨菲月底参加酒会,冯雨菲欣然答应,冯楚良虽极力借口拒绝却仍没有用。冯楚良被渡边抓住了软肋,一旦冯楚良手中没有渡边的把柄,便可能从此被动。

冯雨菲苦等叶锦堂,要为他庆生,但迟迟没有等到叶锦堂,也无法联系上。冯楚良告诉冯雨菲,他派了叶锦堂去外地出差,冯雨菲很是失望。

叶锦堂奔赴联络点,却发现一直作为情报站的钟表店竟然被摧毁。而通过军统秘密留下的暗语得知,自己竟然被宣布是叛徒,叶锦堂震惊。叶锦堂被军统特工包围,汪同林也开始起疑,叶锦堂无法对同僚下手,继续躲藏,寻找真相。

冯楚良静待叶锦堂的消息,此时重庆来密电,冯楚良报告射杀唐宗年成功,但生死未卜,而更麻烦的是叶锦堂临阵叛变。重庆下令马上锄奸,因叶锦堂叛变将会给军统造成大灾难。

特高科和军统都开始寻找叶锦堂,叶锦堂到处躲藏。渡边好不容易有此良机除去叶锦堂,于是马不停蹄派杀手田中追杀叶锦堂。叶锦堂和田中开始周旋。

叶锦堂被包围在法租界的边缘,渡边和军统都摸到了叶锦堂的线索,各自准备行动。叶锦堂眼看便要被两面夹击。叶锦堂设计令双方的杀手入圈套,渡边的杀手误杀军统特工,叶锦堂趁乱脱身。

叶锦堂摆脱尾巴,想要联系上冯楚良,他必须要搞明白,所发生的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提前开枪,为什么接应地点被泄露,为什么自己背上了叛徒的罪名。叶锦堂悄悄前往古董店,店门口的广告告示上有冯楚良留下的暗语:离开上海。

毕竟是自己用了心血培养的杀手,冯楚良并不想就此让叶锦堂送命。他也不愿让渡边继续得逞,从现在开始,他和渡边的博弈刚刚开始。

叶锦堂确定冯楚良安全,决定不离开上海,他要自己找出元凶,还自己一个清白。为躲避连续追杀,他必须寻找安全地点过渡。幸得叶锦堂执行了多年的特工任务,在上海各处,他都有为自己留下过应急点。叶锦堂在车站的行李房取出存放的行李,更换了新的身份证明和法租界通行证,进入法租界,让自己能有喘息的机会。

叶锦堂在报摊看到了唐宗年被刺的新闻,得知唐宗年现在还未死,在法租界的医院。叶锦堂前往法租界,一来躲避日方的追杀,二来准备打听唐宗年的消息,没能一枪要了唐宗年的命,始终让他耿耿于怀。杀了唐宗年,就能证明自己并不是叛徒。汪同林同意叶锦堂的想法,两人决定行动。

同时韩冬麟正在准备设计营救唐宗年的计划。在公董局潜伏的地下党给韩冬麟送来消息,唐宗年没有生命危险,但必须要将他救出,多耽误一天,他的重要情报就有可能会被敌人得到。

叶锦堂为了设法进入公济医院,和汪同林做了一个计划,两人决定从叶锦堂所受的枪伤上寻找机会,汪同林利用自己的枪械知识和帮会关系,制造了一场俱乐部纠纷,叶锦堂用汤永桥的假身份,作为被害人被送入公济医院。他的病房,就正处于唐宗年病房的楼下。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