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江湖正道 > 江湖正道

江湖正道第18集剧情

票儿给众兄弟讲述起那天他和 张才明的聊天内容。张才明早已知道 聂双会是雷震天的私生子。张才明就是留着聂双会来查探雷震天的动向。张才明又说从小对票儿好是为了让他和老大互相妒忌,互相牵制。票儿和张才明说他害死了云丫头一辈子。

张 才明说自己特别讨厌权利被挑战的感觉,哪怕是潜在的威胁也不能容忍。又特别讨厌没有对手的感觉,这让他很空虚。张才明告诉票儿雷震天死后利用 肖桂英灭了肖 长虹,利用票儿的死灭了赵震江,接下来就是朱大旺了,会让朱大旺死无葬身之地。这就是土匪的全部生活,不是自己杀他们就是他们杀了自己,并说和票儿之间也 一样。票儿拿出枪转身要杀张才明的时候张才明已经嘴里流血了。张才明自语道欠那娘们的该还了。张才明临死前告诉票儿自己的把柄握在朱大旺手里,朱大旺想逼 他向日本人投降,并告诉票儿今天的事不能告诉越明,不能让云丫头当寡妇。张才明对票儿说养了他,骗了他,还想杀了他,让票儿开枪打死自己。票儿很痛苦这完 全颠覆了这些对张才明的印象,票儿开了枪,临死前张才明把自己的铭牌扔给了票儿。

票儿和众位讲完后和兄弟们事情就是这样,各位哥哥留下票儿高兴,要走票儿也不勉强。弟兄们相信票儿留了下来。票儿嘱咐大伙这事是天龙寨的家丑不能说出去,特别是不能和越明。

票儿让弟兄们在牛桂花门口哭丧不许停。弟兄们在门口跪下喊着大娘放心走吧。牛桂花唱了她人生的最后一出戏。

越 明在河边哭了一休第二天一早回来看到娘也没了。越明给爹娘磕了头问票儿还想干嘛,票儿说发丧。张才明和牛桂花停棺一天后发了丧,越明的的声音都哑了,票儿 却一言不发,甚至看不出悲喜。肖桂英知道票儿心里的痛不比任何人,一个想要远离江湖的人却偏偏因为情义二字,对养育了自己二十几年的亲人做了最无情的事, 从而被卷入江湖仇杀的漩涡之中。

当天夜里 路秋云带着聂双会偷偷下山,在半路票儿已经等在那。路秋云让聂双不要动她去。

票儿拎着两瓶女儿红递给路秋云告诉她这是爹早年埋下的,等她出嫁的时候要送给她的。票儿让秋云照顾好自己,路秋云一言没发转。路秋云要离开的时候票儿大声告诉路秋云今后有谁负了她就回天龙寨来,十二哥替她做主。路秋云的眼泪不停的流。

夜 晚票儿在涮马的时候越明拿着枪冲出来,票儿依旧涮马问越明为什么不开枪。越明说有一天就在这地方张才明曾问他如果有一天票儿用枪指着自己会帮谁。票儿问越 明是怎么回答的。越明说自己宁愿是个瞎子。票儿喊越明的名字,越明大声不让票儿叫自己的名字。越明说这个名字是爹替自己起的希望自己能超越他,但仇人就在 面前却连开枪的勇气都没有。票儿告诉越明自己曾答应爹娘好好照顾他,从今天起他就是大当家的。越明让票儿闭嘴,越明说今天杀不了票儿自己认了,让票儿记住 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回来让票儿血债血偿。越明大声的对票儿喊从今天起兄弟情缘尽于此。

第二天肖桂英找到独自一人的票儿。票儿说天龙寨从没这么冷清过。肖桂英说张才明的天龙寨是冷清了,票儿的天龙寨还没热门起来呢。

马 焕胜查了 林紫萱的资料向马边枢汇报。马焕胜大革命那会林紫萱在广州师范读书和黄埔的一个学生兵相好,北伐那会这个学生兵冲锋陷阵颇得上司赏识,两人约好北 伐胜利就结婚。北伐胜利了清党就开始了林紫萱从那时开始就有了亲共的言论。那个军官清剿共党,两人走的不是一条就疏远了。马焕胜说是学堂的房东偷看过林紫 萱日记,并说进步学堂经常大半夜不睡觉不知道在忙乎什么。马连枢让马焕胜多给房东点好处让学堂盯紧,至于林紫萱留着牵制票儿。

票儿告诉肖桂英逼死大娘的不是他,是张才明的意思。票儿宁愿自己承受也没告诉越明,肖桂英说票儿是个傻子。这时老九跑来告诉票儿聚义厅来了位先生。

来人是俱乐部的调酒师就是林紫萱的上司。肖桂英不知道林紫萱的身份也不知道来人是林紫萱的上级。当调酒师嘴里不断说出林紫萱三字的时让肖桂英觉得烦躁。

调酒师告诉票儿冯连枢可能已经开始林紫萱了,所以组织准备转移。调酒师是来请票儿帮忙的。票儿想让肖桂英帮忙,可肖桂英吃醋了,票儿和肖桂英说知道她心思。票儿和肖桂英说他和林紫萱是朋友,帮忙是出于江湖道义,最想娶的人是她,肖桂英这回笑了。

聂双会和路秋云暂时安顿了下来,聂双会摔了那两瓶酒,聂双会问路秋云昨天晚上在车上一句话不说是不是后悔了,想回天龙寨。路秋云和聂双会自己不后悔哪怕到天涯海角。

票儿写信告诉冯连枢九山十八寨大势已定,请他带人上山驻防,并就红利一事商议。冯连枢很高兴和马焕胜这次宝算押对了。冯连枢命副官带所有人马准备上山。冯连枢让马焕胜留下来看着林紫萱,这是他和票儿谈判的筹码。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