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决战前 > 决战前

决战前第8集剧情

韩冬麟的分析,最终落在了 冯楚良的身上, 叶锦堂很是恼怒,觉得韩冬麟这样分析完全是挑拨离间。叶锦堂警告韩冬麟,他知道共产党目的也是抗日,但如果要这样离间军统,他绝对不会放过韩冬麟。

韩冬麟将叶锦堂和唐宗年分开治疗,叶锦堂和唐宗年相望又起争执。叶锦堂认为唐宗年是个十恶不赦的汉奸,为了他牺牲了那么多的人,不杀唐宗年难保国仇家恨。唐宗年承认第一次长沙会战,汪伪确实为日军做了大量后勤支援,但中国军队真正失败的原因,是由于前线的情报被不断泄露。而据他所知,上海正是情报交易的中心,军统内一定有内奸,而且具有一定高级别的职务。叶锦堂的上司便极有可能是最危险的大汉奸。

叶锦堂和唐宗年争执,唐宗年竟然一一指出叶锦堂这四年执行的任务背后,叶锦堂所不知道的内幕,叶锦堂很是意外。唐宗年觉得叶锦堂一心抗日是没错,但可惜他这一身本事竟然被人利用了。叶锦堂回想所有发生的一切,他不希望冯楚良的所为,真的能和唐宗年所说的一一对上号。冯楚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是恩师,是义父,他容不得冯楚良是那样一个奸诈之人。

冯楚良知道叶锦堂就像一个风筝,无论他再悄无声息,自己也一样能随时掌控到他的行踪。但这次似乎真的不一样了,他自己也无法联络到叶锦堂。冯楚良决定通过 冯雨菲来寻找叶锦堂的下落。

冯雨菲用之前商量好的方式联系上了 亚楠,希望亚楠能帮忙打听叶锦堂的下落。亚楠出于纪律,没有将叶锦堂的下落告知冯雨菲,只安慰冯雨菲,并表示自己会帮助她。于德胜盯上了亚楠,亚楠顺利摆脱。

冯楚良根据自己的推断,很快便将重点放到了法租界的几家报社上。他故意套出冯雨菲的话,结合医院的营救计划和码头的消息,他觉得亚楠的身份,极有可能是中共地下党。

而韩冬麟也暗中追查冯雨菲的身份,让他和亚楠意外的是,她的父亲竟然是冯楚良。韩冬麟觉得很有可能他们会被冯楚良盯上,必须要马上下一步计划。

果然,韩冬麟所在的新闻时报报社突遭盗案,一片狼藉。报社社长邱逸峰前往公董局抗议,同时也是给韩冬麟发出了上级命令,准备开始转移唐宗年。而叶锦堂的伤势并未痊愈,韩冬麟也准备将叶锦堂带至安全地点。

韩冬麟同时注意到,唐宗年在医院治疗的过程中,似乎并没有被查出携带任何的机密物品。而当初他和唐宗年的出逃计划中,唐宗年原本是在会议后,便直接由韩冬麟带上船。照理来说,他应当带着情报,可种种现象证明,唐宗年没有冒风险,,将情报真的带在身上。唐宗年和日方接触多年,对情报秘密工作非常熟悉,极有可能唐宗年叛逃香港,只是为了引开注意力,而后从香港派来可靠人员到安全地点取出情报。

韩冬麟的分析果然没错,唐宗年利用报社电台,和香港联系时,也发出了带有暗语的电码。(后文韩冬麟将解出暗语,证明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

而如何处理叶锦堂,报社内的同志们产生了分歧。毕竟叶锦堂是军统的人,留在此地也并不合适。

叶锦堂明白众人的想法,决定带伤离开,却被亚楠制止。亚楠表示自己好不容易救活叶锦堂,不能在这种时候让叶锦堂出去冒险白丢性命。叶锦堂耻为被一个女人保护,亚楠的一番话则让叶锦堂对其刮目相看。出于共同抗日的责任,韩冬麟还是觉得要保护叶锦堂,不能落入日本人的手里。

冯楚良虽然摸到了韩冬麟的报社,但取回的资料却根本毫无用处。冯楚良不甘心,决定继续在这几家报社上下功夫。

渡边得知冯楚良动了起来,那必定是发现了什么。渡边打算同冯楚良合作,冯楚良表面合作,却将渡边当做跑腿的,渡边往往出大力却得不到任何东西。渡边觉得该是时候让冯楚良醒醒,渡边并不是不能动冯楚良,而是时机未到罢了。

冯楚良从古董店回家,发现冯雨菲迟迟未回,冯楚良派人到处寻找仍没有下落,冯楚良很是焦急。半夜时分,冯雨菲才被渡边带回,令冯楚良吃惊。渡边表示冯雨菲前去参加自己的派对,而雨菲也以为冯楚良早已答应。将冯雨菲送回房间后,冯楚良同渡边会面。冯楚良没想到渡边竟然真的决议用雨菲来威胁自己,渡边则表示自己也是出于无奈,让冯楚良好好考虑。

渡边确已被上级痛斥,因为军部的计划已经开始执行,容不得出半点差错,要是叶锦堂在中间出手,便会影响到整个大局。

杨棺材来到了古董店,指名道姓要找冯楚良。冯楚良见了杨棺材,他也知道杨棺材在道上是怎样的人物,他也想会会这个包打听。

杨棺材虽不知道冯楚良的真实身份,但其知道冯楚良暗中做的是烟土买卖。冯楚良之前因为要抓捕唐宗年,一直在收集码头往香港轮船的动向,此时杨棺材来找冯楚良,正是准备卖消息给冯楚良——一艘同样是要开往香港的邮轮有异常动向,说不定这个消息对冯楚良有用。

这个消息果然对冯楚良有用,冯楚良给了杨棺材两包烟土,一包是为了这情报,另一包则是让他打听叶锦堂的下落。

杨棺材上门的事,渡边也很快便知道了,因为渡边同样花了钱,从杨棺材那里买了情报。渡边故意试探冯楚良,冯楚良看穿渡边的伎俩,他将杨棺材的情报如实告知。冯楚良认为唐宗年还是要逃亡香港,并且或许此事和叶锦堂有关。

渡边坦言冯楚良其实并不在乎叶锦堂的生死,他在意的,是唐宗年手上的情报。渡边劝冯楚良莫管唐宗年的事,不要给自己添麻烦。冯楚良表示两人不必再如此内耗,眼前的利益最重要。渡边表示冯楚良总算清醒了过来,唯有合作,才能得利,冯楚良的军衔和待遇,还不是渡边帮着一路往上抬的么。

临走冯楚良送上几幅渡边早就相中的字画,以示好意,渡边很是喜欢,欣然接受。

在亚楠这几天的照顾下,叶锦堂恢复得很快,新枪伤也开始无大碍。叶锦堂得知亚楠和自己的身世相仿,一路从东北来到上海,是个孤儿。

亚楠帮着叶锦堂将这几天所经历的都回忆了一遍做了分析,叶锦堂觉得只有用唐宗年作为诱饵,才能真正找出背后的叛徒。这件事和共产党无关,是军统的内务,叶锦堂虽感谢亚楠的救命之恩,但他不会放弃自己的使命,他要用唐宗年为自己洗脱,同时抓到主谋。但亚楠则表示,不会让叶锦堂靠近唐宗年一步。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