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决战前 > 决战前

决战前第6集剧情

冯楚良带人匆匆前往码头,准备在那里收网。此时,停在码头的轮船上,船长已经接到了韩冬麟的消息,韩冬麟带着唐宗年直奔码头而来。

船长开始出航准备,此时冯楚良便带人出现,将全船人员杀死。冯楚良和军统人员假扮船员,等着唐宗年自己送上门来。冯楚良觉得唐宗年这条漏网之鱼最终还是落在自己手里,如果能够得到一些重要的情报,那就会给自己挣回很多话语权。

特高科在医院发现了奎尼丁的针剂,同时发现当天解剖的竟然是田中的尸体,渡边得知被欺骗而大怒,怒斥公董局坏了大事。此时汪伪政府也确定了唐宗年准备叛逃,希望渡边马上找到唐宗年,不能让其离开上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渡边要求公董局开放法租界,让其搜查。

韩冬麟亲自护送唐宗年去码头,却远远发现码头情况有异。韩冬麟为求安全,派于少康前去码头接头,于少康发现码头轮船出现异常,发出暗号撤退。冯楚良发现不对,急忙采取强攻,韩冬麟和 亚楠带着唐宗年撤退,于少康将冯楚良等人引开。冯楚良最终发现,他们苦苦追击的,只是一辆载着棉絮的汽车。

叶锦堂找到报社,却没有发现亚楠,也没有其他的异常情况。此时租界内巡捕房开始配合日方进行搜查,叶锦堂必须及时离开。叶锦堂只能重新更改身份,并设法顺利离开了租界。

唐宗年此时仍处于昏迷状态,他必须及时服下解药,否则便有可能真的造成心血管麻痹死亡。但由于当时连连出现突发情况,在匆忙营救唐宗年时并没有将解药带出,唐宗年只有十来个小时的生存时间了。

韩冬麟一路在同志的掩护下,带着唐宗年回到租界寻求解药。韩冬麟一行在租界关卡被宪兵队盘查,差点暴露唐宗年,韩冬麟临危应对,顺利回到报社,并在地下室将唐宗年安顿好,同时派人去各个医院寻找解药。

渡边早已经在各处张网,两个出去寻药的同志被发现,在追捕过程中牺牲。于少康觉得为救一个汪伪的人付出的代价如此之大太不值得,韩冬麟则坚持必须完成任务。

冯雨菲心事重重,但她也能理解冯楚良的用心,父亲毕竟是父亲,做女儿的在这种情境下并不会责怪,只是所有的事情和真相来的太突然。冯雨菲前往寺院,为冯楚良和叶锦堂祈福,她希望叶锦堂能平安无事。

冯雨菲替叶锦堂和冯楚良各求了一个平安符,路上,她突然被人拉入一侧的弄堂,冯雨菲大惊,此人正是叶锦堂。

叶锦堂带着冯雨菲来到偏僻地,对冯雨菲坦诚了一切,冯雨菲表示自己原谅了他和父亲,毕竟自己想回国,也正是因为她想为国为民做一些什么。她如今反而觉得父亲更是一个勇者,是自己的偶像。叶锦堂表示现况很是复杂,冯雨菲还是最好听从冯楚良离开上海。冯雨菲则表示对叶锦堂很是不舍。冯雨菲希望叶锦堂回家,叶锦堂表示自己正有事要找冯楚良,但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留在家中,这会给他们父女带来大麻烦。

冯楚良在古董店见到了混入公济医院打听消息的军统人员,他们表示没有在医院和租界发现叶锦堂的行踪。冯楚良有些担心,叶锦堂还不和自己联系,或许是他真的知道了什么。无论如何,他都要查清叶锦堂的下落。

心事重重的冯楚良回到家中,发现叶锦堂早已在暗室中等着自己,让冯楚良很是意外。

冯楚良虚情假意的一阵疼惜,并开始试探叶锦堂。叶锦堂一腔忠义,表明自己是被陷害,军统之中有内奸加害自己。冯楚良确定叶锦堂并没有得到任何对自己不利的情报。叶锦堂问提前击中唐宗年的那一枪究竟是何人所为,冯楚良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但一定是内奸出卖了他们,因为知道接头地点的,没有几个人。冯楚良告诉叶锦堂,重庆方面已相信叶锦堂是叛徒,因为是他间接放走了唐宗年,并暴露了计划。唯一能帮叶锦堂洗脱罪名的,便是迅速找回唐宗年。叶锦堂表示自己一定会找出叛徒。

叶锦堂准备离开时,冯雨菲送上平安符。冯雨菲希望叶锦堂能安全回来,叶锦堂则表示自己实则从一开始便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所以他从不对任何人做什么承诺。但今天他告诉冯雨菲,自己很在意他和雨菲之间的兄妹之情,他承诺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雨菲。冯雨菲觉得自己的存在,或许会连累叶锦堂和父亲,但她又不想离开,因为会更担心他们。冯雨菲只求叶锦堂平安,她无法改变现状,也期待着能有真正平和安宁的一天的到来。

叶锦堂准备从奎尼丁解药入手,追查唐宗年的下落。冯雨菲想要帮助叶锦堂,但叶锦堂拒绝,他不想让冯雨菲因此而牵扯进来,那他会害了冯雨菲。

在大烟馆,叶锦堂把诨名杨棺材的一个耳线揪了出来。杨棺材大名杨部实,却常常被人戏称杨不死,到他染上毒后便又被叫成了杨棺材。杨不死很有一套门路,凡事能卖钱的情报或者小道消息都能找到相应的买主,他也来者不拒,日本人的生意也做,汪伪的生意也做,而军统这边,叶锦堂则是他的老客户。

叶锦堂让其寻找有奎尼丁解药的医院或场所,杨棺材告诉叶锦堂,整个法租界内,也只有当初给英军看病的公济医院才有解药,别的医院根本就没这个需要。

韩冬麟此时也正焦急打探解药的下落,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要救唐宗年,就必须回到公济医院。但公济医院此时一定全是特高科的人,要再进医院十分困难。冯雨菲回到医院,却不见了亚楠,冯雨菲从别人处听说,亚楠很有可能是共产党。

叶锦堂本觉得无望,但杨棺材竟然拿着装瓜子的纸喊高价让叶锦堂买下。叶锦堂发现原来是一份租界的药品管理制度。原来法租界同别的地区不同,有着特殊的药品管制制度。该药品除了在公济医院可以得到外,还有一个地方,一定能拿到药品——那就是在码头的药品仓库。叶锦堂忙准备前往仓库,杨棺材则有意无意的多问了一句,冯楚良的货到了没有。叶锦堂有些不知其所云,也并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以为是指冯楚良古董店的生意。

渡边在公济医院进行了全面的部署,防止有人再度潜入医院偷药。而他也同时从公董局得知,码头仓库里,也存放着同样的药品。渡边迅速派人前去封锁码头仓库。眼看叶锦堂便要同渡边的人相遇,不免又是一场激战。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