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决战前 > 决战前

决战前第9集剧情

亚楠正忙着准备转移任务,韩冬麟却突然叫停。根据他的分析,原先的轮船已经不能再用,所有的计划可能已经被人洞察,所以必须用别的方式将唐宗年送走。

果然,渡边和 冯楚良都在苦等码头的消息,但却没有一点动静。冯楚良和渡边都觉得被杨棺材耍了。

渡边没等到唐宗年和 叶锦堂,不料后院竟然还着了火——一批从上海悄悄运往徐州中转的军备物资竟然被毁,渡边因严重失职而被斥责。

渡边不免有些紧张,上级让渡边限时除去叶锦堂,怕的就是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件事究竟是不是叶锦堂所为,渡边很是纠结。

杨棺材被抓进了特高科,渡边亲自审讯。一来是为码头的情报,二来则让杨棺材交待,情报市场上究竟有谁在交易有关日军均需物资的情报。杨棺材大呼冤枉,自己所得的情报个个有凭有据。而且自己也从未听闻有关于日军军需物资的情报,这种情报往往是能卖最高价的,就算要卖,他也会倒卖给日方,因为无论军统还是共产党,谁都出不起那么高的价。渡边放走杨棺材,让其打听。

杨棺材很快送回了消息,相关的情报真的没有,但他却觉得有一个消息值得一提:冯楚良刚秘密接受了军统的嘉奖,这个时间点很是可疑。

渡边觉得确实有些问题,冯楚良最近并没有大动作,为什么会秘密被嘉奖。他派柏木暗中调查,发现冯楚良这阶段似乎很悠闲,总是和于德胜在不远的河道钓鱼打发时间。渡边不知道冯楚良的用意何在。

于德胜奇怪冯楚良为何不再关心叶锦堂的事情,冯楚良淡定表示叶锦堂无论离自己多远,他都有能力掌握手中。现在他只需静观其变,叶锦堂办完自己交给的任务,自然会回来。现在他倒是要给渡边添点乱,让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奈何不得他什么,竟然敢对雨菲动念头,那就让他吃了一嘴泥,还不知道自己是掉进了哪个坑里。(书画中有窃听器,鱼竿是接受天线,冯楚良一直拍于德胜监听渡边的动向)

韩冬麟将唐宗年和叶锦堂转移到印馆仓库,准备等同僚将唐宗年送到宁波上船出海。谁知就当韩冬麟准备将唐宗年接上车要奔赴宁波时,叶锦堂将早已偷取准备好的枪对准了韩冬麟。

韩冬麟被叶锦堂押着,开着送报货车,并带着唐宗年准备驶出租界。韩冬麟一路劝诫叶锦堂,事关国家民族,千万不能因小失大,这个行动一定会被日方发现。叶锦堂则表示自己坚持信念,他所作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抗日救国,唐宗年他一定要带走。如韩冬麟不配合,他们三个谁都走不出租界。

唐宗年深知两人都是为了自己的情报,但他认为现在必须是大家联手的时候,只要叶锦堂能让他安全抵达港口,他到了香港,便一定会公开所有的秘密。叶锦堂则斥唐宗年太幻想,现在唯有将情报交出,才能达到救国,扭转整个局势的目的。更重要的是,唐宗年现在不能走,叶锦堂如今深信军统内部出了大叛徒,而唯一能让叛徒现形的,就是唐宗年。

三人一路紧张前行,却终在租界边界停下,韩冬麟远远看到租界边界除了巡捕房外,已经增添不少日本宪兵。韩冬麟告诉叶锦堂,一旦开往租界关卡,到时候谁都走不了,韩冬麟忙转回,另寻出路。

叶锦堂决定走最接近军统情报站点的路线,而韩冬麟则加以阻止。唐宗年告诉叶锦堂,之前他和韩冬麟的计划完美,但就是因为叶锦堂而坏了大事。现在汪伪政府也一定得知自己的逃亡计划,只要一出法租界,一定无路可逃。就算叶锦堂有能力逃脱,可带着唐宗年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唐宗年觉得始终无法说服叶锦堂,便无奈做出一个决定:既然他已经决定投诚,那他索性在临走前冒一次险,利用自己,替叶锦堂找出这个叛徒。韩冬麟认为这个计划太危险,唐宗年没有必要这样做。

唐宗年则觉得在日后的战争中,需要叶锦堂这样的人物,但若他一直被叛徒所利用,那便可惜了。帮叶锦堂,也是帮了所有人,因为如今唐宗年,叶锦堂,韩冬麟,亚楠等人都被扯了进来,若是找不出这个叛徒,很有所有人都会遭遇不测。

亚楠得知叶锦堂竟然劫持韩冬麟,觉得自己看错了人,拔枪相对,不料几番缠斗最终都被叶锦堂缴械。叶锦堂觉得亚楠真是一个倔脾气,和自己不相上下。叶锦堂表示自己欠亚楠一个人情一条命,但事情一码归一码,自己劫持韩冬麟也是不得已而为。亚楠的性格很是吸引叶锦堂,但毕竟特殊时期,两人虽互相吸引,但所表现的方式却往往是互相对立较劲。

韩冬麟表示不会用唐宗年作为诱饵来引出军统的叛徒,这么做对于唐宗年来说太危险,自己也属于违命行事。但出于共同战线,他可以在送走唐宗年后帮叶锦堂这个忙。叶锦堂表示自己没有时间等下去,如果韩冬麟不帮自己,他就会自己行动。韩冬麟和叶锦堂对峙,亚楠劝叶锦堂以大局为重。

叶锦堂和韩冬麟虽有矛盾,但实则也互相发现了对方的优点,叶锦堂给韩冬麟留下深刻印象,但韩冬麟也同时问叶锦堂:如果最终的证据,都指向冯楚良一人,叶锦堂会如何是好。叶锦堂表示韩冬麟根本就不了解冯楚良,没有资格做这样的推测。唐宗年见叶锦堂如此执着,便告知叶锦堂,自己一定可以帮助他找到叛徒,但不是现在。唯有唐宗年安全抵港后,他将会公布自己的情报,其中,便有一份间谍名单。而唐宗年现在并不能透露情报,他坦言,他无法在现在的情形下,相信任何人。

亚楠劝叶锦堂,唯有这样的办法可取,叶锦堂同意配合,将唐宗年安全送离上海。

渡边在办公室和汪伪要员进行磋商研究,如何应对唐宗年手上那些机密情报。冯楚良从监听中得知,唐宗年手上确有日方的间谍名单,也不免稍有焦虑。

冯雨菲日夜挂念叶锦堂的安危,冯楚良也终于安排好了冯雨菲的行程。冯楚良越来越觉得形势开始复杂起来,他必须送冯雨菲离开是非之地。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