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决战前 > 决战前

决战前第10集剧情

冯雨菲想要再度联络 亚楠。韩冬麟告诫亚楠不能再和冯雨菲见面,一旦再度被敌方发觉,便将危及到所有人的安全。亚楠看到雨菲如此关切 叶锦堂,情绪有些小复杂。

冯楚良和于德胜密切监听渡边和汪伪要员的谈话,希望马上就能知道唐宗年的情报究竟是什么。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探听到有关于任何情报的消息。渡边其实已经暗中开始调查冯楚良,他觉得冯楚良似乎瞒着自己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

正当叶锦堂和韩冬麟唐宗年讨论计划时,公董局来到报社通知:所有日发行量在3万份以上的报社,当值责编都被要求马上前去开会。所有人都感到意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韩冬麟赶往会场,他感觉到可能特高科发现了什么,并安排叶锦堂和唐宗年隐藏。果然,当租界内所有的报社责编到齐后,渡边出现,让每个责编,都将自己报纸的编辑排版,印刷出货,派送的具体时间写下,近期有特别副刊的,也要加以注明。

韩冬麟不知渡边究竟是何意,众人也一片茫然。渡边看完资料,又一一问询,最后只剩下了韩冬麟。韩冬麟感觉,这次所谓的调查,其实是渡边心中有数,明显奔着新闻时报而来的。韩冬麟在揣测,那晚究竟出现了什么破绽,让渡边抓住了。

渡边之所以令公董局召集所有的报社人员,是因为他终于有所发现。公董局原本并不打算配合,但渡边给出了一个适当的理由。在租界如此严格的管制下,在法租界和公共租界交汇处守卫的日本宪兵在凌晨两点发现了一辆在租界边调头的报社运货车。而一般印馆送货的时间为凌晨三点。同时,他在印馆仓库的车辆进库时间表上,也查到了一辆晚归的货车。这个点,所有的报纸都在印刷,并不派送,这辆货车违反了租界的车管条例。同时,叶锦堂和唐宗年很可能还在租界,不排除和他们有关。

渡边并没有将自己发现的疑点先告知韩冬麟,而是直接问他,那晚,他究竟在做什么。

韩冬麟深陷困境,渡边早已挖好了坑,等着韩冬麟自投罗网。韩冬麟断定,破绽一定出在印馆仓库和叶锦堂威逼自己将唐宗年送出租界的事上。

韩冬麟表示自己在印馆。渡边继续追问,那晚发生了什么事没有。韩冬麟迅速做出判断渡边所能掌握到的情况,于是便直接告诉渡边,那时,有把枪,顶在我的后脑上。

渡边很得意抓对了人,但韩冬麟接下去一个接一个的回答却令渡边失望。韩冬麟告诉渡边,自己都没敢正眼看那人,只知道有人让他上车开车,在租界边界便调了头。渡边则不相信韩冬麟所述,韩冬麟构建了一个自己被劫持,而后对方又在河边下车,随即逃离的完整事件。渡边调查后,找不到任何破绽。渡边问韩冬麟为什么不马上报告巡捕房,韩冬麟表示对方告诉他,他们自称惯犯,偷取了不少有关公董局董事的东西,同时也得到不少公董局董事偷情,贩毒等勾当的证据,韩冬麟要是一告,巡捕房到时候一查,必定让彼此难堪。韩冬麟因为也有关于公董局腐败的证据,所以觉得这两人所言也有道理。

渡边亲自前往时代报社彻查,果然发现了不少的八卦新闻稿件,甚至还有部分公董局高职人员,包括公董局董事的黑色证据。渡边无奈,将韩冬麟放回报社。但公董局却没放过时代报社,令报社闭馆一个月进行调整,韩冬麟在一个月内必须每周到巡捕房报道一次。韩冬麟在紧急关头不但替自己解围,而且也给对方造成了一个假象:唐宗年和叶锦堂已经离开法租界。

冯楚良很快得到了叶锦堂离开了法租界的消息(通过窃听)。

韩冬麟见到叶锦堂和唐宗年,及时告知和渡边见面的情况,众人决定顺水推舟,决定在租界安排唐宗年登船。

于德胜担心窃听渡边可不是小事,万一让渡边发现,冯楚良定无好下场。冯楚良笑而不言,问于德胜为何他将所有渡边所送的礼品都放在隔间。于德胜不解。冯楚良淡定,我这不过是礼尚往来而已。就算他真的发现,此等低级的作为谁也不好意思开口拿来说事。确实,渡边一侧的情报分析小组,专窃听冯楚良的那条线路,永远是冯楚良古董店隔间里的苏州评弹。

时代报社发出停刊一月的副刊,实则是一条通知中共地下行动组的消息。用密码版解读后,便是护送唐宗年离开上海的线路和时间,要各组做好安保工作。

叶锦堂实则一直在继续寻找机会,他对于唐宗年的话也半信半疑,一旦唐宗年去了香港,不但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同时也并不能确定唐宗年会真的将情报公布。叶锦堂决定及时将消息通知冯楚良,这次一定要按照冯楚良的命令,将唐宗年交到冯楚良的手中。亚楠和韩冬麟虽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但大家各为其主,他也实属无奈。

叶锦堂通过暗语发送消息,将路线,时间都通知了冯楚良。冯楚良很是兴奋,叶锦堂终于来了消息,两人暗语约定,叶锦堂会在半途设计,让冯楚良带走唐宗年。

渡边一见冯楚良有了动作,便知事情有了进展。冯楚良倒是很大方的约见渡边,告诉渡边,唐宗年会在十六铺码头登船,叶锦堂可能会出现。渡边问及冯楚良要如何处置两人,冯楚良表示自己全由渡边做主,前提是让冯雨菲安全离开上海。渡边同意,并表示汪伪和日方都决意除掉唐宗年和叶锦堂,不想让情报外泄,冯楚良默许。

渡边离开,冯楚良便让于德胜开始安排,按照叶锦堂提供的地点,在半途劫走唐宗年,并准备亲自套取情报。于德胜问及如何处置叶锦堂,冯楚良表示叶锦堂能给自己提供情报,证明叶还是自己人,那就留叶锦堂一命。于德胜担心渡边在十六铺码头等不到唐宗年,会找上麻烦。冯楚良告诉于德胜,劫下唐宗年,取完情报,唐宗年便是无用之人,最终给渡边把尸体送去便成,也算是自己提前下手,帮了渡边一个小忙,渡边也奈何不得。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