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决战前 > 决战前

决战前第18集剧情

冯楚良同渡边见面,他希望不再这样游戏下去,并直接告诉渡边,自己已经拿到唐宗年的情报,让渡边不用再白费心机。冯楚良以一系列事实告诉渡边,自己并没有如渡边想象那样真的掉进陷阱,他也料定渡边没有胆量现在对他下手,因为所有的形势,现在都对自己有利。而且 冯雨菲已经被安排进入租界公董局董事身边工作,在法租界,渡边根本就奈何不得自己,也别想动冯雨菲。

渡边叹惜两人合作长久的情报交易竟然成了如此境地,冯楚良表示错就错在当初渡边不该在 叶锦堂的问题上摆了自己一刀。

渡边收到命令,在黄金运输的任务圆满完成后,渡边下一个重要的任务便是为第二次长沙会战做好情报工作。鉴于唐宗年的情报有可能泄露,其中不免会有一些关于第二次长沙会战的情报,而如果现在让日军临时调整计划已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渡边无论如何必须控制情报,同时为以防情报的泄露,一定要争取拿到中方的密码本。如若在情报上出现任何问题,就将重责渡边。渡边已没有回旋余地,他明白要是自己出了问题,必定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冯楚良原以为渡边并不能奈何自己,但上海租界形势开始出现了变化。公共租界工部局临时董事会调整,原本能庇护冯楚良的英美董事卸任离开上海,日方实则掌握了工部局。形势对渡边渐渐有利,而冯楚良则逐步失去外部的保护。

此时叶锦堂觉得时间紧迫,他设法将第二张照片上的内容越过冯楚良一级,直接送往刚攻克下余杭的浙西国军情报部。蒋介石此时正在黄山官邸,收到情报后立即准备召开军事会议,研究日军下一步的动向,长沙究竟是不是主要的目标。

韩冬麟苦于无法解读出第三张照片上的内容,这或许需要对日本文化具有一定的了解才能解读出正确意思。叶锦堂提出一个冒险的方案:第三张照片,让冯楚良来解。韩冬麟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但要冒很大的风险。叶锦堂决定去见一次冯楚良,并和韩冬麟约定,两人用邮票来护送信息,一旦遇到紧急情况,双方将以死信箱方式及时联络。

叶锦堂和冯楚良终于再度见面,冯楚良坦言告诉叶锦堂,他确实曾经做过不少昧着良心的事,但情报战线的实质,往往便是一种交易。在这样的世界里,什么都可以拿来交易,情报,人心,正义,甚至是性命。叶锦堂质问冯楚良投靠了日本,成为汉奸,冯楚良在这点上否定,告诉叶锦堂,其实戴笠并不是不知道,军统高层有不少都同敌方有所接触,甚至是双面间谍。为什么戴笠不会动手?因为大家都明白,这虽是战场,但更多的却是利益的中心。谁都想既得到利益,又能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

叶锦堂没有想到冯楚良竟然将自己激情投身的抗战事业描摹的如此黑暗,深觉冯楚良是如此可悲之人。而冯雨菲对于叶锦堂的到来很是意外,对于莱姆教授一家的遇害,冯雨菲还是无法释然。叶锦堂不知该如何对冯雨菲解释,他无法告诉冯雨菲,所有的事情,都是她的父亲所为。

叶锦堂此时也很犹豫,冯楚良实则已经很直接的告诉了他自己的所为,那这第三张照片,究竟该不该给冯楚良。就在叶锦堂犹豫之际,冯楚良接到消息,日机趁蒋介石在黄山官邸召开军事会议时进行轰炸,戴笠要求所有上海的情报部门立即行动,确保安全。

叶锦堂明白如今已经不容自己再有迟疑,唯有和冯楚良合作,才能阻止日军的行动。叶锦堂将第三张照片交给了冯楚良,并将前两张的照片内容告知。冯楚良一眼便看出,第三张照片中的机密文件并不是汪伪政府的文件,而是一份从日本军部流出的机密文件。但至于其中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冯楚良还需要进行分析。

上海的局势也开始复杂了起来,公共租界内的权贵们也开始寻求出路,纷纷离开上海。冯楚良原本赖以生存的社会关系开始瓦解崩离,他的保护伞越来越少,渐渐完全暴露在渡边的威胁之下。他的行动也开始有所限制。冯楚良明白,手上这张照片,或许是能和渡边谈条件的最后一张王牌。他觉得和渡边扯破脸的决斗,已经不远了。即使他并不情愿那自己的性命当赌注,但中国的整个战局,势必将其推往深渊。

冯楚良要为自己留条后路,他不能坐以待毙,乘此机会,他要为冯雨菲和自己安排一切。

渡边秘密约见冯楚良,给了冯楚良两份礼物:一份是两张国际船票,一份是两颗子弹。冯楚良没想到渡边竟然这么快便给自己颜色,渡边要求冯楚良尽快搞到密码本,不然,他和冯雨菲谁都不可能再走出上海一步。

冯楚良从未受到过如此对待,他没想到局势竟然转变的如此之快,渡边告诉冯楚良,日御前会议正准备审议《帝国国策遂行要领》,一旦通过,战争规模将是现在的十倍,冯楚良表示,日本和英美的战争迟早爆发,只是时间问题。

冯楚良和叶锦堂抓紧时间破解第三张照片的情报。冯楚良利用自己对日本的熟悉,终于解密出第三张照片。原来,这份文件运用了日本传统的文字游戏,能够用数字代替音节发音,例如4649 "yoroshiku“(获得如下:"yo"(4)"ro"(6) "shi" (4) "ku“(9)),意思是见到你很高兴。冯楚良将所有文字排列后,不由大喜,原来这份文件,正是长沙战场日军的兵力分布图。

叶锦堂听闻,加上第二张照片的内容,便明白日本已经开始准备第二次长沙会战的准备。叶锦堂迅速用邮票告知韩冬麟,第三张照片的情报已经解出,是兵力分布图,但介于他们通信的局限性,无法将分布图送出。

冯楚良发现了叶锦堂和韩冬麟的通信(韩冬麟用化名),他在信件中找不出任何线索。但冯楚良并没有将此事捅破,他推测,对方或许就是一直帮助叶锦堂的地下党。冯楚良找到杨棺材,让其去打听同叶锦堂通信的究竟是什么人。

叶锦堂冯楚良知道这份情报的重要性,如果这第二次长沙会战日军胜利,那重庆便岌岌可危,很难再逆转战局。而如果能成功阻止日军的这次会战,一来能鼓舞士气,二来便能加强美国对重庆的信心,得到对华军援。

不料杨棺材一个没注意,栽倒在渡边的手里,杨棺材为保命,将自己所知道的和盘托出。渡边知道冯楚良手里有着一份至关重要的文件,可能是关于即将开打的第二次长沙会战的日方资料。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