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第九个寡妇 > 第九个寡妇

第九个寡妇第19集剧情

谢哲学怀疑 王葡萄活得那么自在定有蹊跷, 孙银虎去河边收尸时见王葡萄在 孙怀清的坟前大哭, 孙克贤和谢哲学也去了,他们没见她搬运孙怀清的尸首, 淘米儿要将她扶起来时被孙银虎开枪示警,孙银虎让其他人都先回去,让王葡萄在坟前好好祭奠。王葡萄等人走后才背起孙怀清回家,她背上被染出一块儿血色。王葡萄给孙怀清喂了羊奶后在伤口上上药并包扎起来,她在床着坐着睡着了,等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孙少勇十分憔悴,他要进王葡萄房门时她赶忙将门锁起来,他听到孙怀清的死讯后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孙少勇让她带自己去爹的坟前拜祭,他的心里乱成一团麻,王葡萄没有告诉他爹没死的事情,主要是担心走露风声。李银虎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李秀梅给他做了护腕交到他手上。

孙少勇晚上去找王葡萄,她出门时仍将房门紧紧锁住,他想进屋说时被她推倒在地上,这让孙少勇不解,王葡萄要和他划清界限,孙怀清躺在床上听到外面的动静,孙少勇将王葡萄按在地上,两人圆房了。王葡萄为了给孙家留后与孙少勇又走到一起。

孙少勇上街吃面时见王葡萄跟了过来,她让 史修阳帮忙把院墙垒好,孙少勇目前住在王合那里。李秀梅看到孙少勇在河边洗衣服,她上前帮忙,这才知道他没在家里住,李秀梅不知道孙银虎究竟在想些什么,没想到孙银虎根本没戴她做的护腕。王葡萄听到孙怀清的呻吟声后进屋查看,他内体的子弹还没取出来,孙怀清宁可忍受着伤痛。

王葡萄将红薯窖挖深挖宽,她想天黑将孙怀清藏到那儿。孙克贤当上镇上后十分得意,王葡萄分到了一亩半的农田。王葡萄在夜里拉着从家里挖出来的土去河滩里倒,谢哲学在她家门前疑神疑鬼。孙怀清在屋里听到有人进门后急忙躲藏在床下,谢哲学在门缝里往屋里看时哈也没瞅着,他下地窖查看时也没有发现异常。王葡萄回去后知道谢哲学在院里盯着,她让孙怀清先藏好不要出来。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