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古剑奇谭 > 古剑奇谭

古剑奇谭第3集剧情:鬼面人袭击天墉城晴雪身份恐曝光

新入门弟子开始学习练剑,首先分发配剑,少恭打扫完藏经阁也前来领龋趁二师兄不备少恭悄悄在他背后贴上条尾巴,随后便去领剑。二师兄刻意刁难少恭,以他体质太差不适合练剑为由,打发他去厨房干杂役。晴雪见此,也跑来放下佩剑要跟少恭一起去。二师兄不答应,少恭也劝她快去练剑,随后离开。二师兄嘚瑟不已走过人群被大家看到背后的小尾巴,引得众人取笑,二师兄气得跳脚。

屠苏见少恭受到不公平待遇,便让他酉时来后山见面,亲自教习他剑法和修炼之术。不多时,少恭便出现金黄的神鸟灵蕴。肇临给 陵端通报了屠苏教少恭练剑之事,陵端心中不忿,打算教训二人,但又忌惮屠苏手中的仙铃,便决定将仇恨值转移到少恭身上,惩罚他去洗剑池干活。

屠苏小憩时,忽梦得奇异仙境一长发男子弹琴的片段。醒来时见少恭正抚琴,而这曲子分外熟悉。少恭介绍这曲子由上古仙人所作,名为唤榣山。屠苏准备开始教习他剑术,少恭坦言洗了一天的剑现在没力气了,但对陵端刻意的为难看的很开,心中并不为所困扰。屠苏问他身为大夫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少恭说自己来这里只是为一个未了的心愿。

芙蕖和晴雪前来恰好听到少恭的话,芙蕖让他说出心愿自己会帮他,并让少恭教自己弹琴。屠苏正想离去,芙蕖拉住他,屠苏坦言自己并不知大师兄何时回来,随即离去。芙蕖嘟囔大师兄怎么才去了这么些时日而自己却觉得过了好久。少恭和晴雪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句思恋情郎的话打趣芙蕖,芙蕖赶紧以同门情谊为借口掩饰。

听到这话,少恭又为屠苏抱不平,问为何屠苏抓姑获鸟受伤无人过问,芙蕖问起屠苏伤势。少恭坦言自己需要炼丹炉炼丹,芙蕖说出剑阁倒是有个丹炉,但那是紫胤修炼之地,而且有剑侍 红玉把守,恐怕不会让他们进,少恭倒觉得可以一试,直言屠苏妖毒入体不宜拖延。芙蕖被说动,带他们去剑阁。不意外的遭到红玉拒绝,几人费尽口舌,红玉虽有动摇但还是打发他们离开。

少恭跪在外面,打算用苦肉计让红玉心软,劝走芙蕖晴雪二人,少恭独自跪在剑阁外。芙蕖和晴雪为丹炉的事苦恼,晴雪失口说出幽都,怕芙蕖追问,晴雪赶紧指着一处地方求她介绍。芙蕖告诉她那是临天阁,紫胤和屠苏他们的住所,晴雪闻言赶紧找借口溜到临天阁。再次来到这里,晴雪见到阿翔和它聊天。屠苏出来赶走晴雪,晴雪问他是不是云溪,屠苏否定。晴雪悻悻离去。屠苏对着阿翔念叨云溪是谁,阿翔有口不能言。

芙蕖被姑获鸟的魂魄附体,姑获鸟见到二师兄,并以他放走自己的事相要挟。二师兄认出姑获鸟,吓得半死。姑获鸟要吸食他的精气,二师兄赶紧求饶,让她去吸食屠苏的精气。姑获鸟来到屠苏房内,见屠苏沉睡正打算吸食他的精气,却被封印弹开近不了身。这时少恭进来,暗中的姑获鸟打算吸食他,却又被少恭身上的法器弹开,趁少恭闭眼姑获鸟赶紧逃离。少恭缓过劲来却不见了人影。

屠苏醒来,少恭给他送上丹药劝他吃下,屠苏问起丹药来源,少恭不多说只让他快服用。想起方才之事,少恭心中暗自思忖。晴雪来到膳堂,可吃的都没有了。这时肇临拿着食物悄悄出现,吓得晴雪把食物打翻在地。晴雪见肇临特意给自己留吃的,不愿辜负肇临的好心,拿过从地上捡来的食物就吃。肇临表示以后会偷偷给她留吃的,晴雪便向他打听起云溪,见肇临怀疑她上山的目的,晴雪赶紧解释找云溪只是想打听自己失踪大哥的消息。肇临闻此放下心来,表示一定会帮忙。

陵端正为要不要告诉掌教真人姑获鸟的事而犹豫不定,见芙蕖跟他打招呼,赶紧吓得下跪求饶,芙蕖却对他的行为疑惑不已。陵端见芙蕖恢复正常,问她记不记得昨晚干了什么,芙蕖直言自己在睡觉,但是没睡好,随即离去。少恭看到这一切,心中疑惑更甚。恰好晴雪过来,少恭便打听芙蕖昨晚几时回房,晴雪说芙蕖今早才回房又不说去了哪里。

少恭向屠苏说起自己怀疑芙蕖被要挟附体,而且怀疑是姑获鸟的魂魄所为。屠苏打算告诉掌教真人,少恭拦住他说会打草惊蛇,提议晚上再行动,姑获鸟魂魄白天见光就会飞散,只有晚上才能行动。屠苏问他为何知道这些除妖的方法,少恭坦言是自己游历所得。

晴雪正吃肇临留给自己的食物,芙蕖得知是肇临送她的,便想起大师兄曾经也这么留食物给自己,想起大师兄芙蕖一脸甜蜜。俩人谈论起自己喜欢的人,晴雪说起自己小时候喜欢的云溪,肇临听到这话赶紧跑进来,芙蕖斥责他偷听两人说话。肇临解释自己只是打听到晴雪要找之人的消息,晴雪赶紧询问。肇临说有个干活的叫云溪,晴雪赶紧让他带自己去找。

结果见到一个叫云溪的痴傻大汉,晴雪问他认不认识自己,痴傻大汉说不认识。晴雪顿觉脑中混乱,再次追问他是否认识自己,痴傻大汉竟被问哭。陵端正要休息,却见姑获鸟又来找自己。姑获鸟威胁他去偷少恭身上挂着的法宝。陵端怕死,急忙答应。肇临送晴雪回来,晴雪捡到芙蕖准备送给大师兄的剑穗,疑惑她去了哪里。

陵端悄悄来到少恭房里偷东西,却见房里没人,出来时却被少恭屠苏两人拦祝晴雪也赶来询问芙蕖的下落,少恭屠苏软硬兼施,陵端终是说出真相。陵端听从屠苏二人指示,将姑获鸟引至一开阔地带。姑获鸟看出不对,陵端赶紧逃跑,姑获鸟被少恭三人困住,逼得姑获鸟现形。最后芙蕖吐血晕过去,陵端上前查看,却被姑获鸟附体,少恭与屠苏又赶紧困住陵端。芙蕖醒来不知发生了何事。

少恭见太阳快出来,让晴雪加入一起困住陵端,等到天亮,姑获鸟灵体飞散。昏迷的陵端醒来,冲屠苏大发脾气,扬言要将他们赶出天墉城。少恭说出陵端种种罪状,芙蕖愤慨不已。陵端求屠苏别告诉掌教真人这些事,保证以后再也不欺负他,并向芙蕖寻求帮助,让她向屠苏说情。芙蕖心软,希望屠苏能不追究此事,屠苏慷慨答应。少恭要陵端保证以后不再为难屠苏,陵端连连点头。等几人离开之后,心中却暗自思忖将他们赶出天墉城。

少恭问起屠苏是否还有其他的下山之路,坦言自己上天墉城未了的心愿就是让自己的恋人起死回生,而明天就是她的忌日,自己要下山祭拜。芙蕖给晴雪说起自己打听到的痴傻云溪的消息,并猜出她上山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人,但自己很开心有她陪伴。晴雪想下山问问痴傻云溪的情况,芙蕖却说天墉城禁止私自下山。这时肇临冒出来说自己有办法,直言明日自己受命要下山采办纸墨,可以带晴雪一起下去。

少恭想偷偷下山,被屠苏发现,提醒他这样很容易被发现。见少恭固执要下山,只好带他抄小路下山。屠苏陪着少恭在河边放花灯,少恭倾诉对恋人的思恋。晴雪和肇临回天墉城,可惜知道痴傻云溪消息的人已经死去,晴雪也不确定这个云溪是否就是自己要找的云溪。肇临看到河边的屠苏二人,打算回去告诉陵端。晴雪制止他让他别跟陵端说,肇临马上改口说听她的。

这时肇临发现晴雪的手链亮了,晴雪心知是有 风广陌消息,赶紧放出灵蝶找寻风广陌消息。

屠苏看着花灯,脑中闪过幼时画面的片段。少恭见他发呆,屠苏说自己想起幼时的事和母亲,但又记不清楚。少恭安慰他,也说起自己的身世遭遇以及与恋人蓬莱公主 巽芳相识的经过。然后自己后来患病,只好独身去寻药治病,但等自己病愈回去,蓬莱却遭天灾,消失于东海。

一黑衣面具人偷偷潜入剑阁打算窃取焚寂,被红玉发现,两人缠斗。最终黑衣人逃离,红玉发出警钟。屠苏听到警钟,知晓这是有外敌入侵的警报,赶紧带少恭回去。路上却遭遇一群黑衣人截杀。这是大师兄出现救了二人,黑衣人逃走。

天墉城众弟子围住盗窃的黑衣人,却都被打晕在地。晴雪找来,见手链亮个不停。黑衣人发现了她,掐住晴雪脖子,晴雪心中默念风广陌。屠苏三人赶到,喝令黑衣人放开晴雪,黑衣人见晴雪流泪,眼中顿时出神。大师兄趁机发动攻击,最后黑衣被大师兄打伤逃离。晴雪晕倒在地。

掌教真人斥责屠苏少恭二人私自下山,两人都将过错揽到自己身上。掌教真人准备责罚二人,大师兄替他们求情,红玉也觉得当务之急是查出鬼面人。掌教真人问起红玉剑阁是否有人私自闯入过,少恭坦承自己曾经进去炼丹药的事,但未提及屠苏。屠苏猜出当初少恭的药是炼给自己的,甘愿受罚。掌教问少恭是如何进去的,红玉坦承是自己放他进入的,并表示少恭没有其他不轨之举。

掌教斥责红玉失职,屠苏觉得事情都是因自己而起,甘愿受罚。红玉也愿意受罚。 陵越表示现在鬼面人还没查出,不如让他们将功补过。掌教见几人如此友爱,便不再追究此事,让陵越好好看管焚寂和屠苏。昏迷的晴雪醒来,问起鬼面人之事,芙蕖说他逃跑了。陵越来问候晴雪,问起她被挟持时叫哥哥是怎么回事,晴雪含糊其辞不愿说出真相。芙蕖说明晴雪和她哥哥的事,让陵越不要再追问,陵越只好离开。晴雪想起自己与鬼面人碰面手链发亮的事,心中确信他就是哥哥。

陵越带领众弟子加强天墉城戒备,这时幽都婆婆来找紫胤。掌教真人接待她,说紫胤未出关,让婆婆先安顿一晚。婆婆提出要查看一下焚寂再走,掌教搬出紫胤做挡箭牌,拒绝了婆婆要求,婆婆执意要看剑,并以盗剑之事当说辞,掌教顿时发飙,让陵越带她下去休息。婆婆问起云溪的消息,陵越却表示自己不知道什么叫云溪的人。带婆婆去住处时,恰好与晴雪碰面。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