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决战前 > 决战前

决战前第5集剧情

叶锦堂和 冯雨菲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相见,而冯雨菲眼见着叶锦堂竟然还举枪要射杀 亚楠。正当冯雨菲愕然之际,叶锦堂背后田中现身,叶锦堂中弹应声倒下。叶锦堂和亚楠忙躲至一侧。田中挟持冯雨菲,让叶锦堂缴枪现身。叶锦堂穷途末路。

叶锦堂原本算好了时间,正轮到冯雨菲换班,却没想到冯雨菲竟然成为了对方的人质。此时巡捕房已将医院包围,叶锦堂明白自己和田中都将无法走出医院,为保冯雨菲的性命,他只得交枪。

叶锦堂将枪扔在走道。田中用枪指着冯雨菲,让其过去将枪踢至自己一侧。叶锦堂大声叱问对方为何要追杀自己。田中表示他只为国家杀人,不问为何。叶锦堂和亚楠都明白该杀手一定是渡边所派。

叶锦堂怒斥唐宗年与日本勾结祸国害民,亚楠明白叶锦堂并不知道唐宗年准备弃暗投明的计划。冯雨菲在田中的威胁下终于走到枪前,她与一侧的叶锦堂视线交错,叶锦堂示意让冯雨菲听对方的话。

冯雨菲几近崩溃,将枪踢向日本杀手,就当枪滑行到一半时,亚楠突从藏身处探出接枪,抬手便打向田中,但子弹打偏。田中准备举枪时叶锦堂飞身而出,两把手术刀从冯雨菲的身边掠过直刺田中咽喉,田中倒地。冯雨菲彻底崩溃。

叶锦堂迅速行动,要闯唐宗年病房,被亚楠用枪抵住,表示唐宗年已决意抗日,不能加害。叶锦堂一抬手便迅速夺枪闯进病房。谁料冯雨菲挡在了面前,责问叶锦堂究竟是什么身份,她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到自己的病人,况且唐宗年已经病危。

果然,唐宗年似乎已经断气,叶锦堂有些意外。亚楠和冯雨菲紧急抢救,告知叶锦堂唐宗年已经停止心跳。此时渡边带领着人员队也赶到医院,表示日方必须插手此事。

韩冬麟见渡边赶到,忙用灯光通知亚楠。

冯雨菲求叶锦堂离开,叶锦堂确信唐宗年已死,终答应,但自己身中一枪,可能已无脱险的可能。亚楠此时带领叶锦堂将他藏身于药房,并为其简单包扎。叶锦堂问为何要救自己,亚楠表示大家都为抗日,如今要救唐宗年,更是为了抗日,叶锦堂表示自己一定会坚持执行自己的任务,他并不会因为亚楠救他而改变初衷。亚楠告诉叶锦堂,唐宗年已死,等巡捕房一撤,叶锦堂便可安全离开。

渡边刚准备进入医院,便看到运尸车从医院推出。一辆是田中的,一辆则是唐宗年的。渡边见自己的人被杀,唐宗年又没了心跳,大为恼火。他知道,叶锦堂再度出现了,但眼下他并不相信亚楠所说唐宗年只是因心脏病而亡,要求验尸。

在医院外众多等待采访报道的媒体记者中,暗中为亚楠接应的韩冬麟也有些意外,自己原先安排的计划竟然被两个杀手搅了局。亚楠送出信号,渡边要求请上海最有名的医生验尸。

韩冬麟带领手下于少康立即开始新任务,于少康立即动员上海地下党组织统一行动,在半途将医生劫持,由韩冬麟和于少康全副打扮进入公济医院。

韩冬麟戴着口罩一言不发,扮作于少康的副手,两人在停尸房偷梁换柱,解剖的实则是田中的尸体。当检验结果出来,两人要将尸体运出医院时,渡边叫停,他要亲自看一下唐宗年的尸体。于少康打开尸袋,露出的正是唐宗年的脑袋,渡边终于确信。

韩冬麟于少康和亚楠带着唐宗年终于逃出生天,但问题接踵而来。他们已经无法再回到医院去取奎尼丁的解药。

另一边,叶锦堂在药房看到了已用过的奎尼丁针剂,他反应过来唐宗年是诈死。但当叶锦堂设法摸出医院时,渡边和韩冬麟都已全数撤走。他躲在暗处,看着惊魂失措的冯雨菲被护士们带走,觉得很有愧意。

叶锦堂寻找有关于亚楠的一切线索,发现她所有的身份和证件都是伪造的。他唯有找到亚楠的下落,才能知道唐宗年的去向。叶锦堂发现亚楠每天都会购买时代报,觉得报纸一定是她和外界沟通的方式,叶锦堂决定去报社一探究竟。

于德胜匆匆前来报告渡边在公济医院突然行动,且唐宗年死了。 冯楚良大惊,担心冯雨菲的安危,他立即动身前往医院,并让于德胜让所有人员待命,一旦冯雨菲有一点状况,就绝对不会让渡边活着回家。

冯楚良刚出门,便遇上了受了惊吓的冯雨菲回来。冯雨菲责问冯楚良,为什么叶锦堂会出现在医院,为什么他会杀人。冯楚良告诉冯雨菲自己的真实身份,从东北到上海,自己一直瞒着冯雨菲,也是不得已的事。很多事并不是能解释得了的,他也是无法选择的,所以他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远离自己的生活,也是为什么他不想让雨菲回来的原因。

冯楚良确定雨菲在医院看到了叶锦堂,但现在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叶锦堂,而是唐宗年。冯楚良安抚冯雨菲,令于德胜马上探听码头那里的消息。此时渡边要求相见。

冯楚良同渡边在车内见面,要求渡边从此不准出现在自己家中,让雨菲知道渡边的身份。渡边告诉冯楚良,叶锦堂在继续执行刺杀唐宗年的任务,希望不是冯楚良下的命令。冯楚良告诉渡边,自己很了解叶锦堂,对于他而言,没有半途而废的任务。冯楚良斥渡边没按着游戏规则来,如今出了问题,责任并不在自己。渡边觉得唐宗年如今一死,已达成冯楚良的目的,而叶锦堂却成为了自己的心病,他没想到自己的损失如此之大,想让冯楚良再帮自己一次,冯楚良并没有回应,只打算看渡边的笑话。

渡边无功而返,愤愤决定要寻找机会给冯楚良麻烦。临走前,他告诉冯楚良,唐宗年的手上,实则有一份关于间谍名单,其中就有冯楚良的名字。唐宗年虽死了,但很难说叶锦堂会不会得到唐宗年的情报。冯楚良很明白,渡边想要借刀杀人。冯楚良虽不很担心叶锦堂会对自己下手,但他却有些在意情报的去向。

冯楚良很快便接到于德胜送回的消息,之前他们所盯上的那艘船的水手告诉于德胜,今天这艘船加满了油料,有出航的任务,但具体出航时间和人员还未定。冯楚良觉得抓到了要点:如果唐宗年是真死了的话,那“顾永康”就一定会取消这班船。“顾永康”既然没有改计划,那就说明唐宗年是诈死,一定会来个借尸还魂金蝉脱壳,所以,他们一定会去码头。

冯楚良安抚冯雨菲,冯雨菲要冯楚良赶往医院去救叶锦堂。冯楚良答应,却匆匆准备赶往码头,准备在那里伏击唐宗年。冯楚良越来越觉得自己必须要抓紧时间,一旦情报中真有不利于自己的内容,那他这些年苦心经营的一切便都成了泡影。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