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30岁你好 > 30岁你好

30岁你好第19集剧情:孙然患抑郁症

夜里佟又一跟花儿不停的发短信,妈妈让花儿出去跟他说去,但有一个条件,不能睡在一起。花儿说都脱了衣服睡觉了,不去。第二天花儿跟佟又一手拉着手走在一起,他抱怨自己是个男的,怎么结了婚还不让跟老婆在一起睡觉。花儿提议把婚礼办了,佟又一让她想也别想,指责丈母娘就是一丈母狼。左冬梅一见到佟援朝在那里便要离开,佟又一拉她坐下,说起办婚礼的事情,爸爸支持办婚礼,佟又一问妈妈的意思?妈妈同意办婚礼,佟又一说婚礼办成什么样应该商量一下,佟援朝建议按照亲家的意思,左冬梅听此生气的想要离开,佟又一请求爸爸少说两句。左冬梅跟佟援朝争吵了起来,佟又一在一旁特别的无奈。

孙然不停的给谭宗扬打电话,可是谭宗扬却不接电话,谭爸接住了电话,他跟孙然道别,劝孙然跟谭宗扬以后一定要想着对方的好,遇到难处的时候一定要搭把手。孙然向谭母承诺,不管他跟扬扬怎么样,他们永远是自己的爸妈。谭母告诉孙然,将来遇到什么好姑娘,带家里让他们参考参考,爸爸妈妈家里的大门永远为他开着,孙然听此流下了眼泪。

孙然跟佟又一坐在一起喝酒,孙然自责,他三十岁了什么都没有立起来,谭宗扬爸妈的一番话着实教育了他,而他整天把离婚挂在嘴边,佟又一说他真的是挺混蛋的,要不是跟他十几年的交情,真不想搭理他。

刘总邀请谭宗扬做他们家的服装总监,并提出了丰厚的待遇,谭宗扬拒绝,因为她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刘总说兼职也行,谭宗扬还是拒绝。佟又一双方父母坐在一起谈论婚礼的事情,红花说她想好了,婚礼就办一次就行了。佟援朝建议去南京办,左冬梅说北京是一定要办的,红花说她就是想让在北京办。左冬梅说这次婚礼一定要大办,红花则说婚礼只是个形势,目的就是让他们小两口明白,一定要重视婚姻,不能随随便便的离婚。

左冬梅一说话佟援朝便打岔,她生气的离开。红花抱怨个不停,指责左冬梅什么样儿,佟又一想给丈母娘打车,可是红花却说用不着。曼春握着丁凯的手跟他聊天,孙然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曼春让他回去好好睡一觉,孙然刚起身便觉得头晕。

佟又一和花儿等待着孙然,可是他迟迟没有到来,佟又一给他打电话发现情况不对,着急的赶了过去。孙然握着方向盘,双手不停的发抖,总感觉好像要撞着人似的。佟又一二人上网查看孙然的情况,发现他好像得了双向抑郁症。花儿建议佟又一劝劝孙然,让他去医院看看,佟又一说孙然才不会去呢,花儿建议让扬扬姐劝劝他。

佟又一拉孙然出去看病,可是他绻缩在那里不肯出去,佟又一借口结婚的事情用他的车子拉他出去,爸爸也劝孙然出去。谭宗扬将药给了孙总,叮嘱他偷偷的把药加到汤里,千万不要让孙然发现。孙总担心这些药没什么副作用吧,万一吃坏了脑子找不到媳妇怎么办?谭宗扬说不会的。

孙总发现孙然握着拳头双手不停的在抖,而且他把整瓶的药都吃了,孙然大叫,他就是想歇会儿,太累了,爸爸商量着要带他去医院,孙然拿出了刀威胁爸爸,他就自己睡一会儿就行了。爸爸给孙然跪了下来,请求他把刀放下来。佟又一赶了回来,指责孙然能不能有点出息?孙然说他看过心理医生,他们说的都是屁话,谁也救不了自己。佟又一指责他说的才是屁话,并说他就能救自己,之后他呵斥孙然,就算他要死,也要等到他结完婚再死。

孙然请求左冬梅去参加佟又一的婚礼,左冬梅拒绝,孙然一遍又一遍的请求,哭着说如果自己此事都办不好,以后谁还能理解他?左冬梅也哭了起来,她最终答应了孙然。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