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零下三十八度 > 零下三十八度

零下三十八度第6集剧情

“一家子”就这么凑齐了,开始了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

常青不解丈夫口中早已去世的公婆怎么突然又活着出现了,而 年定邦对父母又好像十分厌恶?年定邦被逼无奈,只好悄悄对常青编造起他与“父亲”的恩怨往事。常青信以为真,感慨、怅然。

年定邦对鲁远略有所闻,知道常青确有这么个叔叔,家在外地,从事贩卖皮帽子的小生意,偶尔会到哈尔滨来送货。但鲁远伤势难以掩盖,他只好谎称是在路上遭遇了土匪。钱子恩表面同情,暗自怀疑。

为了守住各自的秘密,“一家人”开始相互“盘道”:钱子恩、梅玉与鲁远,俨然“亲家”初次见面,彼此格外热情,话里话外却在想尽办法试探对方底细;钱子恩、梅玉对常青同样不放心,假装是公婆对儿媳问长问短,实则却在探常青的底;鲁远谨慎起见,也对年定邦格外警惕。只有常青,真的把钱子恩、梅玉当成了年定邦的父母,虽然丈夫与父母显然存有隔阂,她却完全是儿媳妇初次见公婆的心态,紧张地应对着。

钱子恩与梅玉并非夫妻,可为了冒充年定邦的父母,只好住到一起,两人之间也免不了有些尴尬。但同时也能看出,梅玉对钱子恩明显怀有暧昧的感情。

东乡分析医院特使被杀案,越发觉得蹊跷:董医生若真是地下党,绝不该留下那么明显的证据;可如果她是冤枉的,为什么处决她时又突然有人武力营救呢?东乡坚信不能就此结案,而要想彻底查清此案,关键是找到当时枪战中受伤逃跑的人。于是,敌人展开了全城搜捕。

钱子恩威逼年定邦赶紧履行承诺,年定邦却暗自盘算如何带着常青赶紧逃离。梅玉故意把“红姑”曾经的战友兼恋人鸽子的下落不明可能遇险的消息透露给年定邦,试图诱使年定邦就范。年定邦却表示,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鸽子。

地下党陈大根救起一个昏迷不醒的落水女子,此人正是鸽子。

郭三带人搜捕排查来到年家,发现常青家多了公公、婆婆和舅舅,郭三盘查证件,倒没发现问题,却突然察觉鲁远身上有伤,鲁远自称是被胡子劫道砍伤,郭三不信,要鲁远解开伤口给他看,常青主动上前要求为鲁远解开绷带。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