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绝密1950 > 绝密1950

绝密1950第4集剧情

敌特对我被俘的地下党员严刑拷打,在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之后,他向敌特供出了我小分队的行进路线,即在广西内凭祥停留以补充给养、弹药,然后直奔南宁搭乘飞机回首都。令敌特震惊的是,这位“叛变”的地下党成员说出了一个日大的秘密,即文件并不在陈荃的手中,而是在陈荃父女到达流山前就已然交给了另一个人,而且这个人很可能已将文件经另一条线路带往首都。听到这样的供词着实让白日等惊慌失措了一阵,因为这正是令他们一直担心的。

白日随即将这一情形电告台特机关,希望引起台特机关的重视,改动“猎蛇行动”计划,并尽快制定“夸父五○”计划的第二方案。但反馈回来的情报却和这个情形相反,隐藏在我军高层机关的台湾特务分子获取的情报是陈荃宁死不将文件和本人分开。情报称陈荃为保住本人和女儿的性命,以文件为筹码换取保护,他深知本人双手沾满共产党人的鲜血,除非他拿到了由共产党高层颁发的保障他生命和生活的特赦书面文件,他决不交出文件。他担心共产党对他卸磨杀驴,或者弃而不顾借台特之手杀了他。这个台特分子还获取了我方情报部门和我在台湾的地下党来往联络的电报文稿。

台特机关的情报分析专家们认为这个情报是可信的,而这个“叛徒”的地下党员提供的所谓的“情报‘则是共产党玩的障眼法,其目的就是要将台湾方面的留心力和力量引到其他方面去,从而减轻对小分队的压力,使陈荃父女及文件到达首都有更多的胜算!白日同意台特机关的分析,一个无畏毒辣的计谋在他的指挥下起初实施。他调兵谴将将分布在广州、云南一线的特务调来广西一线,又将散布在广西、湖南的国民党军队残余势力调往小分队行进路线一带。

他深知,仅有在最短的时间里截杀陈荃夺回文件,他们精心策划的“夸父五○”计划才可能顺利进行,而他和他的特务网才可能安全。这时候的陈荃则对任何人都不相信,他从一起初就防范着任何人接近他,特别是这只用手铐铐在本人手腕上的公文箱,不论任何时候他都紧抱在怀中。在和杨玉梅商量后,陆超对小分队人员进行了具体部署,杨玉梅和赵石生、何顺负责陈沛云的安全,李铁、王二牛、邵运来负责陈荃的安全,没有他的许可他们不能离开本人保护的方向一步。他向小分队宣布了下一个目的地:凭祥。然后,小分队继续上路了。

小分队的汽车在山路中穿行,快抵达凭祥城时一老一少一对父女突然出现在视野中。老人蜷卧在泥地上已无法站立,站在他身旁的少女拼命向汽车招手请求帮助。开车的何顺请示是否停车,陆超命令不许停车全速前进。这个明确遭到杨玉梅反对,争执中少女突然冲入路中挡住去路,车不得不停下了。陆超拔枪命令警戒并指向少女,命令她立刻让路否则就打死她。可她却全然不顾哭着跪在了车前,杨玉梅忍无可忍,她擅自下了车走向少女。陆超制止无效,同意在对老人进行医治后再让其离开。赵石生奉命去找医生。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