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零下三十八度 > 零下三十八度

零下三十八度第30集剧情

定邦实在无法面对 常青和鲁远,只得出走,定邦心内彷徨,不知不觉竟走到了火车站,定邦希望就此离开,没想到鸽子竟一路跟了过来。鸽子希望定邦能和她一同归队,回到关内,定邦拒绝,在与鸽子的争吵中,定邦逐渐明白了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割舍与常青的这段感情。

眼见东乡家宴的约定时间在即,定邦马上赶回城里,常青已经被接到松花墅,而定邦的下落不明,让常青不得不独自应付东乡父子,幸亏在最后关头,定邦及时赶到。

席间,东乡眳丸屡屡试探定邦,并且刺探定邦的过去,这让定邦和常青一同回忆起两人相识相爱的过程,定邦回想过往,恍如隔世。但是 年定邦滴水不漏的回答,激发起东乡眳丸更深的兴趣,他故意查看定邦的左手,想要通过伤口来判断定邦是不是就是红姑。

定邦镇定地展示自己的左手,手上确有伤痕,但却是烫伤而不是枪伤——原来当年定邦为了掩盖伤痕,故意在伤口上泼油,布满深度烫伤疤痕的左膊,根本没有弹孔痕迹。东乡父子试探无果,一顿饭吃得有惊无险。

同时,孙晓升在十盘街制造土炸药,却不慎被发现,线人告密,东乡接获消息,临时决定带队去实施抓捕,恰好定邦也在,东乡让定邦随自己一同前往,并派人送常青回家。常青着急想去报信,只好急中生智在医院下车,常青刚想离开,却被渡边拽住去做手术,常青只得打电话给鲁远,让鲁远过去帮忙。

东乡、定邦带队早已到达十盘街,鲁远赶到十盘街时,警察们正在进行搜捕,情势危急。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