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决战前 > 决战前

决战前第3集剧情

叶锦堂被公济医院收治,巡捕房也将此当成一件治安案件进行盘查询问,但在其化名汤永桥的身份证件和通行证上找不到什么错误。由于叶锦堂为能在租界公开活动,之前曾以汤永桥的身份在租界作为钢琴家教,教过一些学生,于是也有不少人证证明叶锦堂的身份,巡捕房确定叶不过是在这场纠纷中的受害者而已。

冯楚良和渡边都失去了叶锦堂的下落,冯楚良和于德胜查遍了所有的情报站,都没发现叶锦堂的踪迹。冯楚良以为叶锦堂已经离开上海,他想要快些着手解决雨菲的问题,不能让自己再受渡边的牵制。

冯楚良对于渡边摆了自己一刀耿耿于怀,他一边准备尽快安排 冯雨菲离开,一边也准备打探消息,渡边所说的后面的大计划究竟是什么。为了这个计划,渡边急着要除去叶锦堂和军统的情报网,特高科很久都没有这样的大动作,对于军统的情报网要如此提防。冯楚良觉得一旦自己能得到一些消息,便能由被动转而主动。只要计划情报到手,他也就可以和渡边讨价还价。毕竟,光是靠他和渡边暗中所做的鸦片买卖,毕竟也不保险,阴险的渡边可以随时去除冯楚良这个搭档,另推他人上台。

(背景简介:该时期中日双方都有情报人员进行鸦片买卖贩运,尤其日军靠贩卖烟土鸦片来补充军费。渡边放货给冯楚良,冯楚良主要做上海到四川的运输。发战争财一是武器,二是毒品。这是冯楚良要留在上海和渡边合作的主要原因,都是利益驱使。)

冯楚良让于德胜把重点放在调查渡边的行动上。

叶锦堂开始在医院悄悄追查唐宗年的下落,几次都与在忙碌的冯雨菲前后交错。(冯雨菲作为回国的医生,并不参与治疗叶锦堂这样的病人,而直接被派去照料唐宗年)

而此时,韩冬麟在地下党组织的助手——女地下党员 亚楠随一批护校的实习生顺利进入了公济医院,同样也在打听唐宗年的情况。亚楠被分配看护叶锦堂,而并不是专业护士出身的亚楠时常出错,叶锦堂也不配合“治疗”,两人时常矛盾。

亚楠虽年轻,但已有多年的情报实战经验,在医院中,她顺利的找到了唐宗年的下落。亚楠原本计划击晕护理唐宗年的冯雨菲,设法将唐宗年救出,但被韩冬麟阻止。

不料在工作中,冯雨菲很乐于帮助亚楠,亚楠觉得冯雨菲为人单纯,认可了冯雨菲的为人。冯雨菲很高兴在回国后结识了第一个新朋友,并建议同亚楠以姐妹相称。叶锦堂几次和冯雨菲都只是一墙之隔,但都没有彼此发现。

韩冬麟虽要准备营救出唐宗年,但面前堆满了要解决的问题:就当自己护送唐宗年的计划要进行时,究竟是谁要杀唐宗年?是军统要锄奸?还是汪伪知道了他要逃走?或许和他所掌握的情报有关?如果是为了情报,那说不定还有特高科在暗中行动。如果无法理清这些,一旦救出唐宗年,他也担心会中途出错,唐宗年会再遇不测。

韩冬麟要亚楠密切注意唐宗年身边的人,时刻保护唐宗年,一旦有意外发生,便要马上偷偷转移唐宗年。

亚楠和叶锦堂渐渐都觉得对方身份可疑,但始终两人没有能发现对方的行动。叶锦堂时刻观察医院的情况,觉得自己现在所处的法租界的医院,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但自己的身份迟早暴露,所以他必须趁早找到唐宗年完成任务。叶锦堂和假扮亲友的汪同林准备分头进行工作,速战速决。

渡边迟迟没有等到法租界公董局批准将唐宗年转移医院的消息,于是亲自前去交涉。公董局董事也告诉渡边,自己已经尽力,但汪伪政府觉得由国外医院治疗也是好事,他们比较信任国外医生的水平,所以日方如果态度强硬,也显得有些说不过去。渡边则强硬表示日方要接手这个案子,公董局在调解后表示等唐宗年恢复后便可交人。

渡边得到了一手的资料,一批被唐宗年故意隐藏起来的文件被发现,唐宗年被证实有叛逃的行为。渡边觉得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原本只是被他们作为棋子的唐宗年,竟然在调查过程中渐渐露出了他的逃跑计划,变成了主角。

由于唐宗年是汪和日本接触的中间人物,他知道太多的秘密,唐宗年必须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他后悔当初其实应该就一枪把唐宗年干了,但现在已经晚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特高科都没法向唐宗年下手,现在又没了叶锦堂,更是无法栽赃给军统。渡边觉得不管他要逃亡的事情是真是假,一定要把唐宗年抓在手里才放心。

渡边明白一旦自己拖延时间,便很有可能后悔无穷,他必须马上得到唐宗年,甚至不惜调动宪兵队以给公董局压力。

因亚楠懂得军事常识,她发现这个叫汤永桥的病人所受的枪伤并不是俱乐部纠纷所引起的,按照时间推断,应该是和唐宗年在同一天所受枪伤。而该枪伤是明显有大口径9毫米和94式不同的枪弹所造成的。韩冬麟让亚楠时刻注意这个叫汤永桥的病人,并决定马上要开始营救计划。

冯雨菲似乎在医院发现了叶锦堂的身影,她很是诧异,但寻查病历,却并没有叶锦堂的名字。

叶锦堂已经摸准了唐宗年的病房,护理规律和安保情况,决定动手。但在行动之前,却意外的发现了冯雨菲,叶锦堂停止行动,并躲藏了起来。他没想到,好不容不易摸到了唐宗年的所在,冯雨菲却是看护唐宗年的医生,他必须重新更改计划。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