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决战前 > 决战前

决战前第14集剧情

韩冬麟仔细研究唐宗年留下的一组数字,但是毫无头绪,这些数字,究竟是一串编码,还是一组信息,是需要破译,还是用于什么设备,韩冬麟有些困惑。

叶锦堂见韩冬麟久久未能破解,不免有些着急。韩冬麟和叶锦堂面对着满墙的数字有些头疼,叶锦堂的视线则转向了桌上的电话。叶锦堂拿起了电话,试拨了93457这个号码。电话通了,但无人接听。

叶锦堂和韩冬麟都赶到振奋,这组数字,或许就是一个关键的电话号码,但这究竟是哪里的电话。为什么唐宗年最后留下的,是一个电话号码?韩冬麟和叶锦堂都十分意外,都想猜透唐宗年的意图。

由于93457这个号码是刚从四位电话号码升至五位数的,所以很快,韩冬麟和 冯楚良都查到了电话所在地,是美商电报电话公司在华兴银行所设的公用电话。韩冬麟和冯楚良都明白了,或许这个电话机,便是情报谍战中所谓的“死信箱”。

死信箱是间谍之间,或秘密行动时传递情报,接受指令的传储器。作为死信箱,他的标准是不会引起别人太大的注意,其次它所在的位置必须容易向接头人描述,同时,它所在的地方必须是间谍随时都能有充分理由去的地方。

叶锦堂忙调取了拿到的资料,发现唐宗年在三年前在华兴银行拥有一个保险箱,但去年汪伪政府成立之后,所有政府要员的隐私实则都被日本特务机关掌握。唐宗年就在出事前的一个月,取消了这个保险箱。所以,唐宗年为防万一而将保险箱内的重要资料转移。等他安全到达香港,找到可靠的人后,便会将死信箱的地点告知,让他们取走情报。唐宗年知道自己这次的逃离九死一生,所以,他不会将情报带在身上,而是由接应人直接取件并公布于众。

看来保险箱这条线已经失去作用了,可是,一个公用电话,能有怎样的秘密呢。

叶锦堂和韩冬麟准备亲自走一趟,此时 亚楠的伤势也有好转,她得知叶锦堂和韩冬麟决定联手,很是高兴,也积极要求配合行动。于是三人决定由韩冬麟前往电话亭,叶锦堂在银行对面潜伏为其放风保护,亚楠在路口开车接应。

韩冬麟前去华兴银行调查公用电话,但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而在银行外的叶锦堂却目睹大量人员在银行外进行黄金地下交易,果然和杨棺材说的一样。突然大批巡捕前来驱散人群,叶锦堂示意韩冬麟抓紧时间撤退。

韩冬麟趁乱抓紧时间,打开电话机检查。果然,韩冬麟有所发现,在电话磁石圈上,吸附着一块小小的铁片。韩冬麟迅速将铁片藏好,混在人群中离开。此时一辆货车到来,在银行卸下箱子,叶锦堂待货车离开后,掩护韩冬麟离开。

冯楚良听闻叶锦堂有了行动,同样也觉得很奇怪,一个电话,究竟能有什么秘密。

韩冬麟心细,决定排查所有有关的公用电话,看是否有所遗漏情报。上海的公用电话一共有298部,在银行或银行附近的,一共有5部,在证劵公司的,一共有3部,叶锦堂和亚楠一一前去检查,但毫无收获。叶锦堂总觉得,唐宗年挑选华兴银行是有一定的目的的。加上今天他在银行前所看到的景象也让他疑惑:上海到处都是地下炒兑黄金的,为什么唯独警察对于华兴银行如此保护?

冯楚良觉得已经不必再伪装下去了,事已至此,他觉得叶锦堂如何看待自己已是其次,就算叶锦堂真的怀疑自己是间谍也没有关系,毕竟没有证据。而且就凭自己和叶锦堂的关系,和对叶锦堂的了解,他知道自己并不会太多被动。现在最主要的,倒是唐宗年所留下的情报。冯楚良于是派出人手,要掌握叶锦堂的行踪。

渡边之前耍的手脚,间接的将 冯雨菲扣留在上海变相作为人质,让冯楚良很是为难。他没想到渡边竟然会对自己出这么一招,但冯楚良知道,叶锦堂仍然是自己手里的一枚棋,并且如果可以运用的好,还是能牵制住渡边。

渡边实则早已经盯上了冯楚良的人,他的网撒的更大,冯楚良的一举一动都难逃他的视线。渡边就在等待着,一旦情报和叶锦堂出现,他便一网打尽。所有的难题,都留给冯楚良去解决。

冯楚良监听到了渡边的想法,他决定既然渡边要玩,那就好好耍耍。

冯楚良的手下在租界突然消失,让渡边很是意外。冯楚良觉得该是自己出场参与这个游戏了,一边是自己完全掌握了叶锦堂的行踪,一边又时刻监听渡边的活动和计划,冯楚良觉得自己胜券在手。

韩冬麟解开电话中的铁片,发现原来铁片中是一盘如粉丝般的微型胶片。然而韩冬麟却无法将胶卷放大,必须寻找到胶片显微设备。叶锦堂告知韩冬麟上海只有两套这样的设备,一套在日本军部,一套在圣约翰大学的实验室。叶锦堂和韩冬麟很清楚,他们唯有一个选择,便是去圣约翰大学,但一旦他们在那里出现,便免不了会走漏消息。

冯楚良根据叶锦堂和韩冬麟最近的活动路线,购买的设备装置等现象细节的分析,推断到电话机中藏着的,有可能是微缩胶卷。但像FD3这样的微缩相机胶卷,并不能装入电话机中。叶锦堂一次次的采购设备也表明他们并不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显影。冯楚良知道,要显影比FD3胶卷更小的设备,全上海一共只有两套。

情报就在胶卷里面,但遇上的问题便是,如何才能进入教会大学的实验室。叶锦堂和韩冬麟都想到了国外回来的冯雨菲,但却又都觉得不合适。

因为没能去成香港,冯雨菲便留在了教会的医院帮忙,叶锦堂的出现让冯雨菲很是高兴。冯雨菲希望叶锦堂能经常回去,叶锦堂答应自己一定会回去。冯雨菲很担心冯楚良的身体,近日冯楚良抱病在床,也十分想念叶锦堂。叶锦堂让冯雨菲帮一个忙,能安排他见一次圣约翰大学的莱姆教授,因为她和莱姆教授的女儿是挚友。冯雨菲答应,叶锦堂希望此事不要让冯楚良知道。

冯楚良还是很容易的就知道了叶锦堂的动向,并将目标锁定在莱姆教授身上。冯楚良抢先进入圣约翰大学的实验室,以莱姆教授的家人为人质,迫使莱姆教授答应在设备上动手脚。他在所有能考虑到的细节上,都进行了安排,希望能得到线索。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